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像:還我自由的天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7日】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Real低清晰度(國語)在線觀看(10分20秒)下載觀看(2.6MB)-
Real高清晰度(國語)在線觀看(10分20秒)下載觀看(16.8MB)分段下載
Real低清晰度(粵語)在線觀看(10分20秒)下載觀看(2.6MB)-
Real高清晰度(粵語)在線觀看(10分20秒)下載觀看(16.8MB)分段下載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的那一刻,六百萬香港同胞都期盼著明天會更好。然而風雲色變,當中國大陸的極權者掄起棍子打壓無辜民眾時,香港這片原來尚算自由的天空,還會是同樣的顏色嗎?

【字幕:還我自由的天空】

99年7月,江澤民政府全面鎮壓法輪功。在那段風雲驟變的日子裏,30多名香港法輪功學員先後回大陸上訪和請願,土生土長的陳惜玉就是其中一人。2000年2月的嚴寒日子,她踏進北京的信訪部門,沒想到當天就被遣返。

【字幕:陳惜玉】

他問我為甚麼來,我就同他講。我要講句公道說話,法輪大法其實是好的。
上訪當然沒有錯,等於我們香港人覺得有甚麼不公平,我們都可以向政府講句,或者去請願,去同政府反映一下。那個意思都是一樣的。
在不公平的對待之下,都應該允許人講一句說話。

周勝,這位嫁來香港的貴州女子,靠煉法輪功脫了纏身多年的癲癇病。為了說句公道話,99年底,她決意去天安門廣場證實法輪大法好。當她一踏上北京的土地,就被四、五個公安貼身跟蹤三天三夜。

【字幕:周勝】

走到天安門的時候,我就看到一個朋友,以前在深圳認識的一個朋友,我就跟她打了個招呼,笑了一下。一下子就蜂擁上來十幾個穿制服的警察。他首先把我手袋搶去了,幾個男公安就把我手扭起來,我就問他,請問我犯了甚麼罪。他們就指著我鼻子說,你沒有權力講話。然後就把我押上了警車。

兩個女警察把我的衣服使勁扒下來了以後,看甚麼也沒有搜到。把我送到公安五處,不給我吃飯,不給我睡覺,在那裏整個晚上坐著。第二天早上他們又沒收了我的回鄉證,所以就把我送回香港了。

隨著國內對法輪功鎮壓的不斷升級,即使那些去大陸正常工作和探親的香港學員,也隨時會身陷牢獄之中。陳旭濤和呂柏鳳分別於2001年7月和2002年春節,在中國工作和探親時被關押了一個月。

原籍北京的陳旭濤,在鎮壓開始時還是個剛入門的修煉者。2001年初,他重返北京工作,一直只是在家中煉功。7月12日晚上,公安突然將他從家中帶走。

【字幕:陳旭濤】

他們說是要搜查,那我就問他,你們有沒有甚麼法律依據啊。後來那個便衣就從他那個包裏面,拿出一搭紙,給我晃了一下看。我記憶當中,上面隱約寫的是搜查令,下面有公安局的,好像是北京市朝陽區公安局的,有一個印蓋上,但內容全都是空白的。

【字幕:劉玉玲】

陳旭濤應該感謝在香港的母親。在家人想方設法營救無效後,劉玉玲終於向香港入境處求助,並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道,發起了一連三天的徒步請願活動。陳旭濤在看守所惡劣而擁擠的環境中捱過了三十天,於8月13日回到了香港。

(陳旭濤)那裏的生活條件很差。而且在那裏,一個月裏面我只是見過一次陽光。

呂柏鳳是一位家庭主婦,兩個孩子的母親。2002年春節,一家四口返回廣西老家過年。年初三準備轉飛她丈夫的老家福州。他們坐上出租車,司機原來是專門處理法輪功的610特務系統的便衣喬裝的。

【字幕:呂柏鳳大女兒婷婷】

那個出租車說我要去那裏拿一些東西,之後把我們全部人送進公安局。之後我就見到好多輛車,十多、二十多個警察在那裏。
他要我講媽咪的朋友的名。

婷婷和家人很快被放出來,唯獨媽媽被拘留在一間招待所裏十二天。610專案組每天十幾小時不停審問她。

【字幕:呂柏鳳】

他要達到他目的,如果他問不完他的話,他不給你睡覺。
如果那日不審訊,他就叫我去看那些反宣傳圖片,去洗腦。
(被拘留)十二日那段期間,對我和我家人很大打擊。特別我家人,他們是無辜的。

呂柏鳳隨後被軟禁在廣西的家中,罪名是攜帶法輪功資料。本來好端端的一家人團圓,卻給攪得上下哭聲一片。呂柏鳳的丈夫無奈之下,帶同兩個年幼的女兒返回香港,向各界求援。三個星期後,家人終於盼著了呂柏鳳的歸來。但廣西的610人員仍不時騷擾她和她的家人。

他有打電話來騷擾我丈夫,恐嚇他,說你太太又在香港做好多事,又出去煉功。如果她回來,我們還要她洗腦。之後我就同她講,你別再撥電來了,我在香港做甚麼,這裏是合法的。

自由,在邊界的那一邊,在高牆的裏面,卻是那麼遙不可及。香港法輪功學員張雨蒼和孫先生今年5月先後在羅湖過關時,因查出身上攜帶法輪功真相資料而被關押在深圳,至今仍未釋放。

更為迫切需要關注的是朱柯明先生,2000年他因在北京正式起訴江澤民、曾慶紅和羅幹鎮壓法輪功,而被秘密判刑五年,身心備受折磨。最近更升格為特級監視,不讓家人探望和通信。後期探望過他的人表示,朱柯明面容消瘦,形色呆滯。

【字幕:段巍(朱柯明生意伙伴)】

本來她媽媽想通過香港駐京辦事處,想求援,去了兩次。但香港政府辦公室那邊的辦公室負責人都說,我們聽中央政府的,我們不能決定,而且讓她媽別告,越告越厲害。

朱柯明作為原告非但未受到法律的保障,反而變為被告被秘密判刑。在中國,法律何在?公理又何在?

維護正義,也是維護您自己的生存空間。香港不能再沉默,世界不能再沉默。

(劉玉玲)如果大家都不講話,任著他去造謠誣蔑,任著他隨意地去迫害、去屠殺,那我覺得這個迫害還要持續很長的時間。對整個國家,對這個民族都沒有好處。

【音樂:為你而來】

面對暴力危險,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人啊,
你可知道全世界都說,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謊言!

(記者)以後應不應該抓法輪功學員?
(婷婷搖頭示意)
(記者)為甚麼?
(婷婷)他們都沒有做錯。

【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