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穴市惡警折磨虐殺大法弟子的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21日】以下是湖北省武穴市有關人士突破層層封鎖查知的一些不法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更多詳情正在調查中。

趙子初:男,1951年出生,武穴市龍坪鎮人,只因學煉法輪大法,被惡警強行綁架到武穴市第一看守所和拘留所折磨。在監獄裏被惡警摧殘得骨瘦如柴。2001年7月惡警看見他連吐鮮血不止,才放他回家。最後他終因沒有恢復,離開了人世。

梅中全,男,孤寡老人,現年60歲,湖北武穴市余川鎮邢園村人,早年出家。1997年得大法。他為了把大法的真理傳播給其它廟的和尚,卻被公安局非法抄家(廟),沒收所有大法書籍與和尚證書。2001年11月8日,他踏進武穴公安局去要回大法書,結果被惡警強行關進武穴洗腦班。他為了證實自己的清白,多次絕食抗議,遭到「610」恐怖分子的欺侮和恐嚇。有一次,他正在打坐煉功時,突然闖進「610」恐怖分子和幹警(田鎮派出所指導員周青山)合夥施暴,也不管老人的生死,最後將他從床上拖到地下,但老人不怨不恨,心懷真善忍。又一次同室一功友遭管教陳藕生折磨,出於老人的慈悲,看在眼裏,心中難受,就勸了兩句,竟也遭毒打一頓。由於長期關押和折磨,又無換洗衣物,加上伙食極差,梅和尚健壯的身體一天天衰弱,最後終於病倒在床上。同室功友多次向管教反映,管教還說他是裝病。大法弟子梅中全經過8個多月的摧殘,也沒有動搖他對大法的堅定正念。最後公安610系統惡徒見梅死也不放棄信仰,便使出更歹毒的詭計:當他同室功友的面說釋放,暗地卻將他轉入另一秘密地方進一步迫害,直到19天後,他含冤離去。

崔荷榮:女,1951年5月生,蔡祖(刊江辦事處余強村)人,2002年9月28日,國安、刊江派出所、大隊幹部一共7、8個人將她強行綁架上車,送到洗腦班,無任何理由、手續。當時她連鞋都沒穿。

吳韋華:女1956年生,武穴人,9月.27夜被國安徐學文一夥強行綁至洗腦班。

廖保珍:女,1951年生,武穴人,9.27在家看電視被國安徐學文一夥七人綁架至洗腦班。

夏廣良:男,1973年生,在武穴祥雲集團公司質檢科上班。2001年12月在梅川松陽白天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由於壞人舉報,在乘車回武穴途中被梅川派出所惡警綁架,並交由國安黃聞朝威逼欺騙送進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一個月,同時家裏及公司宿舍被抄。在看守所他因堅持煉功幾乎天天挨打,家人被惡警勒索幾千元並以工作擔保才被釋放。其後公司在2002年3月才安排他上班,中間幾個月工資及年底獎金全被扣發。上班後公司保衛科派人監視盯梢,甚至搜包抄房,休假要事先報告等各類人身限制。2002年9月27日夜10點多保衛科李必壽與田鎮派出所、國安黃聞潮上下內外勾結,以談話詢問為由,將他綁架至行政拘留所洗腦班至今。

方天明,男,1967年出生,武穴師範教師,老家位於武穴余川石水村六組。89年畢業於湖北大學數學系,理學學士學位,畢業後一直在武穴師範學校從事數學教學工作。期間教過中師、中專、大專(教了三年)、高中。95年被評為數學專業中級講師,教學受到歷屆學生一致好評,97年得法。大法被迫害後,方老師多次出來證實大法,揭穿邪惡謊言。2002年12月25日,武穴師範副校長幹小平,夥同刊江派出所董老二等三人將方老師騙至崔家山行政拘留所,並強加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擾亂社會公共秩序」,實際上是騙至那兒辦的所謂「法制教育班」(洗腦班)強化洗腦。方老師堅修大法心不動,被邪惡之徒視為眼中釘,於2001年農曆正月十六日被轉移到武穴市第一看守所,在那裏惡警對方老師實施進一步的迫害,將方老師與刑事犯同關一室,強迫穿囚衣,與家人會見時還要戴上手銬等。大約2001年4月8日,又將方老師從武穴第一看守所轉移到崔家山洗腦班,繼續對方老師強化洗腦,在那裏方老師與其他同修一起抗議非法長期關押,絕食抗議,於2001年5月15日釋放,這一次共被非法關押142天。在這期間,武穴師範副校長張在全(管財務)非法扣除方老師1000元工資,並未經本人或家屬同意就以交伙食費為名將其中的500元交給行政拘留所所長張普文。方老師回家後休息幾天,身體稍有恢復,就要求校方安排工作,可武穴師範一直不給予安排,直到2001年9月才安排每週4節中專數學課,工作量明顯不夠。

2002年9月28日,刊江派出所與武穴610辦公室饒副局長、姚隊長等一夥共十幾個人,協迫武穴師範學工處,一進屋沒談幾句話,吳所長便逼迫他放棄修煉,方老師義正辭嚴地抗議吳所長等人違犯憲法的舉動。此時完全失去理智的吳所長又直接下達綁架指令,眾惡警蜂擁而上將方老師雙手反銬,往車上抬,一出學工處門口,方老師高喊:「法輪大法好」……這一吶喊聲直震得邪惡之徒心驚肉跳。邪惡之徒惱羞成怒,用肘關節死死地勒住方老師的咽喉,企圖窒息方老師,可方老師依然使出全身力氣高聲喊「惡警綁架大法弟子」。在車上,刊江派出所一個年齡約22歲戴眼鏡的警察又將銬緊的手銬猛捏一把,痛得人直鑽心,直到將方老師關進設在崔家山行政拘留所內的洗腦班後,才將手銬鬆開。方老師雙手被刑具所傷,雙手發麻,勒痕深陷,過了許多天身體才慢慢恢復。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行政拘留所內。

李旗國:男,出生於1962年3月,武穴市梅川鎮李雲二村人,做手藝。1996年得大法(得法前身患乙肝等多種疾病,現康復)。2000年2月被兩路派出所以找談話為名騙至拘留所關押15天逼交500元錢。2000年10月又被抓,惡警刑訊逼供後將他關進武穴看守所3個月,期間不准家人會見。派出所與國安黃文潮內外勾結,唆使刑事犯折磨他,還哄騙其家屬交5000多元。他家至今債務累累,兒女失學。2002年8月梅川派出所以「懷疑」為由,深夜陳安明之姪兒陳副所長帶領10多名幹警將他強行綁架,並拳打腳踢,致使他全身青腫,後又把他強行關進武穴市洗腦班,至今已有兩個多月,還在關押之中。

徐東升:男,1956年12月生,武穴市余川鎮太平鄉人。99年太平派出所李警察、劉警察和張警察無故把他內弟結婚所用放在他家的音響強搶去了。2002年3月,他不在家,他妻子和他兒子(12歲)睡在床上,七、八個人砸破他家大門、窗戶,闖了進來。在他家樓上樓下,箱、櫃到處翻個底朝天,有鎖的,沒鎖的亂撬,見甚麼沒有才罷休。2002年8月,他在梅川買白石板,搭車回家時,被彭、葉兩警察(余川派出所)強行綁架至洗腦班,其罪名是誣陷他「串聯」。

胡石榴,女,1970年5月生,梅川鎮李雲二村人(戶口:國營萬丈湖農場分場一分隊)。1999年7月26日因不交《轉法輪》被十堰發動機公安科強行停止工作。99年10月到北京上訪被十堰看守所關押近一個月。2000年10月因貼法輪大法真相傳單被武穴看守所關押,騙交保證金2000元。身份證被兩路派出所沒收。2002年8月20日夜10點半,無故被梅川派出所陳所長及十來個惡警從睡床上綁架至洗腦班。當時她睡在床上,大熱天沒穿長褲。警察就砸門,十幾惡警把門鎖砸壞後闖進來,打亮燈,用電筒直往她身上照五六分鐘(沒穿長褲,只穿內衣褲頭),梅川派出所一惡警還把她身上僅有的上衣從腋下撕到下衣擺!陳所長(男)把她腰搜摸個遍,真是流氓。還不許她喊叫,對她頭大打出手,打得她鼻血直流。惡警還卡著她的喉嚨,留下一道道紫淤血。在梅川派出所,惡警揪著她的頭髮往牆上撞,使她頭昏達半月之久,惡警甚至用擦汽車抹布擦她鼻血怕別人知道。

胡愛珍,女,1961年10月生,梅川鎮李雲二村人。2000年10月撒真相傳單被非法關進看守所一個多月。2002年8月20日晚上12點鐘,一群惡警砸開家中大門,強行綁架至洗腦班。

陳國珍,女,1962年9月生,武穴市銀行職工,老家梅川兩路鎮張思濟大隊上榜垸,現住武穴市城西大世界。戶口所在地:武穴市龍潭派出所。1999年11月到北京證實法被非法關押15天。2000年4月在外煉功證實法被強行綁架到拘留所,以後的日子一直到2001年底,在看守所、洗腦班、獅子山勞教所、沙洋勞改農場裏度過。2002年正月初八,到市公安局長岳陽家講真相證實法被非法抓到市洗腦班關押至今。曾經受過的傷害:2001年在沙洋三次遭受「背寶劍」酷刑,兩次被電棍擊打,強行不准睡覺、上廁所,蹲站長達5、6個小時。2002年8月因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被兩次拖去強行灌食。

毛秀英,女,1965年2月生,花橋鎮毛仁山村人。現住武穴余川鎮松山嘴街。2000年8月因上訪被拘留。因絕食抗議被崔家山拘留所所長張普文用老虎鉗將咽喉鑿傷。2001年因撒傳單被關第一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勞教1年。2001年4月份在一看守所受盡折磨,身上被惡警踩得青一塊、紫一塊,惡警徐學文把她從床上拖到地下,頭撞起一個大包。2001年在龍感湖被欺騙送黃梅十里鋪拘留所,4天後,被余川派出所接回,由武穴市公安局再次送入武昌獅子山勞教所。當天,在武昌被電棍毒打到麻木失去知覺。2001年6月25日轉到沙洋勞教所。2002年2月份因撒傳單被送到洗腦班關押至今,被灌過食,毒打過。

徐淑君:女,武穴市,2002年9月26日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抓到行政拘留所至今。

蔡素珍:女,武穴市,2002年9月26日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抓到市第一看守所。

唐志軍:男,1974年5月生,武穴市多菱股份有限公司職工,現已被非法開除。受迫害情況:1999年在壩上煉功被非法拘留。2000年他在電力村口煉功被非法拘留超15天,多菱公司藉此為由將他非法開除工作,他的身份證也被強迫沒收。2000年6月下旬,在昌平被當地幹部用電棍、大棒毒打。7月上旬在武穴看守所被廬佳等惡警毒打、侮辱。9月下旬被非法判勞教1年。2002年3月16日在同事家幫忙搬家時,被610陳惡警、徐學文一夥在多菱公司保衛科長胡樹鳴的帶領下強行綁架至洗腦班。徐學文沒有出示工作證而把姓陳的工作證拿出來一晃說他姓胡等等,要強行帶他走,他不依,惡警徐學文叫他撞牆自殺就放他。唐志軍拒絕,過後惡警陷害他說他要自殺。在洗腦班裏惡警用灌食摧殘他,熱天把他放在一個朝西曬的房子裏烤。

董國水:男,1962年生於武穴石佛寺鎮連湖董伍房垸,於1998年2月3日得大法,身體非常健康。但在2000年3月19日進京上訪被當地派出所張、夏指導員帶回崔家山拘留所後,被張普文與桂班長進行灌食摧殘,關押長達六個月之久。於2000年12月19日再次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警察把他的肋骨打斷一根,送到懷柔看守所,被那裏的警察毆打,後被武穴公安局的黃文潮帶回關押。2001年4月石佛寺派出所把他家房子砸了,並把他的弟弟帶到派出所銬了一天,弟媳被逼得喝了農藥。2001年4月25日被非法判勞教18個月,釋教回家後不久,於2002年4月25日又被綁架至洗腦班,此次綁架是鎮政法委董新年、連湖村書記董清奇夥同派出所幹的。他至今還在受迫害。管教人員陳藕生借灌食對他用刑進行迫害。自99年7.20以來前後被非法關押長達29個月。

范成剛,男,1954年3月出生於武穴市萬丈湖農場三隊。2001年正月到天安門喊「法輪大法好」被關進北京公安局燕山分局的東風派出所,在那裏惡警用幾根電棍同時電他,用電椅折磨他,注射迷魂藥,戴「迷魂帽」,打昏過去後用冷水潑醒,然後繼續殘酷迫害,還用煙熏他。他受盡各種折磨,最後被當地公安局帶回關進洗腦班,惡警徐學文搶走了他身上的350元錢,另要他交伙食費400元,沒出任何收據。直到端午節他才被釋放。2002年9月30日,他準備到廣州看重病的大兒子,萬丈湖農場的派出所胡所長、鄧指導又強行將他綁架至洗腦班。

蘇玉亮,男,60歲,武穴市中醫院工作,被邪惡公安在單位強行綁架到洗腦班。他被釋放時,戴著氧氣包,被用擔架抬出去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