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講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十日】自從看了師父發表的經文《快講》後,心裏有點急,我想不能老待在家裏了,一定要走出去證實大法,救度被謊言矇蔽的世人。老師這篇經文告訴了我們正法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要快點,抓緊時間。於是,我把家裏的活麻利幹完,帶上真相資料上了勞務市場。

我認識的一位姓趙的小伙子走到我面前對我說:「我們建築隊上還需要兩個小工。和我在一塊的那個人有事不去了,你去吧。」我說:「好啊,」就這樣我們坐上了出租車到了二十里以外的地方。說句老實話,出去打工並不是目的,希望有這個機會講大法真相讓人少受宣傳的矇騙。我心裏想,我所到之處一定要叫世人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於是我們邊幹活邊聊天。他們問我是甚麼地方人,姓甚麼,我都回答了他們,我想,你們提法輪功吧,你們要是了解了真相那才好呢。

不一會兒,有一人說:「昨天勞務市場上抓了一個人,聽說是認錯了人,抓錯了。」我心裏很清楚,講真相的機會來了,我說:「現在這個社會都亂到甚麼程度了,好壞都不分了,你看人家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就抓人家,打人家,把人家關在監獄裏,不讓人家講真話,看起來講真話都難哪。」話音剛落,這人就問:「大嫂,你學法輪功嗎?」我說:「我學,這麼好的功法,我為甚麼不學呢。」他說:「我一直想了解法輪功,就是找不到這樣的人,大嫂,我今天可碰上你了,太好了。您能給俺講一講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嗎?」我說:「好啊,你也許與法輪功有緣份呢。」

就這樣,他就問,我就答。我把師父為甚麼在末法時期傳出宇宙大法,以及天安門自焚案都是演的戲,都是假的,對「4.25」為甚麼法輪功學員去上訪、還有師父的生日問題等一一向他們作了解答。聽完後他們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回事呢!」「我以前也碰到過煉法輪功的,我還沒等學呢,就看見抓人了,嚇得我也不敢學了。」我說:「江XX一調查,法輪功學員比XX黨多了,他出於妒嫉心,給法輪功製造謠言,矇蔽人們。但是,不論他們怎麼給法輪功造謠,都永遠也矇騙不了我們這些真修學員,只能矇騙不明真相的人,這對人來講才是不公啊。」一個人說:「大嫂,你教我法輪功吧。我本來想明天回家(因為他們都是外地人),那明天我就不走了,再等兩天,兩天能學會嗎?」我說:「能。只要你真心學,一定能學會的。」

中午吃飯的時候,我拿給他們資料和真相圖片看,因為吃飯的屋子裏有十幾個人,其中有一個小伙子和一個看門的老大爺,這兩個人不相信法輪功,我一提法輪功,他倆就笑我。那小伙子說:「俺不聽,俺不聽。」看門老大爺對我說:「你可不要學,你要是學得入了迷,你就是精神病了。」我聽了他們的這番話,心裏並沒有急,便心平氣和地跟他們說:「大爺,你這樣說,我不怪你,要怪就只能怪江XX一夥,因為他們製造謠言騙你們,你們是受了謊言的危害。大爺,我向你說句真心話,我就是一個法輪功學員,而且是個老學員,你看我像是個精神病人嗎?」我邊說邊向他們發正念,清除在另外空間干擾他們的邪惡因素,於是那大爺說:「是嗎?」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來他有點相信的樣子。「江XX一夥為了給法輪功栽贓,都是從醫院裏拍了些鏡頭來誣陷法輪功的。」那老頭再點點頭。

我再抬頭看那小伙子,看著他有點高傲自大的樣子,我想:算了吧,他不相信,將來吃虧的是他自己,他愛怎麼看就怎麼看。我剛這麼一想,有一個人(這人是包工頭)對我說:「妹妹,你今天要是能把他說通了,(指著那小伙子)你就是這個(一豎大拇指)。」我問:「為甚麼?」包工頭說:「因為他是個XX黨員,又是個廠長,自己廠裏有一千多口子人,都等著他去說哩。」我一聽,這又是慈悲的師父利用常人的嘴在點化我,我心想:不能因為他不信我就不管了。我就說:「XX黨員?XX黨員更應該了解真相。兄弟,你得聽我說幾句。」他說:「俺不聽,俺想睡午覺。」「你就聽我說幾句,你再去睡覺也不晚哪!」我默發正念,清理他後天形成的觀念和思想業力。「我確實是為了你好,難道我就不想休息嗎?你知道我為甚麼要給你講真相呢?我是圖你個金子還是圖你個銀子?」於是,我給他講出了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造就了一切生命,頭腦中裝著宇宙大法不好的人處在一個很危險的境地上,我把師父的經文背給他聽:「告訴大家,中國大陸上所有發生的一切天災人禍,已經是針對那裏的眾生對大法犯下罪惡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大法堅不可摧》)那小伙子的眼光馬上轉向了我,我看得出他有點尊重我的樣子了,他開始提問題:

「那你們法輪功為甚麼攻擊政府呢?」我說:「法輪功沒有攻擊政府。到甚麼時候法輪功學員也不會攻擊政府。這麼好的功法,當權者卻進行誹謗,我們感到不公,才決定去政府上訪。只是向政府反映一下情況,說句真話,法輪功有百利而無一害,只不過要求政府給我們一個公開的煉功環境。再說,上訪也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不光是法輪功學員上訪,有多少下崗工人,他們沒法生活,去政府上訪,他們喊著口號『我要工作,我要吃飯』,難道這些不都是江XX一夥逼的嗎?」聽完後他們都齊聲說:「對對對,說得有道理。」注意到他們都是聚精會神地聽著,我接著說:「我師父還對我們學員這樣說:『我們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反對政府。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不能把人當成敵人。」我說完,那小伙子猛地抬頭問:「真的?你們的師父這麼寬宏大量啊!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啊,法輪功學員都和你一樣嗎?」「嗯,一樣的。不但一樣,而且他們都比我做得好呢。法輪功學員都很聽師父的話,都力爭在各種環境中做一個好人,做一個越來越好的人。」那小伙子連連點頭說:「嫂子,你真行,你厲害,您能把我們這些人都說通了,好樣的。」我說:「千萬不能這樣誇獎我。不是我行,都是因為從宇宙大法中得到的智慧,都是師父給的。」那些人都說:「看來這法輪功還得煉哩。」

當我再給他們資料看時,他們都接過去,認真看了起來。這時我便開玩笑地說:「哎,剛才你不是想睡覺嗎?怎麼不睡了?」他們說:「不睡了,俺就願意聽你講。」我心裏真的很高興,這些生命有救了。我還教他們煉功,其中有個人,兩中午的時間五套功法全部學會,我還送了他一本《轉法輪》。

在我打工的那個地方我共發了六盤影碟、五本書還有真相圖片,當我發給他們時他們都爭著要,他們說要給我錢買下來。我說:「一分錢我也不要。」他們說:「不要錢,要甚麼?」我說:「要你們那一顆對法輪功、對我師父尊敬的心。」他們說一定把這些真相材料帶回老家去。

就這樣,他們都想和我交朋友,「嫂子,跟你交個朋友吧?」我說:「好啊。」我半開玩笑地說:「交朋友不要緊,我可有個條件啊。」「甚麼條件你說吧!」我說:「你們必須記住法輪大法好,我就跟你們交朋友。」他們都異口同聲地回答:「好好好,俺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這些人當中其中有一個人這樣說:「嫂子,能跟你交上朋友,俺真是上了天堂了。」我聽後不知怎得流下了眼淚,他們問:「哎,嫂子,你哭甚麼呀?」「你們都知道了法輪大法好,我高興的。」我回答。

就這樣,一連在那裏幹了五天,當我回家後,想把這些事寫出來時,頭腦中反映出這麼一段話,「寫甚麼寫,你那點小事還值得寫嗎?」我知道一定是思想業力干擾,於是我發正念清除它,我就寫出來與同修分享一下。同修們走出來,行動起來吧!有多少有緣人想了解法輪功真相而找不到法輪功學員呢!有多少世人等我們去救度啊!

通過這幾天的事可以看出,有多少有緣人不知道法輪功真相而著急啊。多一個人了解真相,就多一個人支持法輪功,多一個人了解真相,世間的邪惡就早一天結束。同修們,不要再錯過機會了,要聽師父的話:快講。

講真相時,我自己有點體會,當我們把真相講好時,別人免不了誇獎幾句。我悟到自己千萬不要有顯示心和歡喜心,當這些執著心一出來時,講真相的效果就不好,所以要發正念清除掉,因為它不是咱自己,它干擾我們講真相。再就是一定要針對對方的不同情況不同執著去講,針對他們理解的高低去講,否則,你講出的話不能打動對方,我以前有過這樣的教訓。咱如果講出的話人家不願意聽時,都應該找一找自己個原因,是不是自己帶有甚麼執著心。

這是我個人的一點體悟,望同修以法為師,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