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融慈悲--講真相和近距離發正念的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18日】在這世上,任何事情的發生都必須有促成它的天時,地利,人和。

天時

「整個正法的洪大之勢以更迅猛的速度在超越一切時間地在最後做著。現在還差那麼一點就追上表面的膨脹速度。……宇宙雖然在膨脹,我做的速度非常快,追是肯定能追上了。追不上它,我告訴大家,最後的解體,使表面空間一切都不存在了。追上它,就解決掉了;不但追上它,還要超過它,那就是法正人間的時候。現在還差一點點,就追上那個膨脹速度了。」(《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我的理解是,整個正法的洪大之勢已經到了追上那個膨脹速度的時刻了,所以在法正人間到來之前,「為了徹底打破舊勢力的安排,為了在正法之勢開始大批淘汰不可救藥的邪惡生命之前開創一個和平的時間間隙、讓更多無辜的生命有機會在和平公正的環境下聽到大法的真相從而得到救度」(明慧編輯部文章《在學好法、講清真相的同時 正念清除邪惡》)的天象已形成。

地利

美國是海外眾大法弟子精英雲集的地方,師父也在這裏。美國政府是全世界最支持我們的政府之一。此次邪惡之首進入美國的第一站──芝加哥,是師父講過法,並將1999年6月25日定為「芝加哥李洪志大師日」的城市。休士頓是師父北美講法的第一站,休士頓市政府是美國第一個褒獎師父為「榮譽市民」的城市,並將1996年10月12日定為「李洪志日」。這一次,宇宙中正與邪交鋒的主戰場定在此,實為地利。

人和

此次正邪大交鋒的天時,地利我們都已具備,應該說這是萬載難逢的機緣,我們有幸與正法聯繫在一起,宇宙中無數的生命在期待著我們。但能否打破舊勢力的安排,儘早地為眾生在法正人間來臨之際開創一個和平的時間間隙,就取決於我們在人這一層面上做得如何了。在此,想就筆者與一些大法弟子所想到的對過去幾次講真相清除邪惡的一些經驗、教訓,與今後應注意的事項與大家分享。不妥之處,望慈悲指正。

1. 面對華人,心懷慈悲,以我們的言行講真相

邪惡之首此行是心虛到了極點。從所未有地把將要停留的旅館早早全包了下來,在它到來之前,即使還有房間,也不讓旅館訂給客人。並不惜花重金努力招集數千多華人前來迎接,為它此行形成物質場。這正好為我們救度這些可貴的中國人提供了很好的機會。如果我們做得好的話,這大批的中國人,包括它的隨從都可藉此看到真相與大法弟子的風貌。那麼,它重金買來的物質場就會變成常人的正念之場,更有利於我們發揮正念的威力(即用功能從其它空間清除操控常人幹壞事的邪惡因素)。

我們應珍惜這難得的良機,像對待我們的親人一樣對待這些可貴的中國人(這包括這裏的華人、領事館工作人員以及隨從人員),以慈善關愛之心對待他們,用我們的言行讓他們看到真善忍的光輝,大法的美好。師父說:「但是那種慈悲是一種偉大的佛法的力量的體現。不管你再不好、再壞的東西,像鋼鐵一樣的東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見就害怕,它真的膽怯,它會化掉、會消失掉,絕不像人想像的。」(《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讓我們用洪大的慈悲來助師正法,清除宇宙高層最後的邪惡,而不要把這些受矇蔽的可貴的中國人看作我們的對立面,恰恰相反,他們是我們要救度的眾生。否則,邪惡就會利用我們的爭鬥心,在這些人中煽起所謂的「愛國」情緒,並以此讓他們來反對我們,對大法犯罪。其目的是想要最大限度地毀滅眾生。在德國與華盛頓DC,我們有過教訓。當時個別學員對那些大使館請來歡迎的學生與僑民做手勢發正念引來常人的誤解,接下來由於當時我們一些學員的常人心被帶動起來了,結果瞬間被邪惡鑽了空子,使得本來鬆散並無歡迎誠意,對我們不了解但也不反對的學生們因民族情緒而被團結起來。師父說「一個不動就制萬動。」(《法輪佛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其實,大法弟子在一起形成的純正祥和的正念慈悲之場就是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抑制常人魔性最好的武器。我們的衣著談吐就是人們認識大法的窗口。面對他們,我們一定要注意這些,要做得令人敬佩,本著關心與尊重的態度,把我們知道的法理用常人能接受的世理講出來,而不要強為地走極端。其實,我們和平理性的言行,得體的衣著,本身就是戳穿邪惡謊言最好的真相;而偏激本身就是魔性的體現。類似這樣的錯誤我們不應該再犯。

「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眾生中使人們重新認識我們。那麼做不好的時候呢,很可能你費的那些個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無意中起到損害作用。你們修煉人的表現是純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們的表現就覺得你們就是好。如果我們自己平時不注意自己的行為,那你們的表現常人就會看到,他不能夠像學法一樣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現。可能你的一句話,一個表現,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們得考慮這些問題。」(《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2. 講真相中注意尊重西方社會的文明與制度,積極地與警察和工作人員配合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已明確地指出了雖然舊宇宙的法在干擾著我們,但為了救度世人,我們還不能毀了它。而且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所以我們講真相救度眾生清除邪惡時,應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去做,注意尊重西方社會的文明與制度。遇到麻煩時,首先應先看看自己有沒有問題,是不是被邪惡鑽了空子,不要動輒就認為對方是在反對大法。當然我們是全面否定這場迫害的,但對於表面的人,我們應該最好地做到圓融。「那麼針對這種情況大法弟子走正自己,儘量不叫邪惡與舊勢力鑽空子,堅定正念就是最好的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我們大法弟子通過在過去三年多的許多活動讓世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與江集團的邪惡謊言形成巨大反差。那些常與我們打交道的警察和工作人員,他們當中很多人就是因為我們大法弟子所表現出的祥和與美好而了解了真相,成為我們的朋友,甚至從而得法的。但近來,由於舊勢力的干擾,我們有少數學員由於不了解西方社會的文明與法制(西方社會的自由與民主是建立在高度的文明與法制基礎上的),在講真相及和平請願時,偏激地做一些事情,遇到問題時又沒能站在對方的角度來看看,也沒有向內找,而是輕率地把警察和工作人員的例行公事當做是對大法的反對,不能將遇到的問題善解,反而使它惡化,甚至動輒便把由於自己的不圓融而導致的魔難與天安門廣場上的惡警相比,給大法帶來了一定的損失,也使得一些生命失去了得救的機會。師父在《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已明確指出「對法認識、理解的程度不同會感覺到當前的形勢的不同,這一切都是針對不同的人心的。做得好的就會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做得差的也會使自己周圍的環境隨心而變化。」

其實,警察的工作壓力是很大的,在緊張地執行任務時,他們很難有閒心靜下來聽誰解釋甚麼,而是更多地從大家的行為上做出相應的判斷。所以,我們在參加活動時,應積極地與他們配合,而不要忽視或違反了一些成文或不成文的規矩。我們應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只有江氏流氓集團在中國大陸在倒行逆施,鎮壓修真善忍的民眾。在海外,我們不應給邪惡任何可乘之機,引起那些對我們還不太了解的執行任務的警察對我們的誤解。否則,這正是邪惡求之不得的。其實,即使近距離發正念,也不在於幾米之遙,關鍵是我們的心是否純淨地到位。去年,當邪惡之首訪問馬耳他時,雖然總共只有六個大法弟子在打橫幅、發正念,警察還是一再地要求他們後退,學員們毫無爭辯地配合著,只是靜靜地發正念,後來,他們乾脆把橫幅放下,坐在地上發正念。他們的大善大忍和強大純淨的正念之場感動了周圍的常人和記者們。是他們幫大法弟子們打起了橫幅,而我們的同修們則在靜靜地發正念,這是多麼令人感動的一個場面。後來,那些記者們主動幫助大法弟子們聯繫召開記者招待會。我們在這個空間體現的越靜,在另外空間我們的能力發揮越強。我們要清除的正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而不是要在人這兒做甚麼。大道無形,當我們的心到位時,一切自有神助。

上次在DC,在某位國家領導來訪時,一些學員認為警察給我們指定的位置太偏了,硬要擠在其他兩個團體之間,面對旅館的正門,結果,從對面根本看不清楚我們的橫幅,而這位領導人恰巧是從我們原指定的位置經過。所以,很多事情是不能用人的觀念去想的。

3. 懷大志,拘小節,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

我們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應是好人,這可不是常人中老好人的概念。我們的言行應該是常人社會的表率,應該是值得社會上人們尊敬的。大法弟子的風貌應是堂堂正正,和平理性,凡事先考慮別人,在不同的場合都應有的得體的言行與衣著。在一些高級賓館和社會上一些職能部門出入或講真相時,我們更應注意自己的言行與衣著。否則,因自己無意中沒有尊重西方社會的表面文明而引起的誤解會為我們講清真相,清除邪惡帶來不必要的干擾。「如果所有的華人學員都能在平時的行為中注意一些、整潔一些,做甚麼事情都要考慮別人,才是大法弟子的風範。為師的傳法這麼多年,也一直本著對社會負責、對人負責的態度而行。」 《對「參加中使領館前靜坐請願學員的一些討論意見」一文的評語》

師父已把「懷大志,拘小節」,「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的法理明確地講給了我們。這不僅僅限於對個人修煉的指導,這方面做得好的話也會為我們救度眾生帶來很好的機會與環境。尤其是與邪惡短兵相接時,更是如入無人之境,保證了我們另外空間清除邪惡的能力得以更好地發揮。

4. 正念正行對待理財

記得以前看到一本書中講到「末劫時,金錢是魔的武器」。其實,當前邪惡的舊勢力控制著錢從幾方面在干擾著正法進程。其一,它控制西方國家為江氏邪惡集團投資進行經濟輸血,反過來它又從經濟上脅迫西方社會一些見利忘義、目光短淺的人為這場邪惡的鎮壓提供市場。其二,邪惡的舊勢力在經濟上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同時又把有緣能幫助我們的人封閉起來,使我們沒有更多的資金投入到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中去。其三,它干擾著大法弟子,使我們常常在對待正法的事上不能正念正行,為省一點錢而錯過良機。中國大陸以外的華人的思想很多都與錢咬得很緊。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這個執著一定要修掉。這幾年來,雖然境界也在不斷地提高,但與國內同修相比,還是很慚愧。他們是全生命的付出,而我們有些海外弟子在做正法之事時在錢上卻常常縮手縮腳,以至錯失良機。在西方社會,只要我們的思想不被錢所束縛,做到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大道無形,我們是完全可以很自由地做我們想做的事,很多機會都在等著我們,環境也是很寬鬆的。下面是前幾天明慧網上《大陸弟子關於真相光盤編輯製作的建議》一文的摘選,與大家共勉。

「我們用金錢做大法的事,一定要把心擺正,不能加入任何常人執著於錢財的觀念。常人中的事用錢再大都是小事,正法中的事用錢再小都是大事。舊勢力也是在利用我們修煉人的執著來干擾破壞。我們在宇宙大穹中本來就一無所有,是師父賜給我們一切,是大法造就了我們的一切,我們現有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也就是大法的。當大法需要我們證實大法、維護大法、救度眾生時,我們可以傾其所有,捨盡一切來助師正法。」

5. 以一顆純淨心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不執著於人這一層的表現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明確地告訴了我們近距離發正念的法理。所以我們應該清楚我們近距離發正念的目的是為了更有效地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我們的對手是在另外空間的邪惡,不要執著於邪惡在這個空間的表相。無論這個空間的表象如何,我們都應以純淨的心態,以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來對待。歡喜或失望都是有求於結果的常人心的表現。

師父在《轉法輪》P187告訴我們「過去有一個人費了好大勁修成羅漢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羅漢了他能不高興嗎?跳出三界了!這一高興那就是執著心,歡喜心。羅漢應該是無為、心不動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白修了得重修吧,又重新往上修,費了好大勁兒又修上來了。這回他害怕了,他心裏說:我可別高興了,再高興又掉下來了。他一害怕又掉下來了。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

正法弟子是賦天命於世間,無論常人這一層的表象如何,我們都是要正念強大地去對待。另外,出於對法負責,我們應該注意修口,我們的目的就是為了最大限度地救度眾生,所以我們講出的話一定要考慮到常人的接受能力以及常人社會對此的反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