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旅順一部隊精神病院遭受的摧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22日】自99年7.20以後,我和眾多法輪功學員一樣,堅修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堅持維護真理,講清真相,向政府部門反映自己受益於大法的真實情況。然而我卻遭到殘酷的迫害,惡人採取各種手段折磨我,不讓講真話,妄圖強行改變人心。他們達不到目的,就把我送往精神病院迫害。

我是95年7月末修煉法輪大法的,99年10月下旬進京上訪,被拘留25天。絕食3天後,被居住區派出所帶回。回家後我又被單位看管起來,他們逼我寫保證不進京上訪,不公開煉功。整整一個月,他們沒達到目的,又把我騙到旅順一部隊精神病院,然後他們就全都溜走了。

第二天就有人叫我吃藥。我說,我沒有病,找你們領導來。她們找來5-6個人把我按在床上,用鋼板撬我的嘴、掐我的鼻子,使我喘不上氣來。由於當時我對大法的法理也沒有更深的理解,一氣之下,心想吃藥也沒甚麼可怕的。把藥吃了,事後發現兩顆牙已有一顆鬆動。牙裂縫,口腔吐出許多血塊。

之後,每天有人看著我吃藥,每次由2片增加到12片,每天打一針。住在重病房,每天24小時有人看著,不准出屋,不准煉功,不准看書。連朋友給我的一本書也被她們翻去了。午飯後就得上床睡覺,連坐著都不行。就連精神病人搞娛樂活動也不讓我參加(據說出院結賬還交了活動費)。

在精神病院十幾天期間,所謂的醫生叫我做過各種身體檢驗。我的身體逐漸腫脹,反應遲鈍,睡覺時渾身難受。醒來時抽搐,有電解感,很難說清楚的一種感覺。我起來煉功後躺下就沒事了。鼻孔腫脹,到後來連煉功都透不過來氣,只能張著嘴煉。後來,回家一段時間後,發現還有髒物堵塞。

家裏人來看我,我把被迫害的情況向他們說了。幾天後,正好趕上過年,家人帶我回家了。在精神病醫院總共被折磨25天。現在回想那段日子還很心酸。一個健康的人如果不修煉,在那裏肯定是會被逼瘋、被搞殘疾的。因為我是煉功人,師父保護了我,我沒有倒下。我現在健康地生活,我深深體會到法輪大法的威嚴,更加堅信法輪大法。

2000年末,惡人又把我送往大連戒毒所。我絕食抗議,8天後,我被帶回家。2001年春節過後不久,惡警又到我家問我簡歷,我無意中發現他是在填寫一份精神病調查表。我告誡他,「單位、街道搞過幾次了,我們打過交道,你明知道我沒病硬這樣搞,不是知法犯法嗎?」他說,「犯法你可以上訴。公檢法是一家,上訴也沒用。」然後又問我母親。我說找我的事不必找我媽。

後來他們找到我哥哥,單位裏的惡頭目決定再次送我去醫院搞甚麼鑑定。我知道後走脫。他們找我哥哥逼他交了800元錢的「檢查費」。至今惡警還常上我家來騷擾沒完。連親屬都不得安寧。

我把這段經歷寫出來讓人民從大陸喉舌媒體的謊言的欺騙中看清真相,也供國際社會有關人士調查了解。希望善良的人們和社會團體能幫助制止江氏獨裁政權這種無法無天的行徑。

2002年9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