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伊春勞教所的奴役、吊打和「扣大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5日】最後一個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已經離開黑龍江省伊春勞教所了,堅定信仰的大法弟子都被送到綏化去了。現在說起來都是過去的事了,但那些事是不應該被忘記的。

2000年的上半年是邪惡迫害最殘酷的時候。那個時候邪惡之徒為了逼迫大法弟子們妥協,勞教所用盡了各種手段,其凶殘程度與當年重慶渣滓洞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毒打、體罰對於大法弟子們來說如同家常便飯。所裏專門成立了迫害大法弟子的辦公室(簡稱「專辦」),楊所長和「專辦」的王志遠為了達到所謂的轉化率,使絕了招數。逼迫大法弟子們做苦工,每天搬磚。後來沒有達到目的,就開始輪番把大法弟子吊起來。原金山屯區法輪大法輔導站站長汪志謙已經五十多歲,被這些暴徒們提到三樓的一個管教們用的檯球室,連吊三天,每次七八個小時。只有腳尖著地,吊昏過去用水潑醒。後來還是沒有達到目的,就把他關了禁閉,其實就是一個鐵籠子,飯每天只有兩碗玉米粥,還故意做得非常稀。一直關了半個月,老汪也沒有屈服。被吊的除了老汪,還有很多其他的大法弟子。那個時候管教逼迫大法弟子們面向牆撅著,經常是一夜一夜的,不准睡覺。因為拒絕看所謂的「分類教材」,大法弟子們被吊起一大排,由管教帶著勞教犯人毒打,場面驚心動魄。大法弟子王新村因為不看「教材」被管教逼迫在勞教所的走廊上不吃不喝不睡站了五天五夜,腳腫得連拖鞋都穿不上。

那時候勞教所讓勞教犯人對大法弟子進行包夾,不許大法弟子之間說話,否則就毒打大法弟子,而且打得最狠的人得到的減期最大。在勞教所的唆使之下,這些勞教犯人為了得到減期對大法弟子真是窮凶極惡。經常幾個人一起打一個大法弟子,其場面之凶殘觸目驚心。

因為沒有達到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的目的,勞教所氣極敗壞,使出了更狠毒的招數,就是所謂的「扣大棚」。用手銬把大法弟子反銬在椅子上,用好幾層塑料袋扣住大法弟子的腦袋,幾分鐘不讓大法弟子喘氣,其痛苦程度可想而知。由於迫害的殘酷,大法弟子們通過一個渠道給黑龍江省司法局寫了一封信揭露邪惡迫害。後來司法局來人調查,還同個別大法弟子談了話了解情況,他聽了大法弟子的介紹都不敢相信。但此事後來還是不了了之。因為迫害是江澤民撐腰的,其他人明知不對也是不敢管的。

邪惡的迫害在繼續。大法弟子陸誠林從2001年大年初一開始絕食抗議,一連五天,後來在被勞教所野蠻灌食時嗆死。法醫的報告寫的卻是「心力衰竭」。

大法弟子陸誠林被迫害致死後,勞教所的氣燄有所收斂,不再像從前那麼明目張膽地迫害,但是他們還有最後一招──加期,對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一個多月就給加一次期,一加就加三個月。

2001年,勞教所和湯旺河雪條棒廠簽訂合同,讓勞教人員給他們挑選雪條棒。大法弟子們和那些勞教犯人開始了無休止的苦工,每天早上7點半出工,定額非常高,經常一幹就是半夜,有的時候甚至於幹到後半夜,早上有時4點半就起來裝車,質量不好或是完不成定額挨打挨罵不說,還不許睡覺,甚麼時候幹完甚麼時候睡,幾個月沒有一個休息日。

在遙遙無期的苦工中,一些大法弟子自始至終沒有向邪惡屈服。大法弟子王長海是黑龍江農業大學的本科畢業生,剛剛畢業因為進京上訪抓起來,因為堅定信仰被送進了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一年早就過去了,他一直堅定信仰,後來和其他人一起被送到綏化。黑龍江省堅定信仰的大法男弟子都被送到綏化勞教所了。

走錯路的人有很多在出去後看到師父的經文後,明白了自己的錯誤,毅然重新走上了正法之路。他們中有的又被邪惡重新非法勞教,送往綏化進行迫害。

伊春勞教所的邪惡之徒,你們真的是很可悲。有一天你們會知道,你們究竟都做過些甚麼。可惜,對你們來說,一切都晚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