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戒毒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1日】我是一個堅定的大法修煉者。2001年4月23日政保科長孫成義帶著一幫人找到我,問我是否還煉法輪功,我說還煉。他們知道我還煉,就威逼我跟他們走一趟,我不肯,我在做好人,沒有做壞事,為甚麼要跟你們走呢,他們要動硬的找兩個人來拽我,我堅決抵制。他們一看動硬的不行,就用軟的來騙我,「就和我們走一趟,記個筆錄就沒事了」。我太實在了,相信了他們,認為也沒甚麼事,走一趟就走一趟吧。去了之後他們就不放我了,把我拘留了。拘留我差6天一個月,這天他們把我帶到公安大樓審我,讓我說出老師的經文是從哪取的,都和誰聯繫,我不說。孫成義讓龐偉打我,一直審我從早上到晚上後半夜,一直沒給我吃的。把我送回去之後,我想「我做好人有甚麼錯呢,為甚麼要拘留我呢?」我想逃出去不能讓他們這樣迫害我,第二天我就跑了,跑不遠他們就把我抓回去了,把我送進了看守所。孫成義手下的對我說,你不是不說嗎,我就叫你好人死在證人手。不久我被判勞教一年,惡警讓我簽字,我說我不同意勞教,我在做好人,對家庭對社會都是有益的,為甚麼要勞教我。管勞教的說,不同意上哪告都不好使。對我們煉功人還講法律嗎?這不是迫害是甚麼?

孫成義是主抓迫害法輪功的,這個人心術不正,從法輪功人身上他賺了不少錢,也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最終遭了惡報。我被送進去不久,他的妻子被車把腿撞壞了,他的兒子生了個男孩,全家都很高興,可是第四天不知甚麼原因死了,孫成義也犯事了,被送進了看守所,他兒子找人花錢把他弄出去了,現在甚麼職位都沒有了。

哈爾濱戒毒所對堅強不屈的大法學員更是殘酷迫害。

(1)一送到那裏惡警就迫使你妥協,打大法學員,硬按著學員的手寫決裂書,強迫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大慶的魏俊拒絕看錄像,一幫管教把他拖出去,男管教拳打腳踢,用手拽頭髮往牆上撞,然後關在鐵籠子裏,綁在鐵椅子上強迫看。

真正堅定學大法的學員,惡警就是用盡了招數也動搖不了她們堅定的心。

(2)惡警利用包夾(刑事犯、在社會上甚麼壞事都幹的人渣)看管大法學員,她們用管教給的權力,可以為所欲為,勞動教養所成了寵壞人的,助長壞人惡習的地方。刑事犯打大法學員,管教不但不管還向著她說話,讓壞人看管好人,真是從古至今都沒有的事,可是卻發生在今天的社會裏。

(3)不許大法學員上廁所,大小號都得在住的屋裏上,有時上的滿滿的也不許倒,屋裏的氣味非常不好,這是惡警迫使大法學員妥協的一種迫害手段。

(4)大法學員被看管的很嚴,不許去食堂吃飯。我是2001年7月17日被綁架到戒毒所,那時茄子幾塊錢能買一堆,輪到給我們分就只能每人一小羹勺,有時兩人一小羹勺。猶大說:你不轉化連累包夾不能去食堂,吃不著菜。我說「是我叫包夾看管我了嗎,我既然選擇了這條路,我吃這份苦,菜我一點不吃,都給包夾吃。」

(5)管教利用刑事犯打大法學員。
2001年9月份一天,我對我們屋猶大說「有正念的人,要為一切正的因素負責,隨波逐流的人將被歷史淘汰掉」。杜管教說「別在屋裏說你的東西」,我說「不願聽可以不聽」 。杜管教說「你給我下地坐板凳,不願在屋裏,給我出去。」杜管教就使勁往外推我,當時我也很衝動,我喊「管教還打人,管教還打人哪。」她們上來一幫往樓下拖我,拖到樓下管教辦公室,把我手用手銬反銬上,我不從,管教就動手打,把我嘴用膠布粘得繃繃緊,然後叫來吸毒刑事犯,拳打腳踢,打我一頓,然後把我扣在鐵椅子上雙手倒扣在後面,把我扣了一天。

(6)惡警偷偷給一個大法學員打迷魂藥,還威逼這位學員不准說出去,一看藥打在這位學員身上不好使,這種卑鄙的手段才算停止。

迫害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我就不列舉了,不親身經歷,是想像不到有多麼邪惡。「中國邪惡的一夥所掌握的整人的東西,那是無與倫比的,可以說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