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日記:買手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4日】2002年10月1日 星期二 天氣(晴)

這兩天,好像又過了一個大關。上週五晚上,我跟先生說,我要買手機,可不可以用一下你的銀行卡(因為商家不接受我持有的那種銀行卡)。這已經是我第四五次提到買手機的事了,因為我認為我需要手機,上網佔線經常使電話打進打出都不方便;而且我用自己打工掙的錢,除去負擔家庭生活之外的部份付所需的費用,也並不貴。第一次提時他很堅決地不同意,上一次提時說買就買吧,而這一次問他可不可以用他的銀行卡時,他說不行!

其實,我已經跟一個朋友說好,用他的信用卡買,然而我覺得有點彆扭,任何一個朋友都可以幫我做的事,為甚麼丈夫倒不可以?雖然他有時候很彆扭,但是他上次嘴裏已經說了不反對,應該沒有甚麼問題吧!另外,我覺得即使他不同意,我也不會太往心裏去,要試一試,然而他竟然又堅決地不同意。聽了他說的那些話,我覺得有必要跟他講明白一些事情,很久以來就一直想跟他說的話,我覺得讓他明白這些對他是有好處的。我平靜地說:「很久以前,我認為我的錢是我的,你的錢也是我的(事實上我覺得我們是相愛的、親密的一體);後來,我覺得我的錢是我的,你的錢是你的;現在,我明白了原來你認為你的錢是你的,我的錢也是你的。」

在我們的婚姻生活中,在金錢和物質上我對丈夫的要求真的是很少很少,他們家在農村,我體諒他父母生活的不易,在結婚時一分錢也沒向他的父母要,而且把他母親曾給我的200元錢的見面禮轉手就送給他弟弟作上學所需的費用。我們沒有舉行婚禮,花了幾百元去北戴河作了一次普通的旅遊,甚至沒有帶照相機,在北戴河海灘有人招攬生意,問我們要不要照相時,也被丈夫一口回絕,因為他不喜歡別人上趕著要為他服務。

凡此種種,在現在的年代裏,很多女人會覺得像天方夜譚,然而除了照相的那一次使我越想越委屈而噘了一天嘴,其它的種種,都是我自己主動的、願意的,因為我認為我愛的是他,到現在我也不後悔我的所作所為。婚後,我從來沒有在經濟上給他任何的壓力,在他將沒有主要收入的時候,主動提出多承擔家庭支出的費用,我認為這些都是作為家庭一員而應該的,然而他卻絲毫看不到我在這個方面做得好,還認為我應該做得更好。

感受不到一個丈夫對妻子的關懷,感受到他的自私,於是我第一次向他講起上述這些不被他重視的、已被他忘記的陳年舊事。我的初衷是讓他明白這種觀念和行為是自私、不對的,明白這些會對他好,如果不是為了對他好的目的,而只是發洩心中的怨氣,我寧願把它們壓下去,再通過學法化解掉。然而說著說著,禁不住心中的委屈和怨恨絲絲縷縷地湧了上來。再看先生,一付滿不在乎、嬉皮笑臉的樣子,似乎根本不關心我說的那些和我的感受,只關心我是否還願意付我將要多承擔的那部份家庭生活費用……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和聽到的他的反應!

在最近一年多的時間裏,隨著我的修煉,我們的家庭裏,已經形成了這樣一種共識和氛圍,就是不管誰不對,不能用生氣的指責的態度說別人,否則說人的人也不對,所謂說話要好好說。

最後,他問我,你剛才是心平氣和說的話嗎?

我知道我不是心平氣和說的話,儘管我很克制!

在那個「巨大」的事件發生後,丈夫一直在觀察我的反應,感受我的態度。開始我是彆扭的,儘管我努力克制,但那個不平的心不時冒出來影響我的言行。

在那兩天的大部份時間,我的心裏做著鬥爭,一方面我的不平和怨恨時不時會湧上來,另一方面,我很快意識到那是不對的……

突然在某一個時間,當我又想起這件事,一個念頭瞬間出現:我的怨恨和不平,為的是自己!──當為自己時,才會感到怨恨和不平。

這個念頭不斷在我的不平湧出後隨即出現,並一次比一次清晰,讓我每一次都覺得這個怨恨和不平沒有意思、沒有意義。

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佛性無漏.精進要旨》)
說實話,以前,我習慣於以惡制惡,像常人社會的許多人一樣。你罵我,我就罵你;你打我,我就打你,即使我不是一個打人罵人的惡主兒,但思維方式是一樣的,那時別人對我不好時,我決想不到要對他好。現在修煉時間不短了,但是,在每一次遇到別人對自己不好時,出言不遜時,要做到不生氣,不以同樣的方式對待,通常都使我費了不少的心力。為甚麼?我想,因為有我的私阻在那裏。自私使人盲目和沒有智慧,除了陷於其中或喜或悲外,看不到真正解決問題的好的途徑。

在一遍一遍地認識到自己的不平是因為自私後,我開始能夠想像一些在這種情況下不自私是甚麼狀態:我不會失去平衡,心應該依然是完整、平和、充滿慈悲,我應該馬上從丈夫的角度去想一想他的壓力,自己沒做好的地方,道理該講要講,但要完全以為別人好的目的,而不摻雜自己的私心和不平。

我突然明白了,我對自己說,我確實要過這一關,看看自己的那些自私的心不都冒出來了嗎。沒有這一難,那些私心還都在身上藏著呢!

當我從心裏意識到自己的私時,我對丈夫的不滿消失了。我意識到自己離師父所講過的,作為一個女人,她應有的溫柔的境界還差得很多。這樣,一下子我的言行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那樣做時,我不斷地想到我的愛應該是無私的,那是師父所講的慈悲的境界。我的心變得大了許多,那種巨大的包容的感受使我感慨。

雖然我沒有為了甚麼而去那樣做,而是意識到作為一個無私的好人就應該那麼做,然而在一天之內,丈夫的戾氣就被溶化掉了,溫柔地對我說:「手機,你要買就買吧,銀行卡要用就用吧。」

然後,我們又說了一些話,他就問我,為甚麼你的態度變得很快呢?我說因為我意識到了自己的自私,覺得那樣沒意思。我說兩個人因為利益的不同、觀點的不同而發生爭執都是自私的表現。他說人不就是自私的嗎?我說不一定,修煉人就要逐漸做到無私。他說他並不是在錢上對我要求太多,我說,如果真的需要,只要我有,你要多少錢我都不會吝惜,(修煉人的境界,他對生命的愛護,是可以達到為眾生而付出生命的境界的,在那種境界中錢算甚麼呢?)但是你原來的那個態度,至少前兩天是這樣,讓我難過。唉!我真的要精進才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