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真想您,但您千萬別因我寫保證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5日】在這去舊迎新的歲末,我們向偉大的師尊拜年!用我們無以言表的話語感謝師尊的苦度。

九九年,因我拒寫不進京上訪的保證,警察第三次把我關進監牢,準備非法判勞教,對女兒的思念之心綿綿不斷,漣漣的淚水無聲的淌,波動的心讓我坐立不安,不停的來回走動。同一監室的一位弟子正認真地背誦《登泰山》:「回首如看修正法,停於半天難得度。恒心舉足『千』斤腿,忍苦精進去執著;……」大夥都樂了,問她:「那九千斤哪去了?」這位弟子的小兒子在信中撕心裂肺的痛訴:「唯獨我的家長會,是哥哥去的,我的媽媽哪去了!」

我知道師父在點我,讓我儘快提高上來。晚上我做了個夢:「女兒沒人帶,讓我姐的同事小石全天看護,照顧得無微不至,就是這樣我還不顧一切地衝出監獄,挑三揀四,一肚子的牽掛……」

醒來後,我反覆琢磨,姐姐的同事小石和我不熟不可能替我管孩子,為甚麼是她?猛然我悟道「石」和「師」是諧音。啊!太妙了。女兒是小弟子,師父在看管她,我還有甚麼放心不下的呢?一縷縷情絲漸漸淡去。

一日清晨,其他大法弟子在背書時我進入夢鄉:一仙女身著白色衣裙飄然而至,對我說:「這裏的環境對你已無用了!」醒來不明所以。過了幾天,無條件放回家。

回家後,才知道我被誘捕的當晚,女兒整整哭了一宿。她姥爺接到電話,呆呆的坐著放聲大哭。女兒在裏屋以為姥爺怎麼笑的這般動靜,跑出來一看,豆大的淚珠滾落在姥爺那被痛苦扭曲的臉上。第二日晚,女兒正在哭泣,師父法身慈祥的看著她,告訴她:「你媽媽兩星期後就能回來。」我臨回來的前一天晚上,師父法身又來到她身邊告訴她:「你媽媽明晚就能回來。」多麼慈悲的恩師啊!真正疼愛我們的是我們的師父啊!特別是恩師對小弟子的百般呵護令我們無以回報!

女兒同年級有一個小弟子,他悄悄告訴她:「我媽被抓時,師父把我媽釋放的日期和幾點幾分都告訴了我,我放學回家,一看媽媽坐在家裏,時間一點不差。你要是想你媽媽,就給她寫一封信。」

女兒寫了這樣一封信:

「媽媽,我真想您。別人都有媽媽,只有我沒有。我非常難過。但是,您可千萬別因為我而寫保證書,這樣我會更難過的。昨晚我做了個夢,夢見師父坐在蓮花上,我和您在師父身邊各騎在一匹白馬上。師父領我們到一個地方,那裏聖潔無比。還有孔雀、飛天……」

時間久了,女兒的信已記不清了,這封信一直放在家裏。我們全家又一次進京上訪,我和女兒已流浪在外,丈夫被抓,一年後誤入歧途。丈夫回到家裏看到這封發黃的信,那歪歪扭扭的字和女兒曾滴落紙上的淚,深深的觸動了他。他夜裏獨自一人捧著信,陷入深深的負疚中,漸漸地猛醒。在獄中邪悟時,女兒夢境中看到她爸爸魔變的身體,哭得像個淚人。漸漸地女兒能正視這一切,變得平穩和成熟了。

當她把心放下時,那封發自內心最深之處的的信也震撼了她的爸爸,現在他已經明白過來,正趕往「回家」的路上!

同修們:我們必須儘快放下一切心,別再讓師父替我們操碎了心!別再讓師父為我們又添幾縷白髮!

精進吧!再勇猛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