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錦市勞動教養院羿秀豔等兇手將法輪功學員劉文萍逼死,並將張哲輝迫害至精神失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27日】劉文萍(音),女,43歲,遼寧盤錦市原遼河油田供水公司職工(已買斷), 家住遼河油田清泉小區。1999年12月17日劉文萍參加八達嶺長城集體煉功,在八達嶺被惡警拳打腳踢,被帶上手銬在放風口凍,後被劫持到延慶監獄。之後,被遼河油田公安帶回送到看守所關押一個多月,2000年1月29日被非法判教養三年送進盤錦市集中營。

盤錦教養院為了讓劉妥協,2000年3月中旬以後每晚都給她帶手銬,有時被惡警打耳光。4月13日,惡警顧娟(指揮),柳敏、亮敏把她雙手背銬罰站(在教室),腳尖緊貼牆,眼睛瞪得大大的,頭不能貼牆。她與其她20多名被罰站的同修背《洪吟》,柳敏、亮敏抓住她的頭髮往牆上撞多次,又抓住她前胸衣服打她臉,接下來就是一陣拳打腳踢,把她推出推進地使勁打她頭、臉。柳、黃二人還拿高壓電棍電她臉、頭,反覆電了幾次。4月20日,羿秀豔把她和王英、曲家英拉到走廊辦公室門外,當著20多學員的面讓男惡警用高壓電棍電她的頭、臉、嘴巴,電了好長時間。4月22日,羿秀豔等惡徒又在號房內電她頭、臉,電完叫四個犯人把她從二樓抬到室外,放在下雨的泥水地上,之後,又抬回號房,把她雙手空吊在教室窗戶上,並打了她。

2001年9月,羿秀豔、王岩、蔡麗到她的工作單位去威脅她,讓她放棄信仰,她不屈服,羿秀豔放出風來要抓她。

2001年11月6日晚,她因為發真相資料被綁架,11月7日被送回教養院。送她的公安和羿秀豔等惡警打她,羿秀豔等惡徒的叫罵聲和打她的聲音很多人都聽到了。打完後將她雙手銬在北屋窗戶的鐵欄和暖氣管子上,背靠窗戶雙手吊著,窗戶全部打開凍她,不讓她穿棉衣。她頭髮亂七八糟,流著清鼻涕。門口24小時有兩人守著,門窗用報紙糊著,門上只留一個小方口。從早上4點多吊到晚上12點多,從晚上12點多把手銬銬在一隻腳上,一頭銬在床腿上讓她坐在床邊四個多小時(等於讓她休息了,開頭幾天24小時吊著不讓坐),就這樣她被吊了近半個月,又被打了幾頓,但她非常堅定。於是羿秀豔就說她有精神病,以保外就醫為由,22日左右將其騙進了遼河油田於樓精神病院。羿秀豔除了想在精神上和肉體上摧殘她外,還想在經濟上迫害她,因為劉是後調到油田的,買斷只給了4萬多元,藥費不報銷,而精神病院藥費又很貴。12月中旬的一天,張守江、羿秀豔給劉三天假回家,讓劉從黑山老家來的弟弟給洗腦。劉再也無法承受精神病院肉體與精神上的摧殘,被迫從樓上跳下而死亡。(註﹕這個案例讓我們想起來文化大革命被政治迫害逼迫而死的無數冤魂。大法法理嚴禁自殺,修煉者無論在任何屈辱、苦難的情況下都應該堅持珍惜自己的生命,因為大法弟子的生命不是孤立的,修成與否關係到許多生命的未來。本文報導的事件中的大法弟子沒有嚴格按照大法對修煉人的要求去做,但是這一切都是盤錦市教養院羿秀豔等歹徒野蠻迫害直接造成的。羿秀豔等歹徒對大法弟子的酷刑折磨使她們處於生不如死的境地,羿秀豔等殺人兇手一定會在不久的將來被繩之以法。)

迫害劉文萍的惡警是:張守江(院長)、羿秀豔、劉靜、王岩、蔡麗、黃亮、柳敏、齊霞、桐丹、羅亞蘭、晏麗娜、趙紅豔、王曉梅

2001年11月23日上午,惡警黃亮在教室當眾打法輪功學員張哲輝的臉和嘴巴,並辱罵她。下午羿秀豔(大隊長)又在教室當眾把她寫的嚴正聲明撕了,並破口大罵張,一邊罵一邊使勁打她耳光。張的臉和嘴巴都被打腫了,眼鏡被打掉在地上摔碎了。羿秀豔打完後把張關進小號,把張雙手銬在床腿上,強迫她背手蹲在地上。羿秀豔、劉靜、王岩、蔡麗、黃亮等惡徒又對她拳打腳踢,並把北屋窗戶全部打開,凍得張渾身發抖,且不讓她穿棉衣,不讓上廁所,讓她大小便往褲子裏解。早上叛徒提出給張收拾屎尿,換下褲子,羿秀豔不同意,只規定每天晚上半夜別人睡著了才讓兩名叛徒去給她換洗褲子。屋子裏很冷,滿屋子是臭味。劉靜還罵她是……。有人看見她凍得渾身發抖,不停地流淚。張被這樣迫害了三天三夜後(11月26日)精神出現了異常,羿秀豔、桐丹、羅亞蘭等惡警還罵她裝瘋賣傻。後來情況越來越嚴重才把她雙手銬在床頭上,床上不給鋪褥子,光板床,讓她穿著線褲坐或睡在床上,可以蓋被子。但她已經不知道冷了,不吃飯不喝水,眼發直,把被子踢到床下只穿線褲也不知道冷。羿秀豔等惡警還罵她裝瘋,踢她。張精神失常半個月後,羿秀豔又把教育科錄像的人找來,把張哲輝抓到教室讓教育科給錄像。羿秀豔還大叫:「叫大夥看看,張哲輝究竟是裝瘋還是真瘋……」錄完像後把張哲輝繼續關小號,繼續迫害。20天後(大約12月16日)才通知張的父母,把張送到錦州市康寧醫院(精神病院),住院半年多,花醫藥費一萬多元。

盤錦市集中營在院長惡警張守江、副院長周中華的指揮下,羿秀豔、劉靜、王岩、蔡麗、黃亮、齊霞、柳敏、趙紅豔、桐丹、羅亞蘭、晏麗娜、王曉梅等惡徒把堅定的大法學員劫持到招待所二樓,門窗用紙糊住,強迫站馬步樁、撅,實在站不住就強迫雙手抱頭蹲在地上或蹲著在地上走。24小時只讓去三次廁所,甚至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或只准睡兩個小時。同時惡警陸續把大法學員帶到樓下,門窗糊住,進行毒打,電棍、警棍、狼牙棒、拳腳一起上,他們猛砸頭頂、臉、耳朵、頸部、前胸後背等要害部位,又用狼牙棒電警棍全身亂打,至少打三十多棒。打得渾身紫黑色,有的臀部的肉都打爛了。再不妥協就扒光衣服,惡警蜂擁而上渾身亂掐,再不妥協就用怪姿勢吊,一隻手銬在窗欄高處,一隻手銬在床腿地面處,拉得非常緊,直不起身蹲不下。雙手吊腫了也不放下,也不讓解大小便。

部門及惡警電話:張守江,0427-8228233
羿秀豔,0427-2901052
管理科,0427-2900270
教育科, 0427-290017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