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河北省成安縣參加法會的大法弟子被惡警綁架一事的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8日】2002年8月,河北省邯鄲市成安縣大法弟子在丁莊村召開學法交流會。學員來自本市、縣、鄉,總人數67名,被成安縣公安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尋瑞林被成安惡警毒打,七天後被臨漳縣惡警劫走並迫害致死。

8月31日下午2點法會開始,學員陸續進入會場。因惡人舉報4點左右縣刑警隊和北鄉義鄉派出所共7名幹警突然出現,堵住大門威脅學員:「不准動,動就開槍!」一邊用手機給縣局聯繫。法會負責人說:「放下大法書,大家發正念!」很多學員馬上盤腿立掌,但有的因正念不足已驚慌失措。就這樣僵持了10-20分鐘後,局長李志德帶全縣惡警來到。李氣急敗壞地連打帶罵,命令惡警搜搶大法書、大法資料、光盤和學員身上的現金、手機、呼機等貴重物品,門邊的同修被打。一位學員大聲說:「不准打人!」惡警蜂擁而至,大打出手。一女學員的腿被打折。四五個惡警揪著始終盤腿立掌的尋瑞林,打得白襯衣變成了血紫襯衣。在場的學員都不同程度地遭到毆打,其境慘不忍睹。隨後一個個銬、捆(手銬少),用曬衣服的廢電話線和舊衣服撕成的布條捆人。學員的摩托車、三輪車、自行車全被拉走變賣。惡警從出現到離去大約用了1個小時,該村幾百名群眾見證了這一事實。

學員分別被綁架到各鄉鎮派出所進行非法審訊。7天後劫持入各縣看守所。市、縣還專門成立8.31專案組。9月8日尋瑞林被臨漳公安強行灌食折磨致死,強行就地火化,拿出2300元錢作安家費,威脅親屬寫保證。專案組怕類似事件發生,就放出幾個年歲大的學員,並逼迫寫保證、交罰金。一個年輕女學員一直嘔吐,十幾天後親屬交3000元罰金才放人。從派出所正念闖出來幾位學員。其中女學員張風在親戚家再遭綁架。十六大期間成安惡警再次非法抄家抓捕十幾名大法弟子。其餘各鄉鎮舉辦洗腦班,逼迫表態。有的學員被迫流離失所。資料點被破壞,與明慧網失去了聯繫,成安被邪惡的白色恐怖籠罩著。

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未來的佛道神,即便有執著有漏也應在師父的安排下修正,怎能讓舊勢力和邪惡生命迫害呢?通過與同修切磋交流悟到,此事不僅是負責人的漏而是參與其中和全縣同修的漏。師父慈悲點化卻執迷不悟。「不是工作是修煉」。負責人有了幹事心、攀比心、顯示心和對自我的執著,對正念正行認識不足,不清醒不理智,走向一個極端。同修一提安全問題就會被說成是怕心和沒有正念。有的在情的帶動下不能「以法為師」、在「法上認識法」,而以誰誰說的去做,被動地不假思索地去做,不用法衡量。例如7月份在一個村召開學法會,接到可靠消息說有惡人報警,負責人馬上把法會轉移到另一個村繼續開。結果那天惡警沒去。幾天後該村煉功點十幾位學員被抓,同修說:「這是考驗,當時如不轉移,金剛不動,不會出任何事,下次再遇到,我堅決不動。」話表面上雖然不能說錯,可是,同修啊,我們在人中修煉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修煉,不然豈不成了「有李老師法身保護不怕汽車撞」了嗎?理智、智慧地對待安全問題是為了要對學員負責,對大法負責。我們是要抵制迫害的,怎能讓邪惡隨意迫害而不動呢?

出現用功能定住壞人讓同修脫險是正念,惡警搶書、資料、錢、手機的時候共同抵制是正念,惡警打同修、捆同修時我們不顧自我安危、保護其他學員是正念,到派出所講真相煉功發正念闖出魔窟是正念,全盤否定邪惡對學員威脅判刑、勞教、逼寫保證、罰錢、無期限關押,不消極承受是正念。但是大家不能沒有整體意識,如果分不清個人修煉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區別,就會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比如這次事故後,同修之間互相抱怨,認為法會根本就不該開。其實不是開不開法會的問題,而是大家在決定和準備開法會過程中的心態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始終用強大的正念對待才能不讓舊勢力鑽空子。事故後有人對發正念產生了迷惘,甚至不看明慧文章、真相也不講了,工作也不做了,光盼著同修出獄。可邪惡不會主動放棄迫害,甚麼才是對獄中學員的有力支持呢?清醒吧,師父和無數的正神看著我們呢。大家共同發正念清除對我們的迫害,同時所有有關學員(包括獄中同修),都應該借此機會好好向內找,繼續純淨自己,還要相互鼓勵和提醒,共同樹立起強大的正念,徹底突破舊勢力的安排、清除迫害。只要我們能形成一個圓融不破的整體,做我們應該做的一切,就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救度更多的眾生。真正融入法中,放下自我,互相配合好,環境一定會變好。

寫出此文,旨在拋磚引玉,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附成安縣犯罪惡人榜:
公安局 局長:李志德、呂建章、馬××;
政保股: 田桂生、楊士華、大剛;
漳河店派出所:張運海、任惠平;
北鄉義派出所:李俊山、梁紅光;
北鄉義鄉政府:朱××、暴立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