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夭折附體託語,告誡父親停止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5日】滑海英,男,42歲,河北讚皇縣紀檢委常委,在城關鎮專職迫害法輪功,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近日遭到了中年喪子的惡報警告,這是典型的因直接參與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而導致的「牽連後代、遺禍子孫」的又一事例。

1999年7.20到2000年7.20,滑海英執行上級的命令,指使鄉、村幹部到學員家逼迫學員填寫不去北京和放棄修煉的保證書。當時(2000年7.20前),丁剛子和一位法輪功學員拒絕填寫保證書,在鄉政府軟禁了一星期後,得知他們要去北京,於是他就通知派出所把他們關進了看守所,丁剛子半月左右,另一位一個月左右。01年以前的每個敏感時期他都配合上級指示,分派鄉、村幹部到學員家裏傳達限制自由的命令(不讓外出)。

2002年2月10日(農曆臘月29日)下午2點左右,滑海英之子滑恆被莫名撞死。滑恆,男,年18週歲,在石家莊地區體校(中專)就讀。臘月29日下午2點左右,滑恆從別人家借一摩托車在讚皇縣通往西會村方向去的公路上兜風,一去不回,滑恆的同學便騎車前去尋找,在一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路段,發現摩托車倒地,滑恆頭下枕著一塊磚,躺在公路上,隨後返回報信,滑恆被拉回並送往石家莊地區醫院,等到醫院時滑恆右眼已經瞳孔擴散,除身體尚存一絲餘溫以外,已經是氣息全無,雖經搶救,無奈於當日死亡。

滑恆的三姑聞訊趕到其家,一進門就嚎啕大哭,隨後就被滑恆附體,借他三姑的口對其父滑海英因參與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所犯罪惡痛斥不已。此時被滑恆附體的他三姑聲音也變了,大聲地喊叫著:「我要找我爸說話!我要找我爸說話!讓他過來!」滑恆的父親來到跟前說:「你有甚麼話跟爸爸說吧,我聽著。」「爸爸,你以後不要干涉法輪功,法輪大法是正法!你聽見沒有!」滑海英沉默不語。此時被附體的滑恆的三姑拽住滑海英的脖領子拼命地搖晃著,並大聲地重複著:「你以後不要干涉法輪功,法輪大法是正法!你聽見沒有!你聽見沒有!!」這時在一旁的滑恆的親戚(大法弟子)說:「都甚麼時候了,你還不趕快答應他!」滑海英似有所悟地說:「我聽見了,行,行,行,我答應你。」滑恆的親戚(大法弟子)接著說:「是不是你也勸一勸他煉法輪功。」滑恆附體說:「人各有志!人各有志!」滑海英隨後說:「你有甚麼要求儘管跟爸爸說。」「我想要錄音機,還有煉動功和靜功的錄音帶。」滑海英說:「行!」(身為大法弟子的滑恆的親戚在之後對滑海英說:「堅決不能將任何大法的東西隨葬,這種行為是對大法的犯罪!其罪如天!」)大法弟子對他說:「你在醫院人事不省時,我給你念《轉法輪》中的「論語」你聽到了沒有?」滑恆附體說:「你給我念書的時候特別舒服,特別舒服!」在滑恆附體的談話中不時流露出在他有身體時未能得法修煉的遺憾,並對他的家人表示,一旦他要修成,一定會報答他們的。

滑恆附體講:由於他三姑放不下情,所以他才敢上她的身體。大法弟子看到被附體後的他三姑體力、精力消耗太大,便對他說:「你走吧,我們緣份已盡。如果你不走,我可要發正念了!」滑恆附體忙說:「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你可不要發正念,我害怕!我求求你,讓我多呆一會,我4點(鐘)就走,到時刻我一時一刻都不多留。」有心的人發現,滑恆入殮的時間正好是下午4點整。

此事在當村的家族中引起震撼。有些大法弟子從7.20以來就不怎麼精進了,通過此事,都開始主動尋找大法資料,從而表示要抓緊時間實修。

透過此事的前前後後,我們不難看出,滑恆的死也不過是對那些目前仍在對大法犯罪的人,以特有的方式採取的一種警告。不要把佛對世人的勸善之言當作兒戲,佛是給與了每一個生命充份的考慮時間,以期在法正乾坤的時期擺放自己的位置,大法弟子在深受迫害的同時,用勸善的方式救度著、挽留著被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毒害的人們。可是,一些聽從並效忠於江氏集團的人們,把善惡必報的勸告,當作耳旁風,聽不進大法弟子的勸善之言,一意孤行,跟隨江澤民無知的對大法犯罪,到頭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最終受到宇宙法理懲罰的只能是自己。這樣的事實難道不值得仍在迫害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深思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