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像片:真理和正義不可戰勝

——李進宇和林慎立的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5日】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Real低清晰度在線觀看(18分46秒)下載觀看(4.7MB)-
Real高清晰度在線觀看(18分46秒)下載觀看(30.3MB)分段下載

(旁白)加拿大的蒙特利爾是一座充滿浪漫與藝術氣息的城市,在這個繁華世界的一角,李進宇,一個來自中國上海的畫家,正沉浸在自己心愛的藝術天地中。林慎立,李進宇的丈夫,今年年初來到加拿大與妻子團聚。在蒙特利爾的小家裏,兩個人的日子快樂而溫馨,可有誰會想到這對夫妻曾是牽動千萬加拿大人心的新聞人物。2002年2月24日,在蒙特利爾的多瓦爾機場,李進宇終於見到了與她分離了兩年多的丈夫,當眾多記者們紛紛湧上前來採訪時,人們不禁要問,究竟發生了怎樣的悲歡離合,使他們成為如此眾多媒體關注的焦點。

(字幕)真理和正義是不可戰勝的
──李進宇和林慎立的故事

(旁白)自幼喜愛繪畫的李進宇,畢業於上海工藝美術學校。1989年李進宇來到加拿大留學。沉浸在西方藝術的氛圍裏,李進宇發現古老東方文化的精神內涵依舊令她魂牽夢縈。1995年3月,她回國採風,從雲南一路西行到西藏走了近四個月,在那裏生活的人們深深地觸動了她。

(李)我發現人吧,你不管他是在甚麼樣的生活環境中生活,人心裏邊都有一種最本能的一種追求,但那種追求是甚麼呢,我就是那一圈走下來我都沒有完全弄明白。

(旁白)1997年,李進宇突然病倒,半年不能起床,不得不中止在康克地亞大學的學業,生活陷入了困境。97年夏天朋友向她介紹了法輪功,修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她就恢復了健康,而人那種本能的追求是甚麼,這個很久以來令她困惑的問題,也終於從《轉法輪》中得到了答案。

(旁白)97年底,李進宇回到上海,在那裏與林慎立相識。從相知到相愛,使兩顆心走到了一起,1999年3月他們在上海結婚。之後,李進宇回到加拿大為林慎立辦理移民手續。可是他們哪裏想到,等待他們的是一場血雨腥風生離死別的考驗。那是1999年7月20日。

(李)那真是突然的一夜之間,中國開始鎮壓法輪功,新聞媒體、報紙、廣播、電視一派都是攻擊誣蔑
的那種言論、那種話,簡直使人不堪入耳。

(旁白)99年10月,李進宇辦好了林慎立的移民申請,回到上海。

(李)一路回到家,我一看那個家,根本就不是家的樣子了,那門口日日夜24小時兩個警察守在門口,他吃在我家門口,睡在我家門口,弄個躺椅躺在門口。隨著新聞媒體每天大量廣播對法輪功誣蔑的那些言辭,周圍的老百姓漸漸的看我們的眼光也會帶出不理解的懷疑的那種眼光。所有的法輪功學員沒有地方去說話。所以我們就想到了應該去北京上訪。

(林)我當初去北京上訪的時候,主要是想告訴政府一個真相。希望政府能夠糾正這個錯誤的決定。這也是一個公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

(李)其實我們知道如果我們去上訪會面臨更大的危險,因為當時全國各地抓人越來越厲害了。當時,大林就跟我說了:我們把自己的一生都交出去,為了真理,我們願意付出。

(旁白)99年12月21日清晨,李進宇和林慎立,這對新婚夫婦帶著簡單的行李踏上了北去的列車。

(李)到了信訪辦,當時的信訪辦成了抓人辦,我們還沒有來得及把我們想說的話說出來,我們就被抓了。
(旁白)48小時後李進宇被強行驅逐,送回加拿大,林慎立被送到拘留所。臨別時,警察只給了他們5分鐘的時間見面。

(李)其實我跟我先生都沒有多說話,我們都明白我們自己在做甚麼。

(旁白)林慎立被關押17天之後釋放。十幾天後,2000年1月24日,又因為在「敬請並敦促政府與法輪功學員和平對話」的呼籲信上簽名,被判一年半勞教。得到消息後,李進宇到渥太華的中國大使館申請回國簽證。

(李)隔了大概一個多月,他把我的護照寄回來了,甚麼理由都沒有給,它就是不批。光收了我六十幾塊錢的簽證費。

(旁白)李進宇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丈夫就這樣開始了長達2年整整730天的惡夢…

(林)被送到勞教所以後,警察利用犯人打我,犯人打我的目的主要是逼著我寫保證書,我不肯寫,他就對我拳打腳踢的,甚至他每天都打我,他說:「打不死你,也要扒掉你兩層皮」。我非常奇怪,犯人怎麼有那麼大的膽子,敢這麼隨便打罵。後來我聽人說,他們打了人是有獎勵的,後來我也親眼看到,打我的那個組長他被提前釋放了。

(李)沒有辦法跟他聯連絡,我每天看網上的消息啊,我會想…他會怎麼樣。

(林)我進去以後,每天就叫我坐一個小板凳。我們房間一共有4個人,三個罪犯在旁邊看著我,每天從早上7點鐘左右,坐到晚上9點,坐的過程當中,他不允許你站起來,不允許你說話,每天坐那麼長時間就非常難受。因為他就坐那點面積,就只有那麼寬,一尺長,六寸寬,那高大概也就是一尺。那個臀部磨出的血水泡,不斷的潰爛,腰酸背痛的,非常的難熬,但是每天你還得坐。所以那個時候真是一分一秒熬過來的。

(旁白)在遠隔千山萬水的加拿大,李進宇在法輪功學員的幫助下,開始了曠日持久的營救。在渥太華,在蒙特利爾,在多倫多,在溫哥華…人們開始知道了發生在中國的鎮壓,知道了林慎立。

(林)然後每天就參加他們的勞動,從早上星星和月亮還有的時候就起來了,然後晚上回來的時候也是頂著星星和月亮。所以每天勞動的時間都是達到十二,十三個小時以上,由於長時間超時超負荷勞動,我那時候人一下受不了,胸背和臀部大面積出現血水泡,每天睡覺脫衣服的時候,那個衣服和肉全部黏在一起,所以被帶動以後,那個前胸後背,就活生生的在身上撕下一片皮肉下來一樣,就那種感覺。所以那時候非常的疼痛,非常鑽心的疼痛,人也無法睡覺。兩個手磨出的血水泡就開始爛,那個每天做的時候等於在上刑法一樣的。

(李)我擔心他還不僅是他肉體上受的這些折磨,我最擔心的還是那種精神上的對人的摧殘,因為那種東西是更可怕的。他們那種洗腦啊還有用盡的那種所有的辦法,都是要把一個人扭曲,把一個人的精神徹底的打垮。

(林)在那個裏面每天都非常難熬的情況下,在那麼嚴酷的迫害下,我真的非常希望見一見家裏的親人,因為我也想有人來安慰安慰我,我希望家裏的人能共同為我承擔一點,以便我能挺過那麼一種難熬的時刻。但是沒有,他們從來都沒有允許我家裏人來探望我。
(李)沒有辦法寫信給他,寫去的信就像石沉大海。

(林)我進去以後,我從來就沒有收到我妻子的信。但是我後來我知道,我妻子給我寫過很多信,而且,我妻子還通過國際紅十字會寄信給我,但是我一封都沒收到。

(旁白)營救林慎立,牽動萬人心,也牽動了整個加拿大社會。大赦國際加拿大總書記阿里可斯。尼夫說,林慎立的案子是中國對法輪功嚴酷迫害的典型案例。

(李)那麼我直接接觸的呢,就是有很多人直接給我回信。這裏面有很多加拿大的國會議員,還有很多各大學的教授,還有社會上各個階層的好多的人。在這個過程中,我面臨了很多的困難。我的英語法語都不是特別好,然後我也不善於跟社會,跟人交往,但是我就是覺得這個事情需要讓更多的人明白在中國發生了甚麼。

(旁白)而身在勞改營的林慎立,對正發生在外面的營救活動卻是一無所知。三個犯人整天寸步不離的監視著他,沒有任何自由及做人的尊嚴,時時刻刻都在承受著肉體與精神上的折磨。勞改營,這個中國特有的法律與專制的畸形機構也從不放過任何一個折磨和摧毀人意志的機會,殘酷地戲弄、探試著人的極限。2001年7月22日,林慎立勞教一年半到期的前一天。

(李)家裏都準備好了,他姐就準備好了車去接他,然後我們這邊呢,加拿大這邊移民部都準備好了一個特許簽證,就是等他一出來馬上接他來加拿大。然後我也是覺得,哎呀,我終於能和我先生見面了。

(林)公安警察來跟我宣布延期,加了半年。他在我臨要走的那個前一天來宣布,你知道對我的打擊有多大。因為我毫無思想準備,我在忙著準備我回家的打算,和整理行李,他突然來宣布,我當時真的受不了。而且他還叫我,他說你在上面簽字,我當時跟他說,我說你沒有任何理由延長我半年,我說我絕對不會簽字的。

(李)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到中國大使館前靜坐,絕食,抗議。

(旁白)許多普普通通的加拿大人都在關心著林慎立的命運。國會議員艾文。考特勒先生在發言中呼籲中國政府釋放林慎立,遵守自己的法律、保護基本自由。國會議員思考特。瑞德說:「能夠為幫助李進宇呼籲營救林慎立中盡一份力量,我感到非常驕傲和榮幸。」

(旁白)與此同時,中國黑龍江省長林子、萬家、瀋陽馬三家等許多勞教所發生多起超期關押,以及酷刑折磨致死法輪功學員事件。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開始更加廣泛深入的向全社會呼籲停止迫害。2001年10月,在加拿大總理去中國參加亞太經合會議之前,有十萬來自社會各階層人民的簽名送到總理府。

(旁白)2002年1月22日,兩年期滿的前一天,勞教所警察又一次故伎重演。

(林)他說其實從這裏把你從這裏放出去以後,再轉個地方,關三年,他說這是很正常的。他給我這樣講的話,明顯給我感覺對我又進行一種威脅,在精神上施加壓力。當時我跟他講得很清楚,我說:「沒問題,我說我的衣服都準備好了」。釋放我的那一天,他把我帶到外面,我都以為他會再把我轉一個地方關我。

(旁白)730天的惡夢終於結束了,江蘇大豐勞改營無條件釋放林慎立。

(李)當時呢,我就想趕緊把這個消息告訴大家吧,可是就有朋友提醒我了,說:他現在人還在人家手裏,還在中國,中國的那個警察那甚麼事都做得出來。然後我心裏就開始七上八下的。但是後來哪,我反覆想來想去就明白了一個理。就是這個邪惡的東西,你看它很兇惡,它其實像一個紙老虎。不是說我們怕他,它就會收斂的,不是這麼回事。

(旁白)在辦理護照時,上海市公安局出境處又一次要挾林慎立。

(林)他說,你這個護照我們可以給你,也可以不給你,我們考慮你年紀大了,夫妻分開兩地,政府出於人道決定還是給你。當時我就問他,我說,你能不能講一講『可以不給我』的理由嗎?他說,這個嘛我們就不要再展開了,就不要談了,你自己想一想嘛就知道了。我說,修煉法輪功沒有錯,把我關到勞教所裏去那是政府做錯了。

(旁白)直到上飛機,林慎立一直受到這種「人道」的特殊關照。

(林)我出關時,他們早就在那裏等著了,後來就有一封我被關押的文件被他們搜出來了,他要拿走,我說這東西是我的,你為甚麼把它拿走。他說,這個東西我們有規定不能拿出去的,我說我根本不要這個東西,是你們硬要塞給我的,硬要強加給我的,現在你怎麼又要把它拿回去呢?

(旁白)林慎立人還未到加拿大,新華社就發表文章說:林慎立受到人道主義關照。2月25日中國大使館加拿大網站發表談話說:林慎立來加拿大後將做甚麼,我們正拭目以待。

(旁白)林慎立終於踏上了自由的土地,面對這麼多素不相識,卻頃力相助的人們,感謝兩個字早已經超出他原有的內涵…

(林)我非常感謝加拿大政府和人民對我的幫助和支持,對我的幫助。而且我還想講,像我這樣的情況,在國內還有很多的,我今天雖然出來了,我看到你們很高興,可以和大家在一起相聚,但是還有很多的法輪功的修煉者在國內還受到政治迫害和鎮壓。

(李)感謝加拿大!感謝加拿大!

(旁白)記者問他:從監獄裏出來後的第一個念頭是甚麼時,林慎立這樣回答:

(林)真善忍是宇宙的真理,她是不可戰勝的,正義必將會得到伸張,我出來也是肯定的。邪惡的東西總是站不住腳的,它總有一天會被徹底鏟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