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洗腦班見到的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2日】我是一個普通的人。我想了很長時間才寫這篇文章,當然肯定是受了煉功人的感染(其實所有與大法弟子接觸的人都受到了感染),也是有良知的人的呼喚。

自99年7月份從電視上看了很多法輪功的事情,當時我覺得這些人不可思議。法輪功學員真的是電視上宣傳的那樣嗎?我在沒有到某「法制基地」之前,我雖然不完全相信媒體的宣傳,但也不了解這一群煉法輪功的人到底是一群甚麼樣的人,他們的行為、人品、價值觀和一般人有甚麼不一樣。

煉功人甚麼人都有,我只能用我看到的和聽到他們講、做的來說明他們是一些甚麼樣的人。有一位張先生,在單位人緣很好,工作積極,單位上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張先生因上訪被勞教一年半,釋放後沒回家就被騙到某「法制基地」(大法弟子稱洗腦班),在這裏被洗腦6個月,最後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寫了所謂的「三書」。可寫完「三書」後他給別人講,這樣做就像刀子扎他的心。可想而知他是在怎樣的情況下寫的「三書」。

有一個12歲的女孩,非常聰明,上學跳級,因跟媽媽煉功,在洗腦班被關了4個多月。在關押期間正遇上六一兒童節,其他孩子都可以天真爛漫地享受節日快樂,而這個12歲的孩子卻被關在鐵窗裏沒有自由。在2002年新的世紀,在現代化高度發展,人類向文明邁進的時候,一個12歲的孩子在所謂的「人權最好時期」的中國竟遭遇這樣的磨難,不是我親眼看到真是難以相信,我為此而流淚。

某大學一女研究生,因煉功被送來洗腦,說是送來,其實是被騙,甚至去十幾人連拉帶抬弄來的,用另一個詞表達,那就是綁架。在洗腦班為了讓她寫「三書」,幾天幾夜不讓她睡覺,可想所用手段之卑劣。

某單位一位經理,在單位上是有口皆碑的大好人,歷年都是單位的先進工作者,是單位裏工作的楷模,這樣的好人都被送來洗腦,真是不可思議。

某女士,六十多歲,沒有多少文化,是典型的中國家庭婦女。煉功不就是為了鍛煉身體嗎?在洗腦班她不善言談,有時從房間出來見人只是笑一笑,不知要轉化她甚麼。而陪她的人怨言可多了:我們都是有家有孩子的人,把我們弄這裏回不了家。我問她們為甚麼送她,她們說是「上邊」的意思,不送不行,我們只是工作。因沒人來陪,只能每星期換一次。真是勞民傷財,不知道「上邊」犯甚麼病了。

某單位工程師,在單位積極肯幹,善待同事,是公認的好人。據說是挨了一頓暴打後被抓來的。我和他喧笑,他說他不夠煉功人的標準,他還差遠了,但他知道三個字「真善忍」,做好人沒錯。我看到他每天在看甚麼《時間簡史》為他的孩子準備輔導功課,每天都看到他幫助清雜工幹活,把三樓從這頭拖到另一頭,甚至從2樓拖到4樓,待人善良。這樣的好人,關心自己的孩子,善待一切人,不知要「轉化」他甚麼。按他的話說:「難道非把好人轉化成壞人不成?」

某中學教師,據說是去了十幾人連拉帶拖抬上車的,其實就是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續的綁架。他妻子因煉功被逼的流離失所,家中有十歲的兒子無人照顧。按電視宣傳說是「煉法輪功者」不管孩子、家庭,要殺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這個「陪員」不知死過多少回了。我看到的大法弟子(他們自己這樣稱呼)與電視上宣傳的完全相反。他們都是心地善良的好人,因為我還看到了很多人,沒法一一例舉,其中有大學教師、教授、博士、博士生導師、大學生、研究生、工程師、家庭婦女和12歲的孩子等,但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要講真善忍,做好人,他們的行為也證明了他們是這樣做的,也改變了我對他們的看法。有件事足以說明。有一大法弟子流離失所在外,被抓到洗腦班,沒有錢,連換洗的衣服都沒有,了解到這個情況的大法弟子馬上想辦法把錢和內衣轉送來,沒有多說的,那就是大法弟子所說的:要修得「無私無我,先他後我。」

在洗腦班有所謂被「轉化」了的,但我看到他們大部份人心裏都在流淚,因為洗腦班就是無限期關押,每天兩點一線,不能互相交談,特別是30-40歲的人,他們正擔負著家庭與工作的重任,要照顧上學的孩子,年邁的老人,他們在無奈中寫了所謂的「三書」。不論怎樣,我看到被關押的這些煉功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會有更多的人煉功做好人,那不是大好事嗎?我為法輪功吶喊,祝法輪功弟子一路走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