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談談建立「單人資料點」的一點體會(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16日】近日來,讀了明慧網上《讓資料點遍地開花 讓邪惡無處遁形》、《遍地開花做資料的一點建議》等幾篇論述資料工作的文章,我深有感觸,也想在此談談自己的體會,希望能對大家有所啟發,讓資料點真正遍地開花,在偉大的正法進程中發揮它的最大效用。

2000年底,我所在的資料點遭到了邪惡的徹底破壞,損失慘重。除幾名精英被捕並被非法判刑外,設備也損失殆盡,資料點所在的同修家門上都被貼上了封條。沒有被邪惡帶走的同修往往也成了邪惡嚴密監視的對像,在艱苦的條件下,大家幾次籌劃建立新的資料點也一直沒有成功,甚至有的同修又因此而遭到了迫害。當然,在這期間暴露出來我們自身的問題很多,這些問題在明慧網其他同修的文章中都進行過深刻的討論,這裏就不討論了。但這些表現出來的困難恐怕也具有普遍性,是資料點被毀後欲圖重建的同修往往都遇得到的,也是想建立新資料點時容易遇到的。因此我將此後一段時間我的點滴得失記錄下來,也希望遇到了同樣問題的同修都認真考慮一下這時應該怎麼辦?這段經歷或許對您有所啟發。

我的特長是上網,在原來的資料點上,我的工作是上網獲取明慧網最新資料以及選材和編輯版面,在資料點被破壞之後,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處於「等」著資料點在「時機成熟」的時候重新建立起來,再重操舊業的思維狀態。我甚至還一直在堅持下載明慧網資料,「等」有朝一日再用。而這一「等」就「等」了好幾個月。

雖然在這幾個月中,我仍然逢人便講真相,也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時間一長,我開始覺得不對勁,到底要「等」到甚麼時候呢?這樣的「等」有完嗎?誰最希望我一直「等」下去?這個「等」是哪裏來的?那不是舊勢力安排的嗎?!如果每個人都在「等」時機成熟,那時機永遠也不會成熟。這一段「等」過去了的空白時間,我們甚麼資料也沒有做,這和邪惡破壞了又一個新建的資料點有甚麼兩樣呢,而這種破壞是我們在不知不覺中順應了舊勢力的安排,人為地助長了邪惡的舊勢力,為正法造成了無法彌補的缺憾而不自知。悟到了這些的時候,除了痛悔外我決定不能再等了,必須有所行動。

但是我一個人能幹甚麼呢,我是個專門「上網的」。這時候「畏難情緒」又開始登場了。咬咬牙決定:能幹甚麼就幹甚麼吧。不是資料都下載下來了嗎?那自己打印幾份總行吧。既然都已經打印下來了,也不能總在那兒堆著呀,老堆著也不安全,自己出去發了它吧,就這樣笨手笨腳地出去發。等回來一看,印出的傳單已經發光了。那既然發完了就再印點兒,免得明天沒的發……不知不覺間發現自己甚麼都能幹了,一個微乎其微的「單人資料點」就這樣在家裏開張了。

我悟到: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作為大法的一個粒子,本來就應該甚麼都能幹,為甚麼人為地把自己限定成為「我是幹這個的,我是幹那個的」而障礙自己呢?你的力量是師父賦予的,你應該是無所不能的,無堅不摧的,只要你該做、你想做你就能做。(對於多人組成的資料點有著嚴格的分工和逐級的安全辦法,這是必須的,而這裏只討論單人資料點的形式。)此後的日子裏,我發現印資料越來手越快,發資料也是越來越行雲流水不露痕跡,簡直象形成了某種「機制」一樣。我是有工作的,工作之餘抽時間買料、上網、編排、印製、發放,有的時候忙就少做,閒就多做。

今年長春有線電視插播之後,深受鼓舞,又下載了《自焚真相》、《見證》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錄像節目刻製VCD發放,就這樣日積月累,積少成多,到如今,這個「單人資料點」也已經印發了數千張傳單與千餘張光盤。(在這段時間裏也由於鬆懈而一度耽誤了資料工作,後文將討論)。

那些和我一樣曾經「等」和「畏難」的同修們,我們的使命是神聖的,當大家沒有條件建立多人的資料點時,可以試試單人資料點吧,師父告訴我們「難行能行」,的確是這樣。當一個個「單人資料點」遍地開花之時,其作用將不是語言能夠表述的。

(待續) (註﹕本文共分五次連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