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與正法進程的關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8日】發正念已經有很長時間了。剛開始發正念時,我只是念著「清除宇宙中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念完口訣後,可以感覺到渾身發熱。因為,我還看不到另外空間的情況,所以,我就認為那種狀態就說明功發出去了,正念起作用了。但是,這種感覺逐漸變淡,直至消失了。後來,我找自己的原因,發現自己過於依賴那種感覺了,成了執著。發現了,我就放下它,不再執著,而只是要求自己專心發正念。結果發現,發正念時,手掌和頭部等處有功往外衝的感覺。但是,這種感覺在前一個階段中又不明顯了。這次,我沒有懷疑我的正念是否起作用,但是,我知道這種狀態是不正常的。我找自己的原因時,一直沒有找到,這種狀態也一直沒有變化。

這時,師父發表了新經文《正念》,對照師父講的情況,我發現,自己在發正念時,過於集中在清除某個或某幾個邪惡上面了。而且發正念時想找煉靜功的狀態,意識不夠足夠清醒。當我糾正這一點後,發現發正念時又有功往外衝的感覺了。但是,幾天後,又沒有了。當我再找自己的時候,發現:我在發正念時,對所要清除的邪惡認識不清。因為,我看不到,所以,只能在法理上有清醒的認識後才能真正清除那些邪惡。

通過學法和向內找,我發現了這樣幾個問題。

1)我以前發正念時,只是在清除那些安排破壞大法的邪惡的舊勢力,而沒有認識到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本身也是要清除的邪惡。其實,師父已經在法中講過了,「宇宙的所有眾生都偏離了這部法,也就是說他們的境界和純度用原始的宇宙大法的標準衡量,都不夠標準了,那麼他們對這件事情的所有安排與幫助就變成了我做這件事情的最大障礙,因為他們無論做得再好,都不會超越他們的境界。如果按照他們所安排的這一切去做,那麼大家想一想,做完了那不也等於沒做一樣嗎?做完了還是那個境界與標準,怎麼能行呢?所以他們所安排的、所幹的這一切是不能夠承認的,也不能成立的。

那麼就造成了一個嚴重的問題:他們所安排的這一切,不但不能夠對正法起到正面的作用,而且成為嚴重的阻礙。……

我剛才講了,這一切我是不能承認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這場邪惡。」《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

2)針對舊勢力的一些安排,我在發正念清除那些操縱人幹壞事的邪惡時,頭腦中總認為清除邪惡後,結果應該如何如何。這也是不對的。因為,當我在頭腦中認為清除了邪惡後,結果應該如何如何時,實際上是給自己框了一個框子,而這個框子本身就是人的觀念形成的。對正法弟子而言,那是個執著。正法進程是師父掌握的,清除了邪惡以後,法自會給眾生帶來應有的一切,師父也自有安排。但是這一切會是甚麼樣,不是我們用人的觀念能夠想像的,也不是我們用人的觀念能夠理解的。

我們發正念清除邪惡是在助師正法,而真正能歸正一切,給眾生帶來最美好、最純淨的一切的是法。只有當我們不執著於結果,不執著於自己人的觀念時,我們才能發出最純淨的正念,才能更好的完成我們的使命。

以上是個人體會,不正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