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一位關心法輪功的人士的一席談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31日】前幾天與一位先生談起了法輪功,時間長達三小時之久,下面是談話的一些內容(有改動),寫出來與同修和朋友們交流。

問:基督教、佛教崇拜的都是過世的人,而你們信的是在世的人。
答:信一個人的理論、學說,關鍵是看這個理論、學說好不好;如果很值得人去信,也不能等到創始人過世了才去信。釋迦牟尼、耶穌在世的時候,就有大批的追隨者,在釋迦牟尼、耶穌過世之後,信徒們把他們講的法和道傳了下來。在他們在世的時候,如果沒有信徒的話,他們的話是不會傳下來的。

問:你們法輪功講沒有組織,但又大力地去申請註冊學會、協會。比如日本法輪功協會。註冊成立之後,各個國家又紛紛發賀電祝賀。顯然你們是很在意是否註冊的。
答:一個國家的政府批准了法輪功的註冊,表明了該政府對待法輪功的態度。全球弟子修的都是一個法輪功,各國都歡迎或認可法輪功,唯有中國大陸當權者迫害法輪功,這也是很說明問題的。但註冊與修煉是兩回事,即使註冊了協會,也必須鬆散管理,沒有命令,也沒有花名冊,這是修煉方面的原則。對於修煉的人,命令是沒有意義的。

問:我看你們法輪功既不是佛教、道教,也不是氣功。
答:您說對了,法輪功就是法輪功,這種修煉形式您拿甚麼名詞去套都不合適。人們掌握了一些知識,有了一些生活的經驗,然後就會用這些去判斷自己遇到的事物。然而對待法輪功,這些經驗或知識是不適用的。現在,人每天接觸的壞事太多了,對壞事反而習以為常,道德標準很低,就容易把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往壞裏想。比如我碰到過一位女士,我告訴她說我們來發報紙是盡義務的,不拿報酬。她發誓說她不信,怎麼給她解釋都沒用。為甚麼?那是她的境界和自己的選擇,和法輪功本身沒有關係。

問:你們總是揭陰暗面。
答:那些壞事是不應該存在的。要清除不好的東西,首先要能夠認識它們、敢於正視它們。我們做的是揭露邪惡、勸善。

問:過幾十年再看一看,你們大法弟子中有多少人進入到當地的主流社會,取得了成功。
答:這個問題我覺得從兩方面說比較好。現在我們的同修中就有許多出類拔萃的。再說了,以您現在的社會地位,與出家的道士相比,哪一位更成功呢?大家的信仰與追求不同,衡量的標準也會不同。

問:你們有的弟子不修邊幅,站在大使館前面不好看。
答:是有這個問題。我們師父一直言傳身教,要求我們要注意形像,但有的弟子因為太忙,睡很少的覺,各種原因,還是做得不夠好。是應該儘快改進。

問:人哪有甚麼輪迴呀。
答:其實關於輪迴問題,已經有能證明輪迴存在的科學研究成果了。在美國,近二十年來有很多這方面的書籍出版,一些兒童的前世回憶和大量的人們在深度入定狀態下的前世回溯的案例都有力地證明了輪迴的可能性。這些案例的被測試者很多在開始也像您一樣完全不相信輪迴,但經過醫生引導在入定中回溯前世後他們都對輪迴深信不疑。

問:你說有神佛,那你看到過嗎?
答:我不能給你講,因為你不信,你會拿去當笑話,這非常不好。我可以告訴你,國內的弟子在那樣艱苦的環境下仍然堅信法輪功,國外的弟子在優越的環境下仍然克服重重困難宣傳法輪功,呼籲停止迫害,如果不是親身見證法輪功的真實的話,是難以做到的。現代科學還沒有認識到輪迴,但並無法否定輪迴和高層空間的存在。近期的超弦理論已經指出另外維度存在的必要性。

問:你們和反對中國政府的人或團體攪在了一起。
答:我們不反對政府,也不反對任何國家和黨派,但堅決反對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們受了莫大的誹謗與非法迫害,總得有我們表達意見的場合。法輪功的好和在中國受到殘酷迫害,這是鐵的事實,任何一個有善心的人站出來說公道話,我們都歡迎,有政治家或某位人士站出來譴責發生在中國的迫害,我們會對他的這一態度表示歡迎,大家都來反對、結束這場迫害,我們更歡迎。但是,修煉人絕不參與政治,所以我們不會和誰進行任何政治交換。我們在走自己的路。

我們的態度一直很明確:我們不反對中國政府,我們反對的是江澤民對數千萬大陸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江XX對法輪功的妒忌與迫害,是在給中國難堪,在傷害那麼多無辜的中國老百姓,在給中國社會製造社會矛盾。這樣的事他自己知道錯、能糾正,當然最好,他一意孤行,我們一定要把事實和道理講出來,讓人心有個正確選擇,這也是一種勸善。我們勸天下人把真善忍放在心上,這對人類是有百益而無一害的。

問:支持法輪功的人之中有人會有個人目的。
答:這是他們的自由。我們也不能強迫他人放棄自己的想法,也不為任何人支持法輪功設置前提條件。我們感謝他們的正義之舉。他們基於良知和正義感的舉動,也為他們自己的美好未來打下了基礎。

問:你們發正念是怎麼回事?
答:發正念是清除另外空間裏的邪惡。您想一下,一個年輕的警察,面對一個手無寸鐵的老年婦女,會把人往死裏打,他不是中了邪一樣嗎?那麼他為甚麼會做這種不是人的事呢?我們修煉人知道那是有另外空間的邪惡物質因素在擺布他,他才會這樣失去人性的。所以要想讓他停下來,那就要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他的邪惡,讓他清醒過來自己主宰自己,也是對他的挽救。──人造了業都得自己承擔後果的,那個罪可不好受,業造得太大了還不過來,人就毀了。

問:你們這麼發正念國內對待法輪功怎麼越來越嚴了呢?
答:嚴和不嚴在各地區是不同的。整個迫害非常邪惡,在這個基礎上,其實現在很多地區都不同程度地開始好起來了,因為邪惡大量被清除後,它們顧不上那麼大面積了。(打手勢)有些特殊的地方,比如一些非常邪惡的勞教所,它們也在死保。我們除掉了大批邪惡,邪惡為了支撐局面,會有後續力量補充上來。那我們就繼續發正念,直至清除邪惡。所以有時候從外表上暫時看不出來那麼明顯,但不說明實質上沒有變化。邪惡會越來越少,不久的將來終有一天,邪惡會被徹底除盡。那時候就真相大顯了,肉眼都看見了。

問:我會看到那一天嗎?
答:恕我直言,如果您不迫害法輪功,善待法輪功,您會看到那一天的。

問:如果我看不到那一天怎麼辦?
答:事在人為。的確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歷史的見證人的,但歷史誰也擋不住。

最後,我勸他看大法的原著,不要幻想從國內慣用的的宣傳材料能了解法輪功。而且,我告訴他我的回答中有許多是我個人的理解,代表不了法輪功的原意。

個人理解,歡迎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