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畢業生瞿延來因堅持信仰受迫害 請海外校友緊急營救(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7日】我的同修瞿延來,今年25歲。從小就誠實、正直、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閒暇時間從不到外面玩,就在家裏看書。他異於同齡人的聰明,上小學時就看完了父親幾箱子的藏書,包括《史記》、《資治通鑑》以及許多世界名著。1995年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學」(上海交大)能源工程系。1999年7.20以前他曾看過《轉法輪》,但是由於他是挑著看的,所以只知道大法好,卻沒有真正走進修煉的大門。1999年7月22日下午3點左右,中央電視台開始全面批判大法,他坐在電視機前認真的看完後說,文革的那一套手段又搬出來了,破綻百出,法輪功肯定是好的。從那天起,他就開始向身邊的人包括同學、朋友、乘車同行的人講大法的真相。2001年4月左右,他突然想要看《轉法輪》,這一次他是一氣呵成看完的,看完後他真的得法了。

得法後的他,在修煉的路上真是勇猛精進。那時候,他白天上班,晚上整夜看書。平均每天睡2個小時。一開始單位的同事由於聽信了邪惡的謊言幾乎都對大法抱有仇視的態度,他通過自己的一言一行,讓同事們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看到了大法弟子的真誠、善良、無私與寬容。同事們都喜歡和他在一起,聽他講大法的真相。漸漸的不但單位裏所有的同事,包括食堂做飯的阿姨都明白了真相,而且他們也主動講真相。

瞿延來在正法的路上也非常精進。2001年8月末因講清真相,被邪惡之徒抓進了哈爾濱市南崗區看守所。那個看守所是哈爾濱條件最差的監獄,是幾進幾出的犯人都不願意去的地方。剛開始號裏的犯人打罵他,他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管犯人怎樣對待他,他總是樂呵呵的,並且善意的向40多名犯人講述著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犯人們都佩服他,尊稱他為「法輪功」。他還教他們背《論語》、《洪吟》,給他們講做人的道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犯人們都明白了真相,其中有一些人還得了法!他被非法關押了40多天後被無條件釋放。但是他的家人被辦案人勒索了7000多元人民幣。

2001年10月末,他站在了天安門廣場上。當五星紅旗升起時,在四周布滿警察與便衣的情況下,他高高舉起了「法輪大法好」紅底黃字的橫幅。帶著大法的威嚴、帶著對大法的正信、帶著對被謠言矇蔽的眾生的慈悲喊出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警察手忙腳亂的將他抬上了警車,對他進行了瘋狂的毒打。後來他被送到了北京郊區的一個看守所,在那裏,他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命令、要求和指使,警察將他吊起來逼問他的姓名與家庭住址,沒有得逞。他善意的向警察講真相,後來幾乎全所的警察都跑到他那裏去聽他講真相。他被送到號裏的時候,獄警對牢頭說,誰也不許欺負他。他在號裏受到了犯人的優待,他向他們洪法,當號裏的犯人都明白了真相後,他被送進了「北京七處」(處理全國大案、要案的地方)。在那裏他被惡警酷刑折磨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渾身全是血,一條腿被惡警打折了。當他被抬到看守所時,警察和牢頭都不敢收他,怕他死在號裏。他當時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被關押了30多天後,他被無條件釋放了!回到家幾天後,他的身體就恢復了健康。他沒有向任何人說起他的這段正法經歷,直到半年以後,一次偶然的機會才向一位同修簡單的說了一些。

在他的身上,你能看到兩個字「無私」。做甚麼事情他都是先想到別人,每一個和他接觸的同修都願意和他交流。他的無私、他的祥和、他的慈悲感染著周圍所有的生命。一些曾經走錯路的同修通過和他交流,又重新回到了正法中來;一些不精進的同修通過和他交流,又開始勇猛精進。當邪惡抓捕大法弟子時,他總是把安全留給別人。

2002年8月初,他來到上海工作。2002年9月30日夜裏11點多,警察闖入他的單位宿舍將他綁架。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說他是上海的負責人。邪惡警察想用酷刑逼迫他說出其他大法弟子的情況,但是沒有從他嘴裏得到一個字。邪惡之徒對他的情況封閉的很嚴,不准任何人探視他。我們只知道他的一點情況,他在絕食,身上帶著手銬、腳鐐,惡警不准他睡覺,他被迫害得無法行走,身體極度虛弱。他的案件被當成了上海1999年7.20以來最大的案件,並被報到了國家公安部。目前邪惡勢力想對他進行非法審判。

在這裏我們希望:上海交大畢業的國外大法弟子能夠利用與瞿延來校友的關係,利用各種條件、通過各種方式緊急營救大法弟子瞿延來。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海外大法弟子的營救活動有力的震懾了邪惡,從很大程度上減輕了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和我們的損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