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講真相實錄(九):與大學學生會主席的對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7日】人權惡棍來德州之前,一個大學的學生會主席主動配合使館誹謗法輪功,並搞了誹謗法輪功的圖片展。多少天都找不到他,終於一天晚上七點多,他正在實驗室裏作實驗,我撥通了他的電話。

他問我你有甚麼事,我說同你談談法輪功的問題。他說我正在記錄實驗結果,沒有時間。而且法輪功的事,與我無關。我說,我知道你很忙,我已經找了你幾天了。很高興今天有機會與你講話,我會盡可能快些結束談話,減少對你的打擾。使館經常利用學生針對法輪功搞些活動,所以法輪功與你有關。我並不是讓你修煉法輪功,只是幫你了解法輪功。不然面對法輪功的問題,你不知道應該採取甚麼樣的態度。就像你們搞的攻擊法輪功的圖片展。

他說「西方是自由的。你煉你的法輪功,我搞我的圖片展,互不相關。」我說「西方的自由,是在法律範圍內的自由,他的法律不允許煽動仇恨,這會引起社會不安。法輪功是法律保護下的信仰團體,你們的行為已經構成了對我們的傷害。同樣,使館利用你們給法輪功學員照像、錄像,都是違反西方法律的。但是到目前為止在西方還沒有一例法輪功學員因此而告學生的。你知道為甚麼嗎?作為外國學生,如果觸犯了法律,將面臨著被驅逐出境的危險。作為一個新移民,觸犯了法律在他的一生都會留下一個黑點,影響他的前途。法輪功學員知道學生是被利用的,不想傷害你們,所以盡可能採取與你們對話的方式,希望你們了解法輪功」。

他的態度有了些改變,但是,仍然強詞奪理的說我是學科學的等等一些不敬法和大法師父的話。我說,在法輪功的學員中各個專業的專家、學者都有,他們有些是事業有成的知名人士,也有你相同專業的學者。他們在學業和事業上都是過來人,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把他們介紹給你。你不妨同他們探討,他們是怎樣走進法輪功的(我講這話的目的是提示他,你還在求學中,那些人比你閱歷深)。果然他的銳氣完全消失了,推委著說,等我以後有時間再說。

在同他談話的過程中,我根據他的態度,調整自己談話內容的輕重。最後我對他說,你能給我解釋甚麼叫助紂為虐嗎?一個殺人犯,和一個製造鼓動殺人行為的人是不同的。鼓動殺人,可以製造出無數個殺人犯,這就叫助紂為虐。有人是有意的,有人是無意的,但是其結果是一樣的。當人類的法律不能約束人和懲罰人時,天就要懲罰人,也就是人們解釋不了的天災人禍。一切自然和偶然是不存在的,這是人們自我安慰的一種阿Q精神。一切必然的結果,都是人們自己選擇的。接下來我給他講了首惡到德國和冰島引發的一些事情和冰島僑界老教授一家人遇難的事。我們談了三十多分鐘。最後他說「我是相信因果報應的,我們可能在客觀上起到了助紂為虐的作用。」

在德州這個特殊的環境、特殊的時刻,講真相的過程中,有很多動人的故事。我不能給大家一一的講來,我感受最深的是,講真相不是說教,是修煉。我似乎體悟到了一點,師父說可以從生命的本源善解一切的含義。大法弟子修出的善,在化解著世間一切不正的因素。善的力量是無窮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