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常人報紙:認認真真看明慧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日】一段時間以來,我不能仔細地看明慧網上弟子受迫害的報導。我看有的弟子寫體會,說自己看多了便麻木了。但是我的原因是因為受刺激太大,同時暴力魔性被勾起來。有時能愣半天神,背上和四肢都汗濕了。但是我也在和自己的魔性搏鬥,一方面排斥,一方面發正念幫助報導中受難的弟子,同時發正念讓惡人遭報。但是我逐漸嫌這樣掙扎著看明慧太累,於是就先看別的報導,最後看弟子遭迫害的報導。慢慢的,我就一掃而過地看弟子遭迫害的報導。就在這一點上,從外形上接近那些對我們弟子遭迫害漠不關心的常人了。

還有,我不認真看的,就是「嚴正聲明」,原因也是看了心裏難受。另外一個隱藏的心就是事不關己。

師父的新書《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二)》出版後,給我了很深的震撼。其中《致歐洲圓明網》中說:

「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全世界其它地區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除圓滿自己的一切外,都是在揭露那裏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那麼從這些方面來看,中國大陸大法的情況是不能不報導的,特別是被迫害致死的與迫害中所使用的邪惡手段,要作為重要內容報導,這不影響以歐洲大法新聞為主的特點。文章的數量上以歐洲為主,穿插明慧網報導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重要情況。這樣做,既有歐洲圓明網的特點,又有大法被迫害的重要新聞,當地的觀眾與讀者會重視,同時了解了中國大陸每天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

我猛醒了,同時為自己前一段以站不住腳的藉口,不關心受迫害弟子的做法感到深深羞愧。不去看「不能不報導的」「重要內容」,不管甚麼理由都是藉口啊!都是求暫時心理上的安逸啊!都是為了不去執著心啊!都是被鑽了空子不能和全體大法弟子形成一個金剛不破的整體啊!

我現在找到根源在於人的情最終會疲勞,任何不屬於正法的心念也都會在某種情況下疲勞。真正金剛不破的,就是要完全按照法去做。假如我每次都能堅定地正念除惡,清除自身的惡和清除邪惡的舊勢力,就不會避開迫害報導不看的。所以還是不堅定,還是主意識不強。

關於對待「嚴正聲明」的態度,我也有了正見。毒打、折磨、欺騙的目的,都是為了讓學員最後背離大法。因此嚴正聲明是重要的破除自身邪惡,揭露邪惡迫害的園地。同時,從別的同修中走過的彎路中,能夠找自己,引以為戒。還有重要的一點,是用自己的心,去接納這些曾經在迫害中走過彎路的弟子。我不認識他們,也跟他們說不上話,但是我能用我在法中修煉的慈悲善心去接納這些同修。同時我要用正念清除那些迫害過他們,目前還在迫害大法的邪惡因素。

從上面的經歷中,我得出一個決定,每次看明慧文章的過程,要從以前「看報紙」的心態,變成充滿正念和慈悲,正念除惡的心態,充滿正念,堅定除惡;從以前強調滿足自己的有求,變成在閱讀中和全世界大法弟子融成一個整體的過程,變成不斷吸取有益材料和智慧、更好幫助世人了解真相的無私昇華。

由此我想到,包括我在內的一些弟子看明慧、正見時,有意無意地挑著看。有的弟子想,消息我都知道,就那些,文章也都是弟子的文章,參考一下就行了,看經書得好好看。對此我想,明慧、正見是在邪惡迫害中一塊不可多得的交流園地,信息通報園地。那些日以繼夜做正法工作的同修擠出時間寫心得文章和大家交流,還有冒著生命危險把迫害消息報出來的弟子,都是為了通過自己這個大法粒子的付出,努力使全球大法弟子形成一個更慈悲善良、金剛不破的整體。我們如果輕描淡寫地把明慧當常人報紙看,和在法會上不認真聽別人的心得有甚麼兩樣呢?和社會上那些認為大法弟子講真相的努力多餘的常人,有沒有共性呢?而且那些受迫害的弟子在獄中度日如年,我們現在能夠正念除惡,放過我們眼前的邪惡就是失職。只有學好法,熟悉網上資料,講真相中才能融會貫通,才能慈悲地發揮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試想,如果我們自己都不能真正關心大陸學員被迫害的消息,不能從處處純淨自己,那我們給世人講真相時,無意中帶給他們的影響是甚麼呢?

師父的《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中說:「希望大家都能坐下來,聽別人講的時候,安靜一些,珍惜別人就是珍惜你自己。因為法會是神聖的,你們修的是宇宙大法!」

因此我明白應該認認真真看明慧、正見的文章,自己生出甚麼心都用法衡量,堅定地清理自身的邪惡因素,堅定地用正念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另外,其實當修煉人正念很純時,做甚麼都是飛快的,效率非常人可比。

希望和所有的弟子一起,用自己最純的正念,在修煉正法的路上,鑄成金剛不破的一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