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幫助營救我的母親、吉林大學退休教授曾令文(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24日】我叫吳雪原,是美國的永久居民,現在在紐約州特羅伊市的蘭瑟李爾理工學院作博士後。

我的母親,曾令文女士,今年67歲,退休前是吉林大學的一位受人尊敬的物理學教授。母親為人心地善良,樂於助人。她工作勤勤懇懇,為了備好一堂課,她會查閱大量的參考文獻;為了獲取可靠的實驗數據,她常常在實驗室通宵達旦。她利用簡陋的實驗設備,帶領學生做出了許多有創意的工作,研究成果在國內外重要刊物上發表。她不僅關心學生們的學業,也關心他們的生活情況,因而受到學生們的愛戴和同事們的尊敬。

以前,母親身體一直不好,患有關節炎、骨質增生、心臟病、低血壓等多種疾病。為了重獲健康,她嘗試了許多種氣功,還自學了中醫針灸。然而,她的身體狀況並沒有得到根本性的好轉。1992年母親開始修煉法輪功。自那時以來,她以前所患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原來性情有些急躁的她也變得越來越平和。93年寒假我回家過春節,驚異地發現母親不再像以前那樣需要用兩個暖水袋圍在腰間以緩和腰部的疼痛。母親上樓梯甚至比我還快,而且不再像以往那樣氣喘吁吁了。而當我做錯事卻又無端地發脾氣時,母親卻只是笑瞇瞇的看著我,那微笑讓我看到了自己的錯並為此而羞愧。看到母親的變化,又讀了師父的書,我和先生先後開始學煉法輪功。

然而,在1999年7月20日,江氏政府開始公開地鎮壓法輪功。母親於7月21日、22日前往吉林省省政府和平請願。7月23日早上,當地的警察非法地拘捕了她,並於24日抄了她的家。他們將她關押在一個戒毒所整整一個半月的時間。在那裏,警察強迫她接受所謂的思想教育並強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有一次,6個警察輪番審訊她,不許她睡覺。一個高大而兇悍的警察甚至威脅她如不放棄法輪功,就給她判刑甚至槍斃她。母親心平氣和地對他說,「我們修煉人是生無所求,死不惜留的。」 母親的堅定、平和感染了警察,他們對母親的態度也緩和了許多。

99年9月4日母親被釋放回家。那時正值中秋節和國慶節前夕,也是當局認為的敏感時期。警察害怕我母親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於9月23日,再一次抓捕了母親,並把她監禁在八里堡拘留所。那是一個破舊的拘留所,由幾個大屋組成。一間僅能容納30人的大屋最多時關押了上百名法輪功學員。室內沒有床鋪,吃喝拉撒睡都在同一室內。雖是條件艱苦,學員們彼此關心,體貼,親如一家。市公安局的警察動用武力搶走一名學員的大法書,引發了3百多名被關押的學員絕食抗議對法輪功學員的不公正待遇。此舉在社會上引起震動。市局怕出問題,採取疏散的辦法,把我的母親和寫絕食聲明的學員轉移到先前的那個戒毒所監視居住。在那兒,她又被關押了一個半月。

被釋放之後,母親的電話被監聽。當地的警察,居委會和母親大學的領導仍然常常到家試圖說服她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母親告訴他們自己通過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受益的故事,用親身體驗讓他們知道那法輪功好。一些善良的警察被她的故事所感動,慢慢了解了法輪功的真實情況,隨後也就不再打擾她了。

然而,2002年2月9日,即中國農曆新年的前3天,當地的警察在江XX對法輪功學員「殺無赦」的命令下,再一次拘捕了母親,並且將她關押在一個洗腦班中,而且沒有通知任何家人。兩個月以後,我父親接到通知,得知母親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判2年勞教,現被關押在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動教養所第五大隊。我們一家人非常擔心她的現況。父親最近去勞教所探望母親,發現母親瘦了很多。我身處異鄉,既不能探望母親,也不能打電話給她,心中焦慮萬分。同時,我無法想像父親為此而承受的孤獨和焦慮。除了時時的擔憂,我的姐姐不得不從繁忙的工作和家務中抽空去勞教所探視母親或去照料年邁孤獨的父親。我們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就這樣在這場無理的迫害中失去了往日的快樂。

一次打電話問候父親,善良的父親在安慰我之後,長嘆道,「如果我們一家人的承受能夠使千千萬萬的家庭不需承受如此的痛苦,我的心也算有些安慰。」我落淚了。為父親的善良,更為千百萬因為信仰真善忍而正在遭受無理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庭的遭遇。我不能再沉默。在此,我呼籲美國政府,媒體,和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們,請關注在中國發生的這場迫害,請伸出援手,幫助我們營救我們的親人。我相信,每個正義之聲都會有幫助,聯合起來,我們能夠結束這場迫害。

附: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動教養所電話:86-431-5384310 轉第五大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