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讀者來信:我對法輪功認識的轉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6日】[編者註﹕這是來自中國大陸一名非修煉者的來信。心中坦誠地談及自己和周圍的很多大陸老百姓在完全沒有新聞自由的環境中,由於被官方媒體誤導而嚴重誤解法輪功的一些情況。我們刊登出來,希望這些信息能使更多的大法弟子意識到講真相使命的艱鉅和緊迫,抓緊救度,精進不停。]
* * * * *

我作為一個中國大陸居民,對法輪功的了解始於中國政府[江氏集團]對於它的禁止。在此之前我僅在我所就讀的大學裏看見和我一樣的大學學生學習並且義務教授這種在我看來很類似於中國傳統的氣功的功法。他們的活動是和平而有秩序的,任何有興趣了解這一修煉的人都可以自由地參加並得到先輩的義務指導。

我對中國政府關於法輪功的宣傳很感興趣,並且差不多看完了其中的大多數片斷,相對於那些庸俗不堪的電視劇和綜藝節目,它們顯得太刺激了,充滿了各種惡劣的欺騙和血腥的兇殺,再配以充滿說服力的解說,很長時間內我都對這樣一個觀點信以為真──法輪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x教,所有的信徒都或早或晚地會走上自焚或是殺人(尤其是殺親朋好友)的道路。

如果因為大多數中國大陸的居民都不能夠正確地了解法輪功而責備他們,這未免太不公平了,新聞自由在這裏有如大海中的一滴淡水,也許它確實存在,但誰也體會不到。我經常看到人們用法輪功來形容愚蠢的事物,本應該是最能夠接受新事物的年輕人現在很流行用「圓滿」來形容一樣東西壞了,這其實是一種十分尖刻的諷刺。但是,我想說這樣的人們不應該受到任何的責備,不是每個人都有那種幸運在這樣的環境中了解到事情的真相的。如果大家能夠看到中國官方的那些宣傳片的話,就會明白大多數中國人現在對法輪功的看法其實都不能算過激。

中國人是一個很聰明的集體,這個民族擁有偉大的屬於自己的文化,這是我身為中國人的驕傲,也構成了我心中對法輪功的最大疑惑,──既然這是一種如此荒誕不經的騙術,那為甚麼會有這麼多的人追隨李洪志?而且這些人中既包括了很講求實際的農民,也包括了很多對各種理論十分嚴厲和刻薄的高級知識份子,這些以千萬計的信徒,實際上構成了證明所謂法輪功是一種害人的功法的論點的最大反證。這種疑惑使我的好奇心日益膨脹,我覺得我必須去了解法輪功,但是當時市場上已經絕對看不到任何法輪功的教材和資料了,只有那些官方的反面資料,這絕對不是我想要的。

在差不多三個月前,我偶然在網上認識了一位美國男孩,起初他在我的心中僅僅是一個金髮碧眼的洋娃娃,直到我知道了他竟然是一位法輪功練習者後,我感到我需要更深入地去了解他,這是一個不容錯過的好機會。他十分友好地幫助了我,並通過email送給了我一本法輪功的正規教材──《轉法輪》

在收到書後,我閱讀了這本書,這是一本十分難懂的書,至少我本人是這樣看,因此我無法就它的內容發表我的任何看法,但我絲毫不覺得它散布了聳人聽聞的消息,它甚至不含任何令人反感的政治內容。隨後這個男孩十分認真地回答了我提出的某些問題,他身上散發出的那種虔誠的情緒再加上一個17歲的孩子所特有的純潔十分能夠感染人,我無法不被感動。他告訴我他曾經作為一個有著十分糟糕的過去的男孩而活著,而正是法輪功賜予了他嶄新的生命。相對於我從前接受的宣傳來說,他所說的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在大學裏,我學習過大眾傳播學,知道在一片空白的大腦裏進行的宣傳,將獲得雕刻性的效果,也就是說,以後再去糾正,就非常困難了。我本人也是如此,在我的心中最初甚至有這樣一種感覺──每當我的思想轉向法輪功是好的時,心頭竟然湧上了一種罪惡感。

但隨後的三個月中,我與他不斷的交談令我越來越感到如果說法輪功不好,那簡直是不可能的。為甚麼一種被宣傳為X教的法輪大法的弟子,會如此溫和而禮貌,即使是我曾經不止一次地冒犯了他心中非常神聖的大法?我從他那裏得到的永遠是一個友好的微笑。我看到的是一個對個人要求十分嚴格的人,而他對別人又顯出一種異乎尋常的寬容。他以「真善忍」為自己的生活準則,對自身操守的要求到了一種苛刻的程度,要知道,對於一個17歲的白人男孩來說,他生活在那樣的環境中,能做到這一點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我比他年長很多,但在這一點上,我可以毫不猶豫地說我很崇拜他。而且通過幾個月不斷的交往,我可以深刻地體會到正是法輪功賦予了他一種神奇的力量,讓他能夠做到這一點。他以一種嚴肅和認真的態度學習法輪大法,並從中受益良多。回想我們相識的最初,我竟然認為他不久就會自焚,並且當時我想到這樣活潑可愛的孩子很快就要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我竟然當場哭了出來,所有的誤解都來自於由於我們這些普通的大陸居民根本就無法通過一種正確、客觀的渠道來了解法輪功的緣故。我為千千萬萬曾經像我這樣對法輪功有過誤解的而至今無法了解事實真相的人感到遺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