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大法弟子曾青自述遭受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0日】妹妹曾青溫柔、善良,妹夫很疼愛她,他們有個11歲的兒子,一家人其樂融融。然而這三年,她家失去了往日的寧靜。下面是她打給我的電話錄音,稍加整理如下。

「我叫曾青,家住珠海,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從99年7.20以後,我被非法拘留4次、非法送進洗腦班2次、非法勞教1年。

第一次被拘留是2000年春節。先生和我想向政府說句公道話,還沒進信訪局就被抓。拘留所每天只讓睡三小時,還有很繁重的勞動任務,完不成就挨打。那時,我每每捫心自問:「我做錯了甚麼嗎?」答案都是:「沒有」。回首4年的修煉路,我不求個人得失,處處做好人,也深深受益,身體健康,家庭和睦,感到生活從未有過的幸福、美好。

回單位後,公安局仍然監視我們,單位的壓力很大。領導勸我,你就說不煉了,他們就不找你麻煩了。我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得說真話,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煉呢?」當時「上面」有個文件,三次拘留就可以判勞教。如果判我勞教,單位就輕鬆了,所以他們千方百計找機會。但我不恨他們。

第二次拘留我,是因為我在工作之餘,偶爾地寫了兩個字,監視我的人以為我寫法輪功的東西,立即打電話叫來公安人員,不由分說,把我抓到拘留所。第三次,因為我有個朋友,也是煉法輪功的,她打電話說星期天到我家玩,公安人員從電話裏聽到了,那天不但抓了先生、這位朋友和我,也把我的家抄了個底朝天,家中所有的法輪功資料全部沒收。

我已被拘留三次,惡人達到了判我勞教的目的。那天領導打電話給我,說等一下要來材料,我立刻整理庫房,好有地方放材料。過了一會兒,領導來了,叫我把庫房關上,我以為跟他去拿材料,就跟著他走,誰知他們早已準備好了,幾個人跑過來,就把我拽上了警車。到了看守所,要我在勞教書上簽字。我問為甚麼判我勞教,回答是我干擾社會秩序。當時我在上班,他們劫持了我,到底是誰在干擾社會秩序?因為我不簽,最後領導替我簽了字。

回首在勞教所的一年,彷彿在地獄待了一千年。開始時,整天是強化洗腦,逼著我們聽誣陷、誹謗法輪功的文章,不好好聽就體罰。法輪功學員與二十多個吸毒者關在一起,吃、喝、拉全在裏面。幹警要他們監視我們,一煉功就往死裏打。不讓睡覺,非打即罵,成了家常便飯。有法輪功學員被打得慘叫時,醫生就給他打麻藥。他們想盡辦法,讓我們放棄修煉。在這種高壓、威逼、欺騙和種種殘酷迫害下,人人都瘦得皮包骨,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逼瘋了,我也精神恍惚,被他們所謂的洗腦轉化了。儘管這樣,在以後的七、八個月裏,我還得每天勞動17個小時。2001年8月,我終於回家了。

一出來,我很快清醒了。明白自己應該選擇甚麼,應該走怎樣的路,於是我寫了聲明,仍然堅持修煉法輪功。

2002年春節我被送到洗腦班。4月30日,我們被秘密轉移到一個招待所,一個房間封閉一個法輪功學員,不准與外界有任何接觸,不准親人探望,只有高音喇叭整天播放誹謗法輪功的文章。因為我不妥協,第4次進了拘留所。臨行前,他們脫了我的鞋,甚麼都不准帶。在拘留所第8天,我來例假了,還是一個犯人看不下去,給了我幾片衛生巾。

從拘留所出來,因為換洗衣服都在洗腦班,先生就去「610」辦公室要,一聽說我回家了,他們立即派出幾十人包圍了整棟宿舍樓,還要抓我。就這樣我第二次進了洗腦班,他們始終也不能讓我屈服,只好在6月初,把我放了回來。

這三年就這樣在風風雨雨中走過來了,可憐我們年幼的孩子。第三次拘留我時是深夜11點,先生和我在孩子的哭聲中被拽上警車。我們是95年才調到珠海的,在那裏舉目無親,孩子年僅11歲,卻自己買米、做飯、自己上學。我75歲的老父親不放心,從湖南來珠海跟孩子作伴,一老一小相依為命。父親眼睛不好,看不清東西,不久70歲的母親也因煉法輪功入獄,父親又為母親擔心,他牽掛兩邊,終於病倒了,弟弟只好又把他接回湖南。

孩子也煉法輪功,我們被抓,被抄家,學校也威脅他,煉就開除學籍,這如山的壓力,使原來天真、可愛的孩子變得沉默寡言,失去了童年應有的歡樂。我們知道,不只是他,多少個法輪功修煉者的孩子、親人都在承受這樣的痛苦。對一個國家來說,這正常嗎?」

妹妹的電話錄音就到此,可她的苦難並沒有結束,2002年10月初,她被非法判3年勞教。我懇請更多善良的人們幫助他們──這些只為做好人而坐牢的法輪功學員,讓人間的正義、善良永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