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邊的大法弟子們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3日】
(一)

師尊在法中多次談到小弟子,我也在網上交流文章中讀到許多精進小弟子的故事,在這裏我要講給大家的是我身邊的小弟子的故事。

這個小弟子現在已經上初中了。99年7-20前跟媽媽學法煉功,有時也去煉功點集體學法煉功。7-20後,媽媽有時不精進,其他大法弟子拿來真相粘貼,媽媽不做,她就自己去做。一次被班主任看見,班主任沒說她,而是把有怕心的媽媽找去了。上一學期期末,班主任把她叫到辦公室,針對法輪功發生了辯論,這位小弟子據理力爭,最後老師無話可說,扔下一句話:這次考試如你考不好,我全怪法輪功。這位小弟子平時學習成績名列年級組前幾名,這次期末考試總分在年級組名列榜首,班主任無話可說。由於這位小弟子品學兼優,被評為市三好學生,可是往市裏上報審批時,卻因為她媽媽煉法輪功沒有上報,這位小弟子看得很淡,跟沒發生一樣。她還經常提醒媽媽要跟上正法進程,不要懈怠。

(二)

我被勞教無條件釋放後發現我認識的大法弟子中有的精進得令我刮目相看,也有停滯不前的。有一個停滯不前的大法弟子A(就是上文說的小弟子的媽媽)來看我時哭了,說很想我,還總夢到我。我耐心地經常與其交流,在一次交流中她哭著說:「你要是在我身邊,我不會這樣。」她學法煉功了,並逐漸在法上提高了認識,跟上了正法進程。

而我同那位在99年7-20前就放棄修煉的昔日同修B幾次交流都沒進展,但我還是把新經文送給她。一次去她家,她給我講了這樣一件事,也是我這個故事的主題。

一天早上她還在睡夢中,她丈夫把她推醒並說:「你聽外面放法輪功的音樂呢。」她坐起來側耳一聽,真是那氣勢宏偉、貫徹浩宇的大法音樂啊!她哭了,向外邊跑去,一出家門,展現她眼前的是大法弟子懸掛在高壓線上的定時廣播,而且周圍已經有人在聽了。

每當我想起這件事都令我有一種負重的感覺,就想把這件事寫出來。同修啊,不要錯過這「宇宙的開天闢地就這麼一次」(《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的機緣吧!不要「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轉法輪》)吧!當B有一些認識的時候,我於今年春節前再一次進京講真相,由於有漏而正念不強被非法押在西城看守所101天,絕食抗議101天後被當地派出所、單位接回,經過一段調整,狀態不是太好,但還是忘不了B給我講的那件事。我又去了B家,這次同她交流中我知道其他大法弟子也來過她家,並且她也真的從心裏認識到應該學法煉功,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我這次進京回來,大法弟子A又停滯不前了,我幾次去都無進展,自己有時也不那麼主動了,但想起定時廣播的那件事,就又增添了信心。常人需要得救,昔日的大法弟子更應該救,正像前幾天我去她家時,那個小弟子說的,「媽媽,阿姨來救你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尊的安排,我只是去做而已。

(三)

前文中提到有的大法弟子精進得令我刮目相看,我說一說其中的一位同修C。99年7-20前不只是我認為她不精進,其他大法弟子也有同感。可這次我被非法勞教無條件釋放回來後,她經常來我家送師父新經文和網上交流材料,幫我在法上提高,跟我不停地說,如很久未見的親人,而我卻很冷淡,只聽不說,令她對我很難過。當我聽到她淡淡地談到她的事蹟時,我驚嘆不已,自愧不如。

有一階段,大法弟子勞教的、流離失所的、被抓的很多,還有不出來的,在這個艱難時期,大法弟子C一個人拿著刻有正法標語的印章,印遍了這個地區近百棟家屬樓的每一單元,當凌晨四時天剛亮她做完時,站在自己家的陽台上,看到巡查一夜的派出所警察披著衣服手扶著腰疲憊不堪地往回走。

還有一次,邪惡之徒用車把她丈夫騙到派出所後去她家敲門,她將大法資料放好,而警察在她家門外等了一個多小時她也沒開門,當警察帶著她丈夫再次敲門時,她順便自己隱於一處,警察開始滿屋搜翻,一警察就在她隱身處一樣一樣翻找,她能聽到警察的喘息聲,而她立掌於胸前閉目發正念,警察如入無人之地,甚麼也沒找到。警察很不解的自言自語地說:「在你家找不到東西不可能。」然而不可能的事情就發生在該大法弟子身上。

今年9月,省廳和分局惡警突闖大法弟子家中的事時有發生,有不敲門非法入室的,有敲門不開從樓上下來強行從陽台入室的,抓走了許多大法弟子。在我們這一地區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分局警察突闖大法弟子D家,非法搜查後又回分局開搜查令二次搜查。大法弟子C這天正好取回資料,每次都去D家分完後再走,可這次她由於有事就沒去,正好就是警察闖入D家的時間。C不知道此事,回家吃完飯後帶著資料去D家,本打算從大路過去,因D家就住在靠路邊的單元,可又一想帶著這些資料,就從另一側走了。當C走到D家樓前時,看到有兩輛車停在D家單元前,C立刻警覺起來,走到緊挨著D家單元門口時,看到一人抱著東西出來,當那人轉身往車上放時,C看到那人臂上的警牌並知道抱的是師父的法像,幾步之差就與警察撞上。她走脫後立即通知本地區大法弟子做好安全措施。

第二天早上我不知頭一天發生的事情(電話我愛人接的,沒告訴我),打電話讓她來我家才知此事,她把交流資料給我後又去給別的樓區送。當她回家時鄰居告訴她警察來過,這時她轉移了家裏的資料。一大法弟子告訴我警察72小時搜查抓人,我打電話讓她來我家,當我剛說明找她的來意時,她就說:「我預感到是這事,凌晨時我家陽台門咚咚咚響三下,還以為是敲門呢。」第一天晚上她在家住的,第二天晚上下樓兩次準備出去住,但不願去打擾別人,可第二次上樓沒多長時間警察就來敲門,警察下去後她立即意識到不能在家住了,果然警察二次帶著搜查令上樓了,結果還是甚麼也沒翻到,又一次以失敗而告終。每當提及這些事情時,她說:「這都是師父的安排,師父的保護,是大法給予我的一切,我應更加精進。」在這故事結束時,被抓走的大法弟子D絕食抗議十幾天後安全返回家中。

這期間我們這一地區的大法弟子沒有停止做真相。邪惡越到最後越瘋狂,也越是我們大法弟子應該「講真相,發正念,揭謊言,清爛鬼」(《清醒》)的時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