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3日】最近網上很多文章談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的問題。一位同修在文中講到「香港事件」始末,說香港事件在開始的幾個月中,全球各地大法弟子都只把其看做是地區性的問題,即使對此事發正念,也只是「幫助」而已,沒有那麼用心,所以事情的發展態勢越來越糟,幾個月時間沒有好轉的趨勢,但就在最後開庭的前一週,更多的弟子認識到了所有大法弟子在這件事情上都有自己一份不可推卸的責任,明慧上也登載了同修關於全球大法弟子對香港事件認真發正念的呼籲,僅一個星期,形勢立竿見影地有了好轉。從而認識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

初看這篇文章時,還只是從「大法弟子成為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時,對邪惡勢力的清除才是最有效的」這個角度認識到自己身為整體的一部份的責任的。

幾日後,明慧上又登載了「江羅集團要在16大之前以查戶口為名追捕流離失所大法弟子」的消息,看到後覺得主要是要告訴身邊流離失所大法弟子這一消息,而發正念時只是象徵性的想一下這個問題,並沒有真正用心。後來一位同修提醒我的親人也要對此事有足夠的警惕(當然這主要是指在發正念的問題上不可懈怠),因為雖然我的親人的事看似已平息,但如果不認真發正念,仍然存在隱患,我這才全力發起正念來。

反思自己,為何能以排除自己親人的魔難「為己任」,卻不能也真正地以排除其他同修的魔難「為己任」呢?其實就是一個私。而帶著這種不正的東西發出的正念,看似精力集中,事實上會因為不夠純正而使效果大打折扣。

那麼除了私心,有沒有在法理上認識不清的地方呢?

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講:「所以發正念這事大家一定要重視起來,不管你自己覺得有能力和沒能力,你都應該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體範圍之內起作用的,同時你要清除外在的,那與你所在的空間是有直接關係的,你不去清除它們,那麼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他還要迫害其他的學員、其他大法弟子。」

從這段講法中,我悟到:很多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的邪惡也有來源於我們自己空間場範圍的(雖然有些只是與我們「所在的空間有直接關係」),如果我們不去積極主動的清除它們,我們自己的空間場也是不乾淨的。那麼也就是說:聽到全球任何一個地方的大法弟子或大法本身遭到迫害,我們都必須要認真發正念,這就是在給我們自己做。雖然這種想法仍然是來源於一個「我」字,但這的確是事實。(一個建議:做資料的同修在編輯「體會彙編」的時候,以標題新聞的形式把各地遭受嚴重迫害、需要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幫助的事件用簡短的篇幅一一羅列出來,方便大家參與發正念。)

再看《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師父的那句「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一開始我以為這是師父對我們此時狀態的概括,因為在經濟、人手等方面我們的確就是這樣互相以他人之事為己任的。現在我體會到,師父也是給我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們要在一切問題上都達到這樣的境界,包括發正念。同時,師父也給我們開示了一個更高的法理:「他的事」的確就是「你的事」,「你的事」也的確就是「他的事」,大法弟子就是一個整體!

宇宙中正的力量是一個整體(雖然大法弟子之間有間隔,但是那些不利於正法的間隔是可以清除的),敗壞的邪惡也是一個整體,我們無論何時、何地、為何事發正念,都是作為宇宙中「正」的整體的一部份,在保衛宇宙,那麼我們就不是在用自己有限的能力孤軍奮戰,而是在用來源於我們所在的那個整體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力量和功能在如意而行,我們就是無往不勝、無所不能的!我們就能體會出無私無我的極至境界的美妙、偉大、幸福和大自在!

認識到這個問題之後,我在發正念時感覺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以前我曾經覺得「清除宇宙中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這句話過於泛指,目標不明確,很難產生足夠的動力。而現在,一立掌立刻就產生強烈的責任感和極大的信心。就感覺到「宇宙中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都與我有著很大的關係,都是我的責任所在,而我作為宇宙中「正」的整體力量的一部份,也完全有這個能力清除它們。

由此我又想到了那些仍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如果我們在發正念時真的盡全力做了,他們是能夠出來的。可我還有一個疑問:他們自己的事情,起關鍵作用應該是他們自己啊?那麼如果他們自己對破除舊勢力安排的問題認識不清、決心不夠,我們的努力能代替他們自己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嗎?切磋時提出這個問題,同修立即笑了,說我還是在強調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他們自己的事情」不就是「我們自己的事情」嗎?而且,不管他們自己存在甚麼樣的不足和疏漏,都是可以在大法中修掉的,舊勢力沒有資格進行任何形式的「口是心非」的邪惡的「幫助」,而應該把他們放出來,讓他們在正法修煉中達到最正的狀態。

即使是做過錯事的同修,我們也完全有責任為他們發正念。因為「加大魔難過關」只是邪惡舊勢力的「一相情願」,不符合宇宙法理,所以是不成立的。按照正的宇宙法理,修煉的人有漏,只有在學法實修中修去。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講:「在這場迫害當中走向反面的,甚至於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訴大家,師父也不想丟下他們。……因為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承認這場迫害。表面與大法弟子的本質是被舊勢力隔開的,所以大法弟子很多事情是無能為力的。而表面是被邪惡生命操縱帶動著幹了一些壞事,是因為有執著心被邪的生命所利用了,所以我會把大法弟子的本質提出去。而安排操縱大法弟子表面幹壞事的舊勢力與那些被舊勢力利用直接迫害大法的邪惡生命都將被削去果位,削去一切能力,打入被其迫害的大法弟子由業力與各種後天形成的觀念構成的那部份人身中,這部份人身都是要在新陳代謝中去掉的,也就是被它們利用的那部份,打入後一起下地獄,因為真正的壞事是舊勢力利用邪惡的生命操縱人的業力和觀念幹的,使我的弟子當初怎麼來的怎麼回去……」師父都沒有放棄走錯了路的人,我們有甚麼理由放棄呢?師父都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承認這場迫害(我理解就是邪惡的迫害根本就不該發生,不該存在,即使對於做了錯事的同修),難道我們還要聽任邪惡對同修行兇嗎?

與同修切磋時提到一件事:某高學歷的學員邪悟後做過很多很不好的事情,在全國範圍內造成了極大影響,其本身也成了各級邪惡密切注意的對像。後來回到正法中後,在明慧上發表了極其嚴肅認真的嚴正聲明(對於自己的姓名、工作單位、經歷等未作任何隱瞞),後又被邪惡綁架,並施以極端迫害。同修說:其實這裏有我們沒有做好的地方,她當初那麼受邪惡矚目,其實周圍同修當初就應該採取必要的措施幫助她……。聽後感歎同修那種真的「把別人的事當做自己的事」的無私無我。而我,在此之前只是以一個旁觀者的姿態「深表遺憾」而已,其中差距可見一斑。

一點體悟,與大家分享,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