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聞簡報(2002年11月6日)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7日】
  • 要點文章

  • 真相與人心

  • 弟子切磋──抓緊時間講清真相

  • 修煉人的故事

  • 大陸綜合

  • 海外綜合

  • 弟子切磋:見證正念的威力

  • 資料彙編

  • 要點文章

    珍貴的回憶 銘心的教誨。1994年4月份,妹妹說:「法輪功到錦州辦班,你一定要來。」於是我約了一個老尼姑、一個打算出家的居士到了錦州。當師父出現在講台時,我心裏別提多激動了。那位吃了40多年素的居士對我說:「我真的看見觀音菩薩了。老師講到佛法就顯現出佛的形像,講到觀音就顯現出觀音菩薩的形像。像雪花一樣的法輪滿屋都是。」她說:「我不出家了,我要專修法輪功。老師是佛,是來普度眾生的。」老尼姑知道師父講的是佛法修煉,自己出家多年,竟不知道修的是哪一法門,不由得哭了起來。最後那堂課,師父給學員解答問題。老尼姑總是哭,我只好去問老師。老尼姑給師父跪下叩頭,淚水止不住地流,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只說了一句:「我該怎麼辦哪?」師父那無限慈祥的目光示意台上,告訴她說:「都在這兒呢,觀音菩薩,釋迦牟尼都在這兒呢。」老尼姑驚喜萬分:原來如此,天上的神佛都來助師傳法度人了!


    真相與人心

    澳大利亞國會議員大衛巴爾10月16日致信霍華德總理,要求他在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上向中國主席江XX提出法輪功問題,要求江XX必須立刻釋放那些被無辜關押的人並且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

    澳洲參議員阿爾士拉斯第文斯10月29日就選區居民親屬在中國因煉法輪功受迫害一事致信澳外交部長,表達對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處境的擔憂,因為中國(江氏)政府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經影響到了澳大利亞人的家庭,他們和在中國的家人失去了聯繫。

    我在勞教所裏遭受折磨,昏迷過去,醒來時發現在醫院裏。值班大夫得知我是煉法輪功的,非常熱情認真地為我檢查身體,同時譴責惡警們的流氓行徑。醫生氣憤地說:「你們作為警察,你們為國家負責了嗎?前不久我去過香港,那裏法輪功學員講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當時我還不太相信,今天親眼見到你們這樣對待人家,事實證明他們說的一點兒不假。煉法輪功有甚麼錯?你們不要對人家太過分了。我們都是中國人,這樣下去,有甚麼好?讓人家外國怎麼看?」惡警們怕激起民憤,拿了單子急忙走了。

    大法弟子被迫害得流離失所後又返回當年念書的北京,剛到京擔心同學們不願意和她來往。結果同學們都非常高興,下班後專程來看望她,提供各種幫助,週末請她去家裏玩。只有兩位不敢和大法弟子聯繫,還勸一同學「注意點,別被牽連了」,該同學毫不在意,對大法弟子說,「我們都是受過教育的人,自己有分析能力,大家都很理解你。」

    某大法弟子來京後,沒有告訴同事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一天午餐,公司經理和該大法弟子閒聊,忽然講:「法輪功為甚麼好呢?因為他叫人入靜,甚麼都不想,人不去想那些煩心事,當然心情就好,身體也會好的!」後來該經理告訴大法弟子,他的同學趙昕就是因為煉法輪功被活活打死了,趙昕去世時,他們班級中50多人全部到場了,一個也不缺!

    小張經常要大法弟子同事講大法的事。提到有些人盲從電視反對大法,她講:「我發現很多反對法輪功的人實際上並不知道法輪功到底講的是甚麼!只是電視上那樣講了,他們就相信了,可你要真的問他為甚麼反對法輪功,他卻回答不上來。」她還對親友常講,「電視上這些東西不可信,咱們誰也沒看過法輪功書籍,也不了解法輪功,這事兒咱也別摻言。那麼多人煉,說明他肯定有對的地方。」

    詩歌:實修精進;佛法開智


    弟子切磋──抓緊時間講清真相

    去掉怕心助師正法,正念正行神奇脫險。我發真相資料時,曾多次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神奇脫險。一晚到一小區發資料,正發得起勁,一保安離我只有幾步之遙了,我心裏記起師父說過,講真相救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所以我就這樣走了出來,那個保安也沒追。又過了兩個月,再次到這小區發資料,快做完時,身後有保安來,顯然已經懷疑我了,我朝他點點頭,笑一下默念著正法口訣便離開了。其實那地方離大門口有一段距離,他們只要用對講機通知門衛就可以截住我,而他卻沒有這樣做。

    聊天講真相:注意提供問題焦點、事實和參考資料。在網絡聊天時,我會先跟對方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並指出三個疑點,進而告訴對方法輪功書裏明確禁止殺生,自殺、殺人都是都是有罪的。部份人仍然認為電視不可能編那麼多殺人案來騙人。我就告訴他們電視也是一言堂,被用來陷害法輪功。為甚麼自殺、殺人的事情都發生在中國大陸?台灣、歐美修煉者眾,為甚麼沒有類似事件?98年9月人大常委緊急提案《關注家庭自殺慘劇,引發社會動盪》,當年全國自殺死亡15萬人,其中很多是下崗工人。幾年下來自殺人數超過百萬,電視卻很少報導。電視栽贓自焚、自殺、殺人案給法輪功,幾年來報導一遍又一遍,我問他們:「你覺得這正不正常呢?」很多人會說不正常。有人還說政府是有問題。

    語音講真相。利用互聯網上的語音聊天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雖然形式是唱歌、討論、朗誦或是其他形式,但當我們把大法的內涵賦予其中時,自然就有了打動人心的力量在裏面了。下面是我在一個語音聊天室內的一次聊天的過程:「朋友們大家好,我是XX。剛才幾位朋友的歌都很好聽,在這裏呢,我也想為大家帶來一首歌曲,名字叫《登歸途》,並特別把這首歌獻給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好友,曾在北京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工作過的王潺大哥。潺是潺潺流水的潺,我知道他現在不可能聽到這首歌,但我還是希望他的心能感應到。也希望大家能夠喜歡。」我預先把《登歸途》的音樂下載下來,我在唱完一段後,音樂仍然繼續放。然後我說了下面的話:「這首歌我知道我的王潺大哥不可能聽到了,因為他已經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他所熱愛的世界,永遠的離開了他的親朋好友。今年8月末他在山東濟寧市看守所去世了,他是被那裏的警察活活地打死的,他去世的時候剛剛39歲,只因為他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到目前為止,在中國已經至少有1600多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我真心希望這場給無數善良人民帶來災難的迫害運動早一天結束,這不僅是全世界上50多個國家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心願,也是世界上所有善良人民的心聲。謝謝大家,謝謝主持人。」在我說完要說的內容時,音樂也停止了。之後聊天室內的主持人和另外一個網管說,他現在心情不好,暫時先不能主持了。整個過程中100多人的聊天室,沒有人打出罵人的話。


    修煉人的故事

    一個俄羅斯聖彼得堡醫生的修煉體會。我來自俄羅斯的聖彼得堡市,今年64歲,曾經是醫生。我是三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接觸到法輪大法。在法輪大法的影響下,我變得更加平和,一般的個人問題迎刃而解,有時還很神奇。我不再十分為我的病痛擔憂。慢慢地,頑固而煩心的關節疼痛消失了。為了幫助在中國的學員,我們在市內的中國大使館旁邊集體發正念。我們在地鐵裏和較大的車站發法輪功報紙。我們儘量發給中國人,讓他們知道法輪大法的真相和中國學員受迫害的真相。雖然我在修煉中還有很多需要改進,但我總是把自己放在法中,這是最主要的。

    祖孫得法同修煉,他日隨師把家還。我出身於沒落而貧寒的書香門第,年近古稀。從小愛聽爺爺念「道德經」。媽媽今年91歲了,是大法老弟子。1996年老母把《法輪功》和《轉法輪》兩本書郵給了我。我如飢似渴連夜讀完,明白了宇宙的奧秘和人生的真諦。我的身心變化巨大,走路輕快;精力充沛;七年從沒吃過一分錢藥;我看「天書」的字體,師父能幫我放大一倍,我看見過神,看見過法輪大法的修煉場「紅光照著,一片紅」。99年4.25後不久,觀望多年的老伴、老公安終於堅定地走進大法之門。我的小外孫女,喜歡親師父法像和法輪,她兩歲時突然天大聲說:「我要走出三界外」。從爺爺算起,到小外孫女共5代人,除一代人唯物主義的書念多了,不相信天上有個家,我們四代人都深信師父的話,緊跟著偉大而慈悲的師父走在回家的路上。

    以色列學員:當一個人看到真理時,他已經不能置之於無視。我是大約十個月前非常神奇的情況下得法的。當時我在一個海灘上的精神藝術節,記下法輪大法以色列網站的網址。約一個月後,我到網站下載了書並開始讀,很快地我覺得我終於找到了真正的正法。我的身心開始有了明顯變化。我變成一個更加平靜的人,不再喝酒,對別人變得很開朗。煉功和打坐時產生的慈悲的感覺把「容忍」從理性的概念變成了心靈依照的心法。我儘量從他人的角度看待事物並接受他們。留心怎樣像修煉人。對我來說修煉的路並不容易,他是一條不斷捨棄、不斷進步的路,充滿著過關、疑慮和猶豫,雖然如此,我知道他是正確的路。


    大陸綜合

    2002年11月6日大陸綜合消息:

    ◇這幾天十六大要開,恐怖籠罩北京,天安門便衣多如牛毛,只要三人以上聚堆時間長一點,馬上圍過來一幫人死盯你並問你哪來的。現在,僅吉林省就抽調4000多警察去北京,名義上是授銜,實質上是跑去「應急」。

    ◇近日農安縣大法弟子潘剛在單位被綁架到洗腦班,還有一個賣盒飯的姓劉的同修也被綁架到洗腦班,其餘被綁架人員情況不清楚。

    ◇被非法關押在廣西自治區勞教所的大法弟子被強迫勞動一直到半夜,不許休息。勞教所的幹部經常唆使犯人毆打、辱罵學員,並不許學員喝水、上廁所。很多學員勞教期滿又被轉到其它地方繼續關押。

    ◇從9月末起,湖北咸寧市惡警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李桂順和小張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羅英因給公安局長發真相資料被抓捕,小向被惡警抄家發現一盤真相光盤,即被抓捕,且被開除公職,強行退住房。被抓的大法弟子還有:皮和先、吳志龍、孫媽、小陸、老劉等,現在他們被關押在咸寧市第一看守所,全體弟子絕食抗議至今。

    ◇哈爾濱市惡警在道外區振興公司大法弟子房磊管理的庫中翻出了一些大法資料,惡警趁機邀功請賞,誇大事實,謊稱翻到兩千份大法資料。房磊與大法弟子楊毅忠二人隨即流離失所。楊毅忠幾天後被抓。

    ◇10月31日雙鴨山市大法弟子邱淑英、單喜田分別在各自家中被多名惡警綁架。

    ◇大法弟子董琪現被劫持於遼寧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已有一月。遼寧省凌海市金城鎮鄭淑雲、王燕母女二人在遼寧義縣建了一個資料點,於6月被惡警非法抄家、抓捕。在刑訊中被打的奄奄一息。現母女倆被送入馬三家,非法勞教3年。

    ◇「十六大」新聞中心電話:港澳台記者接待處的聯繫電話:010-68521700 010-68521800 ,傳真:010-68521900 ,外國記者接待處的聯繫電話: 010-68520500 010-68520600 傳真:010-68520700

    我們地區的政治打手開始了大規模的欺騙活動,從各小學到中學、到單位有計劃地強迫看誣蔑大法的電影。學生看電影自己交電影票錢(二元五角),而且學校要求學生寫觀後感或日記。提醒同修,把清除邪惡、講清真相工作做在前面,避免更多的人受害,尤其是不懂事的中、小學學生。

    今日17人嚴正聲明,在邪惡的強化洗腦及高壓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損失,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詩歌:滅邪惡

    明慧新聞簡報(2002年11月5日)


    海外綜合

    11月2日,歐洲法輪功之友應蘇格蘭當代研究協會邀請參加了在蘇格蘭名城格拉斯哥召開的一年一度的教師年會,在大會的展廳舉辦了「正法之路」圖片展。展台被圍得水泄不通,許多教師說:「你們救了我們!」有的說:「這正是我們所需要的,你們的展覽是最好的。」許多教師都紛紛記下當地法輪功學員的聯繫電話,表示願意邀請法輪功學員去他們的學校講法輪功真相。

    加拿大國會外交委員會原定於11月4日與中國人大外交事務委員會部份代表會談,據悉法輪功和中國人權問題將是這次會談的議題,此會談被中方單方面取消,且沒有提供任何官方理由。11月4日,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到國會山前煉功請願,向多隊過往的中國代表團講真相,一名來自中國的先生表示十分欽佩法輪功學員的精神,並表達了他對法輪功的美好祝願。

    圖片報導:在休士頓集體煉功抗議江對法輪功的迫害

    拉脫維亞新聞社10月25日報導,法輪功修煉者星期五晚上聚集在中使館前,抗議北京共產政權在中國迫害這個精神學說。波羅的海法輪大法學會負責人對記者說:「就是因為練習這些平和的功法,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被關進監獄和勞改營,對他們進行精神上的折磨和被打死。」

    在以色列向少年兒童弘法的一些經驗:我們到一所小學做法輪功展示會,最後讓學生們根據自己的感覺,畫出和真善忍法理有關的題材。結果好極了,他們的老師指出,學生們這次畫的作品特別的好。我們沒有談到法輪,但一個學生畫出了法輪,一個學生還畫了一個我們沒有演示的功法。後來我們又多次向孩子們洪法,孩子們學的都很認真。我看到這個現象,問我自己這些孩子是不是大法在世間未來的精英。


    弟子切磋:見證正念的威力

    見證佛法的偉大--休斯頓之行。到了之後頭兩天,疲勞,有時想睡,彷彿能量接續不上的感覺。第三天去中領館發正念。忽然雨就下來了,也就一兩分鐘,雨變得小指頭大,像冰雹粒一樣打下來,馬上感到了不正常。雨像傾盆一樣,閃電一下一下在緊閉的雙眼前扯開,雷低低地壓在頭頂一聲一聲地炸,彷彿時刻會劈將下來。我讓我身體內的眾生都出來幫助正法,當時只感到全身毛孔一張,能量蜂擁而出。當時一念使我始終沒動,「我甚麼也不知道,就憑一個「信」字,哪個層次的生命也別想動我,就憑一個「信」,我一定滅盡邪魔」。到最後狀態變得無比堅定。

    美國之行所感所悟:大局在心 正念強大。22日即首惡到達芝加哥的第一天,從早上8點左右開始,我和一組澳洲學員一起來到其下住酒店斜對面的一棟建築物的10樓,進行高密度發正念。經過十多小時發正念後,大家來了個小小交流,我談到,我的腿也開始有點疼,而且鼻子也塞,不發正念時沒事,一發就來,平常要上天入地地找它們,這回真正地感到邪惡那種垂死的瘋狂,它們主動進攻來了,不把它們首先解決了難以集中念力。當我鼻子給堵住時,我按照師父在「正念」經文中所說的「念完口訣時集中強大的念力念一個『滅』字。『滅』字要強大到像宇宙天體一樣大,一切空間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我還把「滅」字特意放到臉上和腿上,鼻子瞬間就通了,腿也沒那麼疼了。我再集中念力發正念,這時,我感到並看到了自己的功像一道道的光束直射向首惡處。

    醒自己:只要時刻想到自己是修法輪大法的,一切盡在師父有序的安排之中。

    農安大法弟子遭長春公安一處惡警追蹤時正念脫險。吉林農安縣合隆鎮,10月29日晚8時左右,兩個惡警在一商店守候,當一同修到來時,一齊衝上來,該同修往外跑,邊跑邊發正念,還摔了個大跟頭,感覺惡警就在後邊,同修用強大的正念指惡警喊:「你們給我站住。」並起身向前跑。這時有一惡警開了三槍,另一個喊:「別開槍。」同修以強大的正念安全返回。

    神殤。公元2002年10月25日,大法弟子逾一千五百,莊嚴肅穆,齊聚美國德州克羅福特城之唐卡瓦瀑布公園及附近公路兩側。當我正念出時,天目可見藍光如劍,走如奔星,直達遠方。午後某時,忽覺藍光為物所阻,極難送遠。啟天目時,見一老者,左手力擋藍光,不令其走。觀此老其形像,似非邪類;見其功力,應屬大仙。我大聲問曰:「何方神聖,何故阻擋佛弟子正念?」瞬間其信息已至:「無論何人,我也得盡職盡責。」此言才了,右上方忽現大蓮台,師坐其上,身形如山。老者轉身見佛,忙合十行禮。老者忽跪下磕頭,旋即起身,雙手對藍光作恭迎恭送狀,藍光奔突而去。忽然,老者雙腳一虛,垂直而下,其落甚速,唯其雙手向上揮舞,求救之態仍清晰可見。我心中不忍,一頭向下直追,良久,方至其上,大呼曰:「今後好好修煉,再返回來!」彼聞聲仰望,滿臉痛苦驚惶,聞我此言,彼似有一絲慰藉。其實,彼墮何處,我亦不知;如入冥府,勢難再修。「殤」者,夭也。天神中道而墮,何異凡人早夭?

    法國弟子:我們為甚麼來這裏?10月底參加了在香港舉行的一次音樂會,非常感人和出色。香港大法弟子演出了鋼琴伴奏大合唱。他們中沒有一個人是專業歌唱演員,當他們開始表演時,奇蹟出現了,他們化成一個統一的、有力的、慈悲的聲音,每一個音符都像一個整體那樣和諧一致,如同一股慈悲的力量溶化了聽眾。淚水流下了我的面頰。我記起在一個很遙遠的時候,我是天堂裏一個孤獨的神,享受著僻靜的生活。為了正法這件事情,這個境界中的眾生決定這個神將代表他們去地球。他是這麼「強壯」和「光芒四射」- 對於下去幫忙,這個神心裏想的是他在天國的位置,他下去是想要保留他自己執著的一切;認為他畢竟通過助師世間行而做出了巨大的貢獻;認為他下來是別人的榮幸。他表面上是為了別人下來,但事實上是出於自己的私利而下來,他只想保留他自己的一切。可能是因為看著在台上的這些大法弟子,這麼純淨、簡單,只是給予,沒有索取,才打開了我的記憶。舊勢力,舊勢力,舊勢力的影響在哪兒?它們只存在於外面?同修,當我們下來時,我們帶著甚麼樣的心?我們今天有甚麼樣的心?


    資料彙編

    西方輪迴研究書籍介紹(四):《生命多世》
    六千五百萬年前發生在地球上的神秘大火
    科海前哨:更多的手術未必意味更好的效果
    我看人體起空之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