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人中的倖存者談所謂「河南調查事件」(二)

——謊言救不了江澤民流氓集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日】(接前文)再說怎麼「確係」自焚的7個人就是開封王進東他們本人呢?真的有甚麼確鑿的證據嗎?馮海軍也沒法去北京積水潭醫院一個一個辨認核實。而恰恰可疑的是一再在電視上露臉的自焚者偏偏最後都沒「搶救」過來!全死無對證了。所以說「7個人確係開封法輪功練習者」是想瞞天過海、蒙混過關。江流氓集團騙人騙慣了,給他們幹活兒的傻子都知道可以找幾個從未學過法輪功的人硬讓說他們練。這種「指鹿為馬」的謊言太容易被拆穿了。這麼大一個陰謀,「江流氓集團」憑藉著國家機器,事先沒有充份的準備怎麼能行?至於說準備得如何,那是他們內部參與者的智商和道德底線問題。

至於說所謂法輪功組織編排甚麼故事我就不解了,「幾大疑點」,那都是選自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播放的「天安門自焚真相」錄像帶呀!只能怪「江流氓集團」自己馬腳太多,片子一慢放就全露餡了。而且這個片子不光是老百姓看出馬腳了,國際教育發展組織都看出來了,還在2001年8月14日就定了造假的性質並寫進了檔案。而這個消息為甚麼不敢在中國媒體上登出來讓老百姓看一看,卻被上邊和「610」給「封殺」了呢?

三、所謂「癡迷弟子氣憤難平」

請注意,他們是在哪裏「氣憤難平」呢?是在「江流氓集團」的監獄裏!把他們放出來或同意聯合國組織在無警察「坐陪」的情況下再問一問,還是這個結果嗎?為甚麼拒絕讓聯合國去採訪調查呢?明慧網天天都有大量的以前被「江流氓集團」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嚴正聲明自己被關押期間違心言語作廢,可見在那樣的恐怖監獄裏,多少法輪功學員被逼得要說違心的話!所以他們的「氣憤難平」又不知背後有多少血淚?

對這些所謂交待的人,我很難過。我有兩個想法:第一,我們中國人哪個不是從小接受XX主義教育、看XX黨的書?甚至成為少先隊員、共青團員、黨員,可如果這個人自殺、殺人,能說是XX黨害了他嗎?那些背叛「為人民服務」宗旨的腐敗貪官,能算真正的XX黨人嗎?他們能代表整個XX黨嗎?

法輪功明確指出修煉人不許殺生和自殺,那些看了兩頁書、學了幾個動作的人自己非要自殺、殺人,能證明是法輪功教的嗎?硬把責任推給法輪功,讓別人為他們幹的壞事負責任,說得通嗎?李洪志老師告誡大法修煉者修煉「不存錢、不存物、沒有組織」,「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官當,就是修煉。」有些只煉動作卻放不了這些不良觀念的人,他能代表法輪功嗎?XX黨入黨還要審查,合格了才吸收進組織,怎麼法輪功對是否是修煉人有公開的心性標準,就成了奇怪的事了呢?

第二,我幾次遭受江澤民流氓集團邪惡迫害,深知它們的邪惡無恥手段。在那漫長的一年中,在自己和家庭身體和心靈都遭受巨大的壓力和折磨下,在那種充滿邪惡和恐怖的環境裏,有甚麼不可能發生呢?過去槍林彈雨、九死一生都拼出來的老將軍們有一些在文革迫害當中不也違心「認罪」,甚至「揭批」了嗎?鄧小平不也「認罪」並表示「永不翻案」了嗎?在中國,這有甚麼可令人驚奇和懷疑呢?早見怪不怪了。然而,這些曾經信仰真理的人的軟弱,卻不能影響真理本身的偉大。

縱觀兩年來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污衊造謠,恰恰是在勾勒它自己「假、惡、醜」的形像。到底誰在撒謊?誰在殺人?誰在搞個人崇拜?誰在斂財?誰是魔鬼?誰是邪教?誰是反人類?誰在搞恐怖主義?

縱觀兩年多來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恰恰是它在自掘墳墓、坑害中國人民,而不是為中國人造福!當年古羅馬暴君污衊基督教徒吃人肉、喝人血,大批屠殺教徒,招致天怒人怨,瘟疫和戰爭奪去全國一半以上人的性命,而後來剩下的人們把基督教奉為國教,羅馬帝國大興,基督思想傳遍全歐洲;秦始皇當年「焚書坑儒」鎮壓儒教,暴政使秦朝江山只延續了二十多年便被推翻,而後來漢朝人們又重推儒教,中國開始進入漢唐等興盛朝代,儒家思想也從此影響中國幾千年,並對亞洲各國各民族人民的思想、文化產生深刻的影響,成為我們作為中國人的驕傲;文革中,江青流氓集團利用國家機器壓制人民嚮往自由、民主、幸福的進步思想,給中國人帶來的卻是恐怖、災害和貧窮,而後來走過那場浩劫的人們由此開始更加珍視和平民主和幸福,從此中國走上了真正富強的道路。

現在,江澤民流氓集團在全世界範圍內對法輪功的毀書、污衊與迫害鎮壓,除了自掘墳墓外也絕擋不住歷史的向前發展。「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今天在迫害當中,法輪大法反而在世界各國得到迅速洪揚,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善良的人們通過對真相的了解看清了江澤民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和醜惡嘴臉,呼籲制止對大法的迫害,而等待「江澤民流氓集團」的不僅僅是法律的嚴正審判,而且是「天地復明下沸湯」,遺臭萬年。謊言救不了江澤民流氓集團。

作為我個人寫完這些,深知可能面對的是甚麼,但無私的人是無畏的,我並不懼怕迫害甚至死亡,我也不是為了江流氓集團歪曲出來的那種荒唐的「圓滿」,我只想去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更無私和高尚的人,最後成為「一個覺悟的人」、「覺者」,印度話就是「佛」。法輪大法使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義,而且我確認自己在走世界上一條最正的路,在做世界上一件最正的事,為此哪怕奉獻我的生命也是義無反顧。


大法弟子:宋旭
2002年元月27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