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言論人協議報》:法輪功到底向我們說明著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5日】編者按:此文曾刊在韓國主要媒體《言論人協議報》2002年1月30日第9版上。

眾所周知,法輪功(法輪大法)成為包括我國媒體在內的世界媒體之話題,此法輪功熱至今有增無減。筆者在這裏姑且不去談論法輪功如何如何,但不可否認的事實是法輪功已成為全世界不容忽視的大課題。

在驚人的數字後面的啟示

當人們一提到法輪功,一般都停留在有限的一些粗淺的認識。比如:修煉法輪功的人有一億以上啊,傳播在世界50餘國啊,在中國遭到打壓啊,等等。若說更進一步,也不過知曉法輪功對人的身心健康具有奇效啊,中國鎮壓法輪功之前黨、政、軍高層許多幹部修煉了法輪功啊,法輪功修煉除了中國在世界其他國家均不成為問題啊,西方各國反對鎮壓法輪功,幾百個城市在煉法輪功啊,但中國鎮壓法輪功可厲害啦,等等而已。

那麼我們先不去論「法輪功到底是甚麼」這一本質性問題,僅以上述人們對法輪功的數字上的認識,就可曉得為何法輪功歷經數年仍成為全球性話題而世界媒體對此的興趣依然不減。

法輪功遭到鎮壓以前的中國與法輪功傳播的50餘國的情況來看,包括教授、學者、政界高層幹部在內,在社會上具有影響力的人士在內,社會各階層廣泛參與乃是法輪功熱的特點之一。修煉法輪功或認為法輪功好卻是事實。那麼中國鎮壓法輪功而不顧一切動員國家一切機器而可謂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如今世界上一億以上的人修煉法輪功的事實究竟說明著甚麼呢?難道這一億以上的人都是屬於人云亦云之人嗎?或者是因為法輪功不收錢,義務教功之故?還是法輪功沒有戒律與規定,修與否,如何修,全靠自己而無任何框框之故?是僅僅因為是這些原因?……

「李春元現象」與清華大學學生的質問

所謂的「李春元現象」是筆者所稱。李春元是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哲學系講師,是中國朝鮮族大法弟子。已過而立之年的李春元是頗具一些名氣的人物,而他也是堅定的法輪功修煉者。

當今中國當局個別統治者鎮壓法輪功已遠遠超出了善良的人們所想像的程度,僅舉幾例,去年夏季有個地方女官員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因陽光暴曬而多次用手去遮擋前額的手勢,被一群警察與便衣誤認為她是法輪功修煉者而不管三七二十一向她施暴;連小學生都被強迫簽署反對法輪功,若不反對者則從學校、從單位開除;更令人髮指的是去往北京的乘客們竟被強迫罵大法,踐踏法輪功創始人之像,否則一律被抓走……

然而,這些暴露在表面的東西遠比那些陰暗角落裏的殘忍與兇狠體面的多。正如韓國著名新聞界人士李揆行先生評說中國鎮壓法輪功時所指出的那樣:「逮捕,拘留成千上萬的無辜者,燒掉氣功書籍的作法,使人們好像重見2千年前秦始皇的暴力。」而面對這種對法輪功肆無忌憚的鎮壓,李春元不畏強暴,痛斥一切攻擊大法的誣蔑之詞,不顧被停職、開除之風險,正式向法院起訴鎮壓法輪大法是違背憲法的,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面對瘋狂的邪惡,李春元敢於挺身而出揭露邪惡、痛斥邪惡,維護大法之神聖,堅貞不屈,大義凜然,氣壯山河!李春元如此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之義舉,震動了整個京城校園。他知道已有300餘人被當局嚴刑拷打所虐殺身亡,其中一些則成為精神病醫院的實驗對像,他深知自己選擇的這一條路將意味著甚麼,但他做為大法弟子,為向世間討句公道,為喚醒沉迷於謠言毒害的人們,面對鋪天蓋地的恐怖而頂天立地!誠然,等待著他的自然是秘密逮捕與慘無人道的酷刑……

「李春元現象」只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可歌可泣的偉大壯舉之滄海一粟。「李春元現象」告訴我們的不僅是李春元個人對法輪大法抱有堅定信念和具有大法弟子的高風亮節,而它給世間的展示與提問,也許很多,很多。它也許給那些對法輪功遭到鎮壓而感到大惑不解的人們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促使人們想一想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清華大學之「辯論」

筆者在此想引用一下2002年1月7日《朝鮮日報》9版所刊登的「漢城大學與世界大學之比較─現場採訪(2)討論式的授課」一文中涉及法輪功的一段:

教授:「民意總是對的」
學生1:「那麼,為何取締法輪功?」
學生2:「韓國戰爭派兵也是民意嗎?」
教授:(汗流滿面地)「一起研究吧」
……

此是去年10月初清華大學新聞系通訊報導一課,其主題為「甚麼是民意」。話音剛落,學生們紛紛舉手。「對韓國戰爭,美國與中國都根據人民的贊成而派兵,難道都對嗎?」,「如果將民意按數字來判斷的話,為何取締超過1000萬人的法輪功?」等的質問紛紛而出,結果教授無言相對,汗流滿面而不得不以大家「一起研究」來結束這堂課。……

以上報導實在是耐人尋味。精心策劃製造卻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的惡作劇;向世界宣布「法輪功資料郵件裏發現懷疑是炭疽菌的白色粉末」,而一週後否定其新聞公報的中國外交部的笑料;去年6月萬家勞教所一直隱瞞其用酷刑致死15名法輪功學員的虐殺事件,此罪行被人家曝光後才匆忙宣布此乃是「集體自殺」的詭辯;去年年末在22天內被用酷刑致死的20名大法學員是「自殺」;等等所有這一切能否瞞過提出那些質問的清華大學學生和具有與其類似想法的千千萬萬中國人?「掩耳盜鈴」,到頭來被抓的到底會是誰呢?……

「指鹿為馬」的成語還要用多久?

是凡略知東方歷史的人,也許無人不曉「指鹿為馬」這句成語故事。奸臣趙高在秦二世與大臣們面前故意指鹿為馬的故事,也是關係在場的所有大臣。結果除了個別人之外,大都附和趙高指鹿為馬而成為歷史之鑑。當然,那幾個指鹿為鹿的大臣,當夜都被趙高命歸黃泉,而指鹿為馬者得以倖存。因而,無論哪一國,那一民族每當處於危難之中時,那些將正義與良心視為草芥的敗類總比忠義之士多的事實,不能不是人類歷史之悲劇。

縱觀中國十年文革歷史,驚奇地發現有一條脈絡延伸至今。比如,身為國家主席的劉少奇,黨總書記的鄧小平受到長達十年的批判與鬥爭,劉少奇的罪狀之一就是叛徒。但文革結束後的調查表明,這一切都是捏造硬強加於劉少奇頭上的,而被投獄的幾乎所有人都是假案、冤案的受害者。那麼我們應該如何看待中國鎮壓法輪功的事情才是呢?……

「現在中國人一咳嗽,韓國人就得感冒」

此話乃2000年漢城氣功文化節主管部門的一位扔給我的一句話。他那麼輕鬆自如地吐出那句話時,筆者曾對此人有過一些想法。可是透過現在我國一些媒體對法輪功報導的所作所為,筆者才聯想到當時另眼看待那個人乃是我的過錯。因為每每眼見那些媒體報導法輪功事件時,我們甚至懷疑這些媒體是否是中國官方媒體駐韓分支機構。因為此類報導好像只點法輪功之名就生怕我國國民不太曉得一般,每每報導中都附有「中國政府定為X教而鎮壓的法輪功」之類語句,而除了個別報導之外,與中國當局持相反觀點的報導與法輪功方面的報導簡直像是鐵樹開花,難以相見。

然而,筆者在此並非是說所有的國內媒體都是如此,更不是說,每家媒體一貫地如此。一些媒體同時刊登過與中國當局觀點相反的法輪功方面的報導,一些媒體將法輪功團體稱之為「氣功修煉團體」。最近,一家具有影響力的中央級報紙上刊登攻擊法輪功的文章而引起事端的事件中,該報社經兩次表明其對法輪功的態度,乃至刊登韓國法輪大法學會「我們對國內媒體關於法輪功報導之立場」的聲明書與學員文教授題為「法輪功是正法」的文章來看,該報社是真心表示其過錯與對此的道歉,而法輪功學員們比以前更加信任此報社的事實表明我們法輪功學員對任何一家媒體不抱有任何成見。

但是,如今報導法輪功問題可謂今非昔比,再也不是哪一位記者、哪一家媒體像過去那樣不負責任地想怎麼報導就怎麼報導也無所謂。也許最近轟動整個媒體的一家報社與法輪功方面就法輪功報導引起的一場是非,再有力不過地說明這一點。在解決此次事件中,法輪功學員在自己的名譽被損害的情況下,未向該報社提出過一條無理的要求,更沒有任何一點暴力行為,而且完全可以向法院起訴的情況下,慈悲於世人,向他們耐心地講清真相,仍然耐心地等待他們對法輪功能夠有一個清醒認識。當那家報社採取多種措施彌補時,法輪功學員們較之從前更加信任那家報社,在這一事實面前,所有媒體乃至全社會都請想一想,如果法輪功修煉若不是「真善忍」修煉的話,這一切是否可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