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講真相實錄(四):向大陸某副書記的家人勸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5日】

「喂,您好。請問XX副書記在嗎?」我說。
「他不在。」接電話的是一位女士。

「請問您是她的夫人嗎?」我問。
「對。」

「您好,我是海外華人,我打的是國際電話。是這樣子的,我聽說有一些法輪功學員在xx勞教所被以一些不人道的方式對待,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事?」我不先定罪,只用假設的口氣,和緩地讓對方知道我們知道有這樣的事。

看她沒急著反駁,我又接著說:「聽說在XX勞教所,也就是您先生xx先生擔任副書記的那個勞教所,現在有一個轉化大隊,專門用一些不人道的方式來對待法輪功學員,他們……」我把那個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一一講給那個太太聽。

「在海外的我們,聽到這樣的事情,實在覺得非常非常痛心啊。」我長長一嘆,然後話鋒一轉:

「據我所知,目前在全世界各地有六十多個國家的人在學煉法輪功,許多人都因為學煉了法輪功,而在身心方面起到很好的提升作用,許多國家的政府,都因為法輪功對他們國家的人民起到人心向善的作用、進而達到社會淨化的功效,因此褒獎法輪功。唯有在我們的祖國,這一兩年來,明明人人也都知道法輪功好,但官方人員卻因為莫名的因素,不斷地無理打壓法輪功學員,殘酷地迫害法輪功學員。」

「哎,你們在國內的訊息可能不是那麼流通,」我嘆了口氣:「據我們所知,也是全世界各國都在注目、痛心著的是,目前因學煉法輪功而被無故關押、在獄中受盡凌虐的已有五萬多個人,而被凌虐致死的已有五百多人。」

「世界各國的人得知大陸勞教所、洗腦班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事實,都感到十分的震驚、也很痛心。這件事在國際間已經成為一件人盡皆知的醜聞。只有國內的人,因為消息一向被重重封鎖,還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聽她沒作聲,我又繼續說下去:「還有一件事,我想你們也不太會能知道這些,因為我們在國外消息比較通達,所以就順便告訴您。」

「據我所聞,其實現在大陸高層人士對於法輪功的政策已有很大的分歧,許多高幹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也都再也看不下去不法之徒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了,唯有江XX還在一意孤行地執意要打壓法輪功。」

接下來我說到她先生:「我其實不曉得xx副書記是不是真的如我所聞的,參與了不人道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但無論如何,我其實是真的很替他擔心呀。」

「就如我剛才所說的,法輪功的真相已被廣大的國際間人士所悉。如果有一天,法輪功真的平反了,如您先生這樣的人,是不是會首當其衝,最先成為舉世共憤的罪人呢?包括您先生在內的這些執法人員的所做的每一件不人道的事情,可是已被白紙黑字記在紙上,舉世皆知了!所以素未謀面的我,也才能知道關於您先生的那麼多事,千里迢迢地打電話想提醒他呀!」

「還有,我們中國人常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如果xx副書記真的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參與了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情,那麼他往後不是將會承受巨大的果報嗎?不是在把他自己的生命推向絕境嗎?」

「我之所以打這個長途電話來,是為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性命安危而擔憂,也為您先生xx副書記未來的命運、處境而深深擔憂呀!」

「煩請您把我剛才所說的話轉告給XX副書記,請他無論以前有沒有真如我所聞的,參與這件不人道的事情,都希望他日後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能儘量善待法輪功學員。這也是在為他自己往後的生命處境,定下一個決定性的位置啊!」

我終於把一大串話講完了;國際電話,總是嗡嗡的,我不太能確定她是不是還在線上。

空氣凝結了幾秒。

我想她可能早掛了吧?我會不會對著空氣講了太久?

正當我這麼想時,電話那頭傳來了那位夫人出乎我意料的回應:「謝謝你的好意!」

她的語調是溫和的、感激的;感覺得出來,這麼一大串話,她是真的聽進去了。

後來又打了幾次電話,也是用這樣子的方式,竟再也沒有被掛斷電話了,幾乎每通電話,都講了好些時間,而電話那端的人,大多都靜靜地聽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