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陸新學員發正念和講真相的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日】我剛修煉一年多一點,由於得法晚,師父給我安排的道路就比較緊湊。常常是剛感覺狀態很好,看書非常入心,離法也近,馬上又受下一層的業力執著等物質阻礙,修得不夠紮實。一次我圖安逸說怎麼不能多舒服兩天,同修立即善意地提醒:正法都到今天了,你就別再想「舒服」了。

在修煉過程中,師父不斷地慈悲點悟。撒謊了,馬上頭上碰了大包;過分執著於情,行為完全不像個大法弟子,就出現了很重的病業反應;思想偏離了法,想明知故犯走錯路,結果穿平底鞋原地摔了重重的一跤,多處摔破;有了歡喜心,馬上有人說我:你還差遠了……我漸漸從對法感性上的認識逐漸向理性上升,不斷去常人心和觀念執著,注意避免又形成新的觀念和執著,感覺像一直在過由粗到細的篩子,脫去一層又一層的皮。雖然艱難,卻發現自己的主意識越來越強了,越來越深地挖去執著,心也越來越穩了。一直想寫點感受,但又寫不出來,覺得自己修得不好,又自私怕耽誤時間,卻愛看網上其他同修切磋的文章。知道這樣太不應該了,所以今天終於動筆寫一些正法中的小經歷。

一、發正念的小故事

1、五月份,向多病的大姨洪法,希望她能修煉。把錄像機和師父講法錄像帶送到她家,誰知機器不但不工作,連放進去的錄像帶都拿不來了。反複試了多次,急切中想起發正念,又因沒有正確認識,怕發完不起作用,沒有當著眾人結印立掌,只暗暗在心裏默念正法口訣。雖然這樣,只一、兩分鐘後,再按EXIT鍵,帶子應手而出。

雖然大姨後來因怕心沒有修煉,但她記住了我告訴她的「法輪大法好」,而且在外面為大法說了公道話。

2、前幾個月剛買了兩個新墨盒,準備了一些真相材料,想打出來給有緣的朋友看。先打出正面8頁(雙面打印),感覺很好,不由生出歡喜心。不想反面放進後,只打出半頁,就再不出墨了。想到是干擾,但正念不強,發了一會兒不好使。只好又換上另一個新的,但也只打出一點又不出墨了。心中不穩,想難道墨盒是假的?打印機質量不好?過了一段時間始終不好使,就到商場去問。業務人員一試,墨盒沒有毛病,讓我把打印機拿來修一下。我心想,這明明是干擾,我都認識到了,為甚麼不相信正念的力量,這不是不相信師父和大法嗎?回到家中又發了一會正念,再試發現有了模模糊糊的字跡(原先打出來的都是白紙)。馬上又堅持發正念,再一試,出來的全是清晰的字跡。太神奇了!當下拿著打出來的「眼見為實」的「證據」給其他同修看。不過悟性太差,心裏還隱隱有一絲不安,怕再不好用怎麼辦。

結果往後的一段時間,打印機就時好時壞,讓我懷疑是真是假?到底是不是正念起的作用?直到最後我心定了下來,努力做到「做而不求」,想只要有邪惡因素存在就盡最大能力,不斷鏟除。並暗暗和打印機交流,希望它能為正法也盡一份力。打印機終於穩定下來,現在打了好多經文和真相材料,非常清晰,再也沒出毛病。

3、一日上網,鼠標失靈,無論怎麼動屏幕上的箭頭也不好使。突然想起同修也曾遇此問題,用正念解決了,於是自己也想試試。先是不太穩的心發了發,一試恢復了些,但還不太靈;這下有了信心,又鄭重地立掌發了一會兒,再試,靈活如初。

這種情況時有出現,每次一念正法口訣就立見神效。今早處理完後我想,如果一個東西上有灰,我肯定相信用布一擦就掉,發正念除惡不也是同樣道理嗎?如果對正念的作用也堅信到這種程度,即使有時在表面空間沒有很快反映出來,也不能被其所動,堅持下去,那我們的正念一定都會有此神效的。

二、講真相小故事

剛得法時,就不停地向周圍人說自己的修煉體會,從感性認識上講自己認識到的法理,希望別人也能得法,別人同意就非常高興,也常因別人的不同意見而動氣、辯論,人心較重。但我看到真的還有好多有緣人在等著法,有些人開始看書了,有些對大法有了正面的認識。在逐漸學法講真相的過程中,自己也在提高,學著更寬容地體諒常人,去掉爭鬥心,儘量平和理性,也為絕大多數人內心的善念所感動,效果也好些了。

1、原單位的一個老領導,原在公安系統。去年這時一提大法,他完全是電視上那套論調,說「你太危險了,趕快把書毀掉」,氣得我火冒三丈。今年夏天,我回去辦事,再見他,我愉快健康的模樣已說明了一切。我問他,你看我像要殺人或自殺嗎?他認真地說「不像!」我誠懇地說,那你不要反對大法,他一疊聲說「我不反對!我不反對!」別的同事見我也很吃驚,紛紛問「你怎麼看起來好像心情特別好?你怎麼變溫柔了?我覺得你長得都有點變樣!」還有的悄悄問我「你現在煉法輪功了?我聽別人說煉法輪功特別好。」我微笑點頭,跟她們說了些大法教的做人的道理。又給老闆遞上一封長信,告訴他我修煉後的美好感受,希望他不要反對大法(以前他對大法有偏見)。他當場看了信,對我的話很信服,表示不反對大法,還說「你看你現在多好!」在這個單位好幾年,大家都了解我暴躁不隨和的脾氣,這種變化定能引起他們的深思。

2、一次五人吃飯,正想怎麼講真相,對面一人說起對師父大法不敬的話。他原練過一年動作,後來因放不下執著而放棄了。我無法容忍,不及思考就脫口而出:你沒有權利對你不了解的東西隨便評論,我就是煉法輪功的!當時不熟的兩人震動不語,而旁邊兩個熟悉的朋友(以前常向他們講真相)馬上開始說起我修煉以後身心的變化,為大法說了不少公道話,我真為他們高興。隨後我又說了自己的體會。先前說不好話的人也說,煉法輪功的都是些好人。我說是啊,那麼這些好人的師父是甚麼人呢?!

3、我修煉前非常驕縱任性,對一些對自己有好感的男人頤指氣使,不尊重。其中很多是司法機關的,修煉後我也對他們講過真相。前幾天又一起吃飯,一個法院朋友突然說對大家說:「XX現在變化太大了!那種浮躁沒有了,成了大姑娘了,現在成熟、理智、冷靜,可愛了。你能改變自己,了不起!」我接口說:「我沒有能力改變自己。」他馬上說:「我知道,是法輪功!」我修煉後結識的朋友在一旁靜靜地聽著。

4、一次出差,和檢察院的人一起去。去之前我起了人心,不知怎麼對這些人開口講真相。出發前吃飯,我暗發正念尋找機會。這時旁邊一人說起他去普陀山進香的事,原來這三人都信佛!我心裏對慈悲的師父的安排無限感激。這人講的都是現代和尚亂法之事,我對這些破壞佛法的行為提出了自己的意見。還沒等說起大法,檢察院的人就說:要說煉法輪功的人還真行,他們去中南海也好,市政府也好,走後地上都沒有一片紙。我立即接口:我對法輪功太了解了,我好幾個同學都煉,我對他們堅持真理的精神非常敬仰。接著就講了很多同學遭迫害的事實,佛家因果報應的故事,大法洪傳情況等。後來發現他們都很愛聽,佛緣也深,還有人有些超感功能,我又利用以後幾天分別給他們講了好多師父講的高深法理,告訴他們今天的人來源都很高,應該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會。對這些他們半點也不排斥。後來提到江XX,兩個檢察院的人都說:他怎麼那麼討厭!看見他就噁心!

5、有想講真相的心,師父就給安排機會了。我正琢磨怎麼給剛認識的一個人講講真相,幾個人一同辦完事,回去的車上這人就說:「剛才有個老頭罵公安,我沒接口,不知是不是法輪功。」我一聽,知道是師父給安排的機會,就從同學被抓的經歷開始講,我說「法輪功講真善忍,這三個字哪個有錯?」當說到這是一次迫害運動時,有人立刻說「對!」越來越多的人在清醒。給大家簡單說完我就到地方下車了。

我要接著去辦事的當事人是一位老太太,也信佛。這老人我以前感覺她對大法有敵意,這次我利用工作的機會勸她放下執著心來,愛惜身體,然後舉例講到修大法的老人身心如何健康,然後講到一些大法的法理。她雖根基很好,但被其他功所誤,用低靈給人治病,結果自己弄了一身病。只知道信佛,往廟裏撒錢,連自己修哪一門、怎麼修都不知道。我講了兩個多小時,勸她珍惜機緣修大法,後來她合十說,你真善良,從來沒人願意跟我老太太說這麼多話,我知道你是為我好,等這個事辦完,我一定聽你的。

我高興地往回走,在路上打聽「長途車站怎麼走?」一個女孩說:「你跟我一起走吧」,非常熱情。我心中一動,這是個有緣人?可從哪講起呢?正好途經醫院,靈機一動,從同修父親被謠言毒害放棄修煉大法,又重新喝酒導致病危住院,因錢不夠醫院馬上停藥等事說起真相。她說:煉法輪功的都挺善良的,就是不該鬧事。我告訴她,沒有鬧事的,都是XX黨造的謠。說完,到了長途車站,和她揮手道別。謝謝師父!

6、一個非常密切的好友S,我一開始修煉因得法興奮,對她講得忽高忽低,因此她對我有些擔心。後來深深了解我的她從我的變化以及我不斷向她講真相的過程中,對大法樹立了正念,主動向很多親戚、朋友講真相,有時還跟我盤算:XXX這人真不錯,有機會得跟他講講!XX懂易經,也得跟他說說!我看著她樂,說「你快把現在還沒看完的《轉法輪》看完吧!」

7、看到我從大法中受益,媽媽也走上了修煉道路。開始父親受毒害較深,不願讓我們煉,經常說不好的話,我跟他爭論,當時氣得要命,效果很不好。慢慢他不說不好的話了。前不久一次媽媽身體不大舒服,他居然說:越是這樣越得煉功,這說明病往外排了。現在經常提醒我們:該煉功了!到點(發正念)了!

8、一個新的工作伙伴,人非常正直善良,相信善惡有報,相信有神存在。對我幫助很大,當我表示感謝時她笑著說:咱們結個善緣吧。我知道她一定是個有緣人,多次由淺入深講真相,她對大法真相和修煉人身心獲益都非常相信,也知道不少煉功人。說:「你說怪不怪,凡是提起一個煉功人,肯定是個好人!」因她身體不好,常年受病痛之苦,我就勸她修煉。她說:「其實我是最想煉法輪功的人!就是怕被抓,唉!」江XX害了多少人!不過她對大法的正念已經奠定了將來得法的基礎,我還要繼續給她講下去。

9、剛修煉不久,上文提到的朋友S就把我的事說給一個學數學專業的朋友聽。人明白的一面都在等法,那時這個朋友就想見我。事隔一年,一個巧合使我見到了他,因還有別事,所以跟他說了一個小時就走了。他被所謂的「邏輯」禁錮得很嚴重,堅持眼見為實,迷信實證科學。我當時很平和地說了自己的觀點(進步了,以前碰上這麼頑固的人肯定爭得面紅耳赤)。後來他又接二連三地通過S說要請我吃飯。我知道他一定是為大法,因此請他先看書。沒想到他看過書之後,思想業力和觀念受到佛法真理的衝擊,再見面時居然對法非常不敬,還說要「挽救」我。我暗發正念,回來後找一位受過迫害的同修,一起再去講真相。這位同修強大的正念,理性智慧的語言,使那個朋友沒再說不好的話,反而對我說:我本來想說服你別煉了,現在看來你煉這個挺好的,你就接著煉吧。

10、一位朋友H對大法很有正念,對迫害十分痛恨。她的母親信基督,人也善良。年初對這位朋友洪法時,她母親在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的控制下,堅決反對她看書,出現生病失憶等現象,說就是她女兒看大法書造成的。結果她就沒看成。不久前她母親得了癌症,我想利用去探病的機會再說說真相,約上曾被迫害的同修一起去。又想到還有一個許久不見的朋友L也住在附近,就先請H給L打電話,想晚些時一起到他家看他。誰知到了H家,L和妻子已在那裏等我們。我心裏一震,感受到眾生得法的迫切。

L見我沒說幾句話就說:你變了!我給他介紹受迫害同修的情況,L顯然中毒較深,一本正經地安慰同修:沒關係,你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多看看書,換一幫朋友(他以為煉功的應該是電視上看到的那些精神病)。我說:她挺好的,沒甚麼毛病。接著同修講述了她對大法的認識,講了她通過認真理性的思考才走上了修煉道路的過程。後來L對我說,她說得挺好的,我愛聽她說話。當我告訴他我也修煉了後,他說:怪不得覺得你變了,玩世不恭的語氣也沒有了,確實是比以前進步了,我為你高興。他的妻子也了解了大法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