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辜興芝被四川攀枝花市米易縣看守所暴力灌食致死(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縣大法弟子辜興芝於2002年4月2日被警察綁架,後被送到米易看守所。辜興芝絕食抗議迫害,遭野蠻灌食一個月,10月4日被迫害致死。

辜興芝,女,64歲,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縣回龍鎮農民,生於1938年農曆九月十九日。

2002年4月2日,辜興芝因在攀枝花市米易縣貼真相傳單而被當地惡警帶到公安局政保科,期間遭毒打,後被送到米易看守所。因絕食抵制迫害,被米易看守所邪惡之徒灌食一個月,10月4日被迫害致死。(當事公安聲稱「辜興芝10月4日早被送到醫院搶救,晚上死去」,事實上據當時與辜興芝被關在一個監號、和醫院在現場的護士講辜在送去醫院之前已死亡,事後醫院及看守所內知情人被米易公安威脅:不准透露辜在搶救之前已死亡的實情)

那麼實情是怎樣的呢?2002年4月2日,辜興芝因在米易縣貼真象傳單而被當地惡警帶到公安局政保科,期間遭毒打,後被送到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判勞教後因絕食抵制迫害,被米易看守所邪惡之徒灌食一個月。隔數天由看守管教林海帶幾個雜犯將辜興芝架到縣醫院灌食,辜興芝被迫害致死前倒數第二次灌食,公安與縣醫院醫生嫌插鼻飼管麻煩,灌完後不給她取出塑料管,為防她自己取下,公安將她雙手反銬在背後。回監號後因為呼吸困難,極度痛苦她想取下鼻飼管,請同號的人幫助取下,但所有同號雜犯受到公安威脅:不准幫辜興芝取下鼻飼管,所以沒有人敢幫她。她只好非常困難的側身扯下插管。因為這樣所以公安最後一次灌食後,把她帶回監室為防她再取下插管,就把她綁在死囚床上,人呈大字型被四肢固定不能動彈,當日晚(2002年10月3日晚)同號犯人聽辜興芝痛苦的呻吟了一夜,第二日(10月4日)早上6時許同號雜犯看她時,人已經去世,於是她們才喊來管教,慌亂的才把她送往醫院搶救,送到醫院時,在場醫護人員對公安說:「這個人已經死了,還送來幹甚麼?」

辜興芝死後,邪惡之徒在當晚通知其家人去醫院停屍房看屍體。家人到後,公安局告知說是因為辜腦出血、頭暈早上送醫院搶救無效當晚死亡,掩蓋它們虐待辜興芝致其痛苦死亡的事實,但說話時卻吞吞吐吐、沒有底氣。公安局怕他們的犯罪行為曝光,急著要將屍體送去火化,遭到辜家人的強烈反對。家人堅持要將屍體運回家。邪惡之徒便強迫其家人按手印、寫保證,保證內容:不准鬧事,不准說是公安局迫害死的,不准透露消息,屍體要按他們要求的時間埋土(下葬)。於是,有6個惡警(政保科3個,鄉上3個)親自監視並跟隨其家人將屍體領回家,並一直守候在其家,不准其他大法弟子參加葬禮,10月5日辜被安葬後,惡人才匆匆離去。

認識辜的人都知道,辜在被抓前身體狀況一直很好,被抓後,在辜去世前的10天左右,家人去看望辜時,辜卻是被人扶著出來的,身體極為虛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連自己的鞋掉在身後了都不知道。在辜被抓後,惡警曾到辜的家中抄家,將辜的兒子8000元的存摺抄走,後又揚言再要2000元才放人。

米易看守所管教林海、獄醫陳青(女)等人參與了對辜興芝的迫害,此二人應有直接責任。

迫害責任人;向金發(公安局政保科)劉太明(公安局局長)
電話:(0812)817198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