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用在法中修出的純善才能消除一切不正與誤解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日】

尊敬的師父好!
大家好!

我是悉尼學員,在此想談一下這一年來的修煉體會。

邪惡勢力自從迫害大法以來,在海外主要是通過領館與媒體去毒害眾生。而中文媒體又是海外華人得到信息的主要渠道,意識到媒體的重要性,我們幾個學員自願成立了一個中文媒體小組,專門向媒體的工作人員講清真相。有人收集報紙,有人寫稿,有人負責聯繫各大報紙。

我是負責聯繫工作,在初期報紙上攻擊大法的文章隔三差五地總有刊登,我們也忙得手忙腳亂,總是剛剛解決了這家,那家又冒出來,邪惡也是來勢洶洶。

有一家報紙在一個月內登出了幾十篇攻擊法輪功的文章,另一家還整版將我們描繪成和911事件的同類組織,經過大家在法上討論後,一致認為這已經不是幾個學員所能應付得來的,而是需要整體學員的共同提高後,才能展現整體的力量。

經過幾次大面積交流後,學員們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圓融著大法,有的利用法律途徑,有的通過電話、傳真去詢問報紙,有的直接上門找總編澄清事實,針對特別的邪惡,我們集體和平請願,用正念去解決。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和整個正法之勢的推進,中文媒體的改變是相當大的,在這些外在因素與天象變化下,我覺得,我們本身深入細緻地講清真相也是至關重要的。

通過接觸,讓報社的人員內心覺得大法好,大法弟子的善是很重要的,而自己的一言一行就代表著大法在世間的形像,於是我在和報社工作人員打交道時,也十分注重自己的穿戴與言行。

以前去報社,接待員總是用不友好的口氣和不理解的眼光來對待,但我儘量保持一個祥和的心態,不為其所動,在保持正念清除干擾的同時,我的心對他們是敞開的、友好的,每次主動問候對方,談論一下對方感興趣的話題,無形中拉近了距離,通過交流,有意無意地講一下真相,隨著幾次的接觸,明顯感到對方的誤解已煙消雲散了。

有一次,一家報社轉登了一篇「傅怡彬殺人案」的文章,當我去找他們時,他說:總編在開會,中午再來吧。於是我中午又去,他卻說:總編中午外出了,下午會回來。當我下午再去時,他又說:總編現在很忙,沒空見你。

我先看了一下自己是否動心了,是否沒有耐心了。當自己的心不動時,那一定是邪惡在干擾,於是我邊發正念,邊跟他說:「我只要見總編2分鐘就行了,若他很忙,沒有關係,我可以等他。其實我也很忙,但這事對我很重要,等他忙完後,可不可以讓他和我說2分鐘。」我就坐下一邊等待一邊發正念,沒想到,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總編就出來了,沒等我把話講完,他就說:「我們是媒體,我們有權報導任何新聞,我們也登過講你們好的文章,你不能要求我們只能登正面的,而不刊登負面的。」

我對他說:「我並不是要求你們甚麼,而是覺得作為一個大報來講,得有媒體的公正性與嚴肅性,這件殺人案的事實是栽贓嫁禍。」他又說:「我們報紙不可能對每個新聞都去澄實他的真實性,你說是假,我們說是真,我們只是轉載新華社網上的文章而已,有意見,你可以找新華社。我們只是登新聞,不是說新聞自由嗎?這有錯嗎?」

我悟到,如果和他陷在一個層次中去論理是無濟於事的,就像師父說的:「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我完全依賴於自己後天學來的常人的理與之爭論是沒有制約力量的,新聞法他比我還熟。只有用在法中修出的純善才能制約一切,我的心態不應有埋怨責備的情緒,而是真心地為他將來好,於是我平靜地正視他說:「其實我並不是來責備你,不是追究哪家媒體的責任,我只是想問問你,這段時間通過和我們的接觸,憑良心說法輪功是正是邪相信你一定很清楚,本來登一篇新聞對報社來講無可非議,但你嘗試一下站在我們的角度考慮一下,現在我的親朋好友,都可能因為這篇文章,認為我會煉功走火入魔,會殺害親人,對我另眼相看,我是甚麼感受,你知道嗎?」他沉默了,也沒有再說甚麼理由,只是說了一句:「那你把正面文章給我,我幫你們澄清。」

還有一次,發生在另一家報社的事,當時正值中國某領導人來澳,我去登一篇文章,報社的總編和社長一致認為我是衝著中國領導人而寫的,怕惹怒了中方,而不敢登,我堅持要登所以就僵持在那兒了,我給一個老學員打電話講了一下情況,他建議我,你可以告訴他們,如果他們不登,我可以起訴他們違反新聞法。

我也憋了一肚子氣,想想前段日子和這家報社關係搞得還不錯,沒想到這些其他報紙可以登的,反而到這兒最有把握的一家卻不行了,從法律上來說,可以告他,但話到嘴邊,又一想不管告不告他,自己的心態怎麼那麼激動,那麼難受,還隱藏著一種幹事心得不到滿足的憤怒,那麼不管事情結果怎樣,已經不是修煉人應有的心態了。記得師父在波士頓講法中提到:「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所以我悟到,在講真相過程中很多不順利的時候,往往是因為自己心態的問題。雖然自己在做著大法的工作,但沒有站在對方的立場上與他溝通,只是一味地強調我要如何如何,總以大法為藉口,一切為我讓路的心態。在正法中不忘修煉,才能符合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工作的要求,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工作。正如師父在《再認識》中寫的:「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於是我調整了自己的心態說:「我們並不是和XX對著幹,而是在向世人講清我們的真實情況,如果你們真的很為難的話,我能理解你們的壓力,我不會勉為其難。」

希望對方從我們的身上感受到的不是壓力與難以溝通,而是我們的寬容與善解,事後沒幾天就是中秋節,我準備了月餅和祝福卡送給他們,感謝他們的理解,珍惜雙方的緣份。

在事後的第二週,晚上我去學法的路上,突然收到社長的一個電話,她主動告訴我:「我們免費幫你登出一篇上次你要登的文章,同時又整版報導了關於最新的衛星插播電視的事件,希望你明天買份報紙來看一看。」第二天,總編也打了一個同樣的電話給我,我十分欣慰,並不是因為他們登了正面報導法輪功的文章,而是他們的心在變,而我們要的就是這顆珍貴的善心。

(發表於2002年澳大利亞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