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馬壟勞教所惡警毒打虐殺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7日】我於2001年元月16日晚被惡警綁架到看守所,2001年2月21日被非法送往湖南白馬壟勞教所勞教。現將我在白馬壟勞教所一年多所受的迫害,所經歷、所看到的寫出來,披露白馬壟勞教所惡警的犯罪事實。

在白馬壟勞教所嚴管隊,我們因堅持學法煉功,男惡警將我們拖出去,對我們拳打腳踢,又用電棒,手銬狠毒地打我們。平江大法弟子鄒如相被打得走路都走不穩了。連續多次的拷打與折磨後,我們也沒有向邪惡屈服。惡警說:真是打不死,於是就通宵罰站不讓我們睡覺。惡警們把一大法弟子吊起來打了一天,小便處都打爛了,全身都被電起了泡,該大法弟子仍堅修不動。我因不帶勞教所的犯人牌子,被惡警用電棒毒打,於是我們就絕食來抵制迫害。惡警們採用野蠻、惡毒的方式灌食,灌食中有的大法弟子牙齒被撬掉;一大法弟子被他們灌死,一大法弟子被他們活活打死。他們還把大法弟子楊有園、夏婷送往精神病院強行注射藥物。夏婷是個大學生,被注射了一個多月的藥物,導致喪失了記憶力,走路都走不穩了。我不喊報告,又遭惡警電棒毒打。

二大隊樓上樓下幾十大法弟子全部被銬起來,被下到生產隊的大法弟子則被惡警指使賣淫、搶劫這樣的犯人來迫害,惡警們還採用關禁閉的方式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大法弟子陳專梅被帶上幾十斤的手銬腳銬關禁閉,一關就是7天。這場迫害延續很長時間,真修弟子都能堅修到底。

師父說:「無論現在和將來,亂我們法的,那只能是內部弟子,千萬注意!」(《金剛》)那些走向反面的、被邪惡操縱的叛徒甚麼壞事都幹得出來:不讓大法弟子學法煉功,學法就用膠布貼嘴巴,用尿布塞嘴巴,扭頭髮,用手把嘴巴揪爛。有的母親背叛了信仰,打自己的女兒;有的女兒背叛了,打自己的母親要她也背叛信仰,情況非常複雜恐怖。其實這些叛徒也是受害者,她們本來要向善做好人,但是被勞教所惡警變成了壞人。大法弟子煉功,她們就把大法弟子的手腳捆起來,一捆就是一個晚上。叛徒甘介軍是長沙人,她拖我的衣服,用手掐我的脖子,導致我全身麻木,呼吸困難。她們還罵師父,罵大法,不允許大法弟子講話,互相接觸。在去年年三十晚上,我把七一大隊專門用於播放攻擊大法的電視機砸爛,並毀了一批攻擊大法的資料,惡警當時驚的目瞪口呆,問我為甚麼要這麼做,我說:它們全是假的,造謠的,不能讓它矇蔽世人,掩蓋真相。當天晚上我們南七房間6個大法弟子,南4房陳偶香、鄒如相兩大法弟子被惡警關押並指使犯人毒打我們。

其實,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抵制邪惡,放下生死,甚麼樣的邪惡都不怕。記得剛進白馬壟勞教所的時候,惡警開口便罵我們是XX,我們用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縱惡人的邪惡因素。現在再也沒有人說我們是XX了。在魔難中,大法弟子充份發揮著正念的作用。一犯人打大法弟子劉果仁,當時手便腫了起來;還有一犯人搶經文,結果她頭腫了;我們集體發正念時,一犯人用腳踢我們的手,結果她腳痛,她到現在還沒好。

另外白馬壟勞教所還有幾棟房子,裏面都關有大法弟子。我們無從知道她們的真實處境,時至今日,還有許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舊勢力的安排就這麼邪惡,我們必須予以徹底否定。最後用師父的經文《清醒》與同修共勉:「大法徒,抹去淚,撒旦魔,全崩潰。講真相,發正念,揭謊言,清爛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