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聖荷西信使報:一個哥哥隔海呼喚寬容(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30日】加州聖荷西信使報(San Jose Mercury News)10月29日刊登了一篇題為「一個哥哥隔海呼喚寬容 (An ocean away, a brother's cry for tolerance)」的文章,描述了不遠千里來到舊金山向中國主席江澤民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隔海向江XX抗議。(白色飛機為江XX的座機)

文章寫道,微風細拂著米爾布拉公園,在這個坐落於進出舊金山機場飛機跑道下面的公園裏,工程師胡志華解釋說他為甚麼請假一週,一路跟隨著中國主席江XX的最近一次美國之行。

和100名身穿黃色衣衫的法輪功學員一起,他在威斯汀旅館旁邊的一個風景宜人但鮮為人知的綠色地帶──灣前公園,舉著大家已經熟悉的中、英文橫幅。

中國主席會在離開其北美之行的最後一站──舊金山市時從飛機上看到這一切嗎?誰知道呢,胡聳聳肩,但這些起碼是他能做的。

畢竟,他的弟弟志強和志明仍在監獄中,還有很多人有著和他們一樣的處境。

這位33歲的聖荷西電路工程師說他上週飛往芝加哥、休斯頓和[墨西哥]洛斯卡沃斯(Los Cabos),並非是要做政治聲明或推動宗教信仰,儘管江可能是這樣認為。

他抱著使他兩個弟弟獲得釋放的一線希望做出了這個行動。

「擾亂社會秩序」是中國警察因為你修煉法輪功而把你帶走時告訴你的理由。「洩露國家機密」是另外一個,雖然胡的兩個弟弟不是因這個「理由」被監禁的。

法輪功被其修煉者們描述為是一種包含精神內容的修煉系統。他源於氣功,是一個古老的康復和調節能量的功法。在從聖荷西到佛利蒙以至聖馬提奧的公園裏,你都能看到人們煉這個功法。但中國﹝江氏政府﹞卻將他作為「X教」禁止了。

文章提到已經出現了有關法輪功學員遭受殘酷虐待和殺害的許多報導。

災難降臨家人

胡說:「直到我的兩個弟弟被拘留之後我才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胡於1997年來美攻讀博士學位。在鎮壓發生的1999年,胡正在瑪科拉半導體公司追尋著他的硅谷夢。

他說,他的兩個弟弟在中國空軍有著受人尊敬的中等級別的官方職務,但都在法輪功遭禁止後被迫離職。志明首先於2000年9月下旬在上海被捕,他去那裏是打算找一份電子工程師的職務。他的父母根本不知道他在哪裏,直到他們收到了一份警方發來的通知,說志明因為「擾亂社會秩序」被判4年勞教。

隨後志強於2001年在遼寧省被捕。目前他在服三年的刑期,志強的妻子提出了離婚,這更加劇了志華和家人的悲傷。

從那時起,胡志華向大赦國際提出申請,要求調查他弟弟的案件,並就此寫信給安娜﹒艾蘇和周﹒羅芙格芮議員。

當志華得知江的訪問將於上週末在[墨西哥]巴加加利福尼亞(Los Cabos, Baja California Sur)亞太經濟高峰會議後結束,他說他一定要去那裏。

為了家人

從休斯頓,他和妻子甚至駕駛了4小時的車去到科勞福得,喬治﹒布什總統會在小鎮他的農場接待這個即將離職的主席。在細雨中,警察給抗議人士指定了一些交叉路口和公園。在[墨西哥]卡伯聖魯卡斯,抗議者們站在炎熱的布滿沙塵的路上數個鐘頭,等候江的到來。

文章記者還寫道,「X教」的稱號和鎮壓甚至對我自己的家人都有影響。我的父親幾個月前得知在中國的一個遠房表親離婚了,他用一種口吻說:「她是與法輪功那事兒有關。」每當他認為遇到麻煩時都會用這種口吻。

這聽起來就像當年文革那些不好的日子,鄰里之間為了擺脫麻煩而反目為仇。

你知道當你被家庭拋棄時是多麼不幸。志華,雖然遠隔重洋也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在他的弟弟們的身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