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邊朝鮮族自治區惡警摧殘大法弟子的種種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0日】早些時候我在資料中看到江氏集團達不到它們的犯罪目的又玩新花招。就是要從「精神上搞垮,身體上消滅」。其實,江氏集團對大法學員的迫害,早已經喪心病狂了。關於全國各地迫害大法學員的情況我也從真相傳單裏看到了不少,那真是觸目驚心。可是近期在我們延邊朝鮮族自治區究竟怎麼個迫害法,尤其在肉體迫害之外,當地一些不法公安從精神上怎麼摧殘人的,由於消息被嚴密封鎖,外界很少有人知道。

最近,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從一個被抓捕後釋放出來的學員那裏獲知,有些地區的公安政保人員已經不僅僅是大打出手,他們變換著多種方式折磨大法學員。他們為了達到從精神上、肉體上搞垮的目的,手段之殘忍令人髮指。

如惡警們把女大法弟子吊成大字形,也就是把兩手分別銬上或綁上向反方向掛上,同時兩腳也同樣分開銬掛,然後把師父的像放在學員的身子底下坐著。弟子坐在師父像上心如刀絞,失聲痛哭。這幫惡警們還隨時變換方式,如把人立起來掛著,把手掛在高處的暖氣管子上。然後把師父的像放在學員的腳下踩著,就這樣折磨你一天、兩天或更長時間。它們為了不讓學員把腳挪開,還用沒收來的大法條幅把學員的兩腳牢牢地綁在一起,使雙腳根本就動不了。惡警們一邊施刑一邊還吼叫著。「我們就是要把你們從精神上搞垮,身體也搞垮。」

這些骯髒的流氓警察跟它們的主子一樣已經人性全無了,只不過還披著一張人皮而已。

有的地區還變換著折磨肉體的新花樣。吉林省琿春市惡警們把大法學員的雙手反銬上然後做飛機式撅著。再把50斤的重物掛在脖子上,這種酷刑不分男女老幼都得上。最後逼著你踩在師父的像上,同時還得逼著你寫決裂,說不煉。惡警們還在一邊無恥叫罵著:「我們也不打你,你看看我們沒動手打你吧,我們有的是辦法折磨你們,我們就這樣給你掛上一段時間,你們都得得尿毒症死掉。」看看吧,這就是所謂報紙上不斷宣傳的「感化」。江澤民集團及其走卒對大法學員迫害已經公開化,就是讓這些善良的百姓在痛苦中死去,這些惡警就是殺人不見血的劊子手。

有一個圖門的女學員在龍井區域內發真相過程中被惡人告密,惡警趕來後不分青紅皂白,上來就是一頓毒打,把這個學員打得面目皆非。身上傷痕累累,身體大面積淤血,牙齒打掉了三顆。據目擊者說,一個惡警一腳把這個四十多歲的女學員踢得半天喘不過氣來。即使這樣,那個惡警還繼續凶殘的毒打。圍觀的老百姓實在看不下去了說:「別打了,別打了。」現在中國大陸人都奉行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可是圍觀的人都說別打了,可見毒打的程度如何(而且這個學員當時正值月經期)。這個學員被帶到政保科後提審三天,不但繼續被毒打,而且上廁所也不給解手銬(在審訊期間一直背著手反銬著)。大家試想怎麼上廁所,怎麼換紙。就這樣三天褲子都不能全部提到位。

惡警們還有一種酷刑折磨大法學員,把受刑人手背在後面反銬上,銬得緊緊的。然後提拉起手銬把身體懸起來轉圈。還有的把學員反銬在門上拉來拉去,有的用以上的多種上銬方式讓人蹲在地上,惡警用腳向下踩手銬或惡警坐在椅子上用腳挑你的手銬,美其名曰「跳芭蕾」。這些方法的共同特點就是手銬在你的手腕上磨來磨去如同刀割,手脖子上的皮肉都被磨掉很多,而且兩隻手解銬後,還長期麻木。

學員們在被提審期間幾天幾夜不讓睡覺,不給飯吃,不給水喝。有的還幾天幾夜掛在那裏站著。不審不問進行精神和肉體摧殘。惡警察們除了折磨人外就是呼呼睡大覺,當有的學員提出抗議說它們是在侵犯人權且知法犯法時,它們卻說這叫審查。難道他們是在夢中審查嗎?!

以上所寫只是僅我所聽所見的針對女大法學員的摧殘手段幾例而已,不知道它們對其他學員是如何迫害的。最近又聽說有一個女學員被打得胳膊不能動了。

師父在加拿大法會上講:「中國政府中那個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它們所採用的一切手段都是最卑鄙的、最邪惡的,是歷史上從來都沒有的,已經到了頂峰了,登峰造極了。一個政府被利用來耍流氓,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7/1887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