來自另外空間的聲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7日】在學大法前,就常從內耳聽到一種聲音,像是一種恆定的頻率--心愈靜時那種聲音愈清晰。但不知道那是甚麼,以為是自己耳朵有問題,於是就跑去看耳鼻喉科醫生。

醫生用一種高科技的儀器幫我測量,要我只要感覺聽到任何聲音時就按某個鍵一下,以測試我對聲音的辨識能力。測量完,報表出來後,醫生很驚訝地對我說:「你的耳朵不但一點都沒問題,而且還出奇地好!你連那種一般人聽不到的超高頻與超低頻聲音都能聽得到--通常這只有一些年幼的小孩子才能辦得到的。」

自此之後,終於放心地知道自己的耳朵並沒毛病了。但是,我卻常感到十分痛苦,因為,連那極其微小的聲音都聽得到、聽得清楚,所以常常被外界聲音干擾得不行。例如,我父親是個夜貓子,常常喜歡半夜在客廳看電視;即便在我的房間與客廳之間還隔著妹妹的房間,但是只要父親在客廳開電視看,即便開得極小聲,連他自己都快聽不到了,我還是能聽得到、感受到那種聲音與頻率,覺得很難受,以致於常常被干擾得嚴重失眠。

學大法之後,內耳傳來的那種頻率更見清晰了,也終於從《轉法輪》第三講「宇宙語」一節中悟到,我所聽到的那種頻率,其實是來自另外空間的聲音;李老師用「像鳥叫」、「像電唱機放的快轉一樣」來形容它。但很特別的是,雖然學大法後對聲音的敏感度變得更高,卻不再感覺會被外界的聲音所干擾。即便在很嘈雜的環境下,還是能看書、工作、做事、保持一顆寧靜的心;至於那惱人的「失眠」,更是徹底地走出了自己的生活。

前些日子參加了電視小組的音樂組,嘗試著作曲、編曲(我不是音樂科班出身的,也不懂甚麼樂理、作曲理論,只是過去曾在一些機緣下學過不少樂器,但都不精),我發現,當心純淨的時候,一段段美妙的音樂會自然流瀉出來,毋須用腦去想。而當一段音樂流瀉出來的時候,剛開始通常只有幾個小節,但當自己打定主意準備,把這些音樂我將之體會為來自天上的家的聲音給「記錄」下來的時候,伴奏、和聲就會一一浮現、鋪展開來,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似的。而那些最動人的樂音,常是在不帶任何目的、最純淨的心態下完成的。

覺得自己不是在作曲、編曲,而是在利用常人中的技能,將自己所從而來的天國世界之聲音、氛圍給帶下來、記錄下來,召喚著來自同樣世界的人,一同歸鄉。更深切的感受是,故鄉的人,正殷殷地等待著我們,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