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湖北省「法教中心」惡夢一般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15日】2002年2月5日(農曆正月十四)下午,單位及街道戶籍共10人騙開了我家的門,把我從床上拖到了湖北省「法教中心」(實際為法西斯中心)。

在洗腦班的大廳裏,單位的人(洗腦班要求單位出一個人陪住、陪吃,被稱為「陪教」)交了由單位扣發我的工資6000元現金。就這樣我被安排在一樓118房間,房間裏共有三張床。管我的警察叫彭容,睡在靠門的一張床上,「陪教」睡在靠窗的一張床上。我被夾在了中間。所以連翻身她們都能管著我。我們睡的床面向牆上是一個40瓦的大日光燈,晚上不許關燈 ,值班幹警每一小時查一次房,燈光照得人整夜不能入睡。

房間的那個警察魔性很大(洗腦班的警察全都是沙洋勞改農場來的),把我也看得很緊,她每天除了在我面前罵師父罵大法以外,就是看管我是否在煉功。晚上不管甚麼時間,只要一上床就要我把腿伸直,彎一隻腿都不行,就說我在煉功。有幾個晚上因為我血壓升高(是到洗腦班才有的),心裏有些發慌,我就坐起來了。她馬上就來掀我的被子,並要我睡下。我拒絕,她就引來值班武警。

第三天由洗腦班頭目(警察,姓張,二十多歲)把我帶到了三樓的一個房間,由「幫教」(都是從沙洋勞改農場弄來的叛徒)五個人對我進行洗腦,她們開始還想隱瞞身份,謊稱自己是大法弟子,但看到我堅強不屈,就暴露她們的身份,並顯出了她們的「招牌」。從她們那氣勢洶洶的樣子我也看清了她們的嘴臉,所以我心裏也有底了。開始兩天,她們對我說些騙人的鬼話,可等了兩天她們就不耐煩了。那個叫劉海歐的(個子有點高,眼露邪光)還動手用本子照我頭上使勁打,並只畫一個小方凳的面積,要我坐在上面,不准走動,不准起身,還不准說話,說話她就用本子打我,只能聽她邪惡的灌輸。劉海歐是老河口市人,她人很兇惡,特別是一提到法輪功,她就眼露兇光,對大法弟子是軟硬兼施。

後來又換到了二樓的房間,裏面除了幾個方凳,一張桌子甚麼也沒有,每天都要被叫去被「幫教」灌輸鬼話,她們有時五人,有時十幾人,最少也有三人。我坐在小方凳上,腳離開地,很難受。她們輪流換班,中午也不休息,晚上到10~12點不等,回到房間後還要聽警察和「陪教」灌輸鬼話。

到了第10天,我血壓上升到120~190。他們同樣又把我叫到樓上,那天頭腦昏沉,眼睛也睜不開,很想睡覺,有一個穿灰黑格子春裝的「幫教」,個子中等,皮膚黑裏透紅,襄樊人,對我說些鬼話,見我沒有反應,又動手揪我的耳朵,眼睛,鼻子,捏膀子等。她們說話時把唾沫噴到我臉上和嘴裏,我吐了出來,她們馬上五個人一起向我臉上、頭、口等處吐唾液,並動手打我的頭,把我打倒在地上,還要把我揪起來接著打。這事引來了值班的武警,她們反而惡人先告狀,說我打她們,吐她們口水,而警察也是幫著她們。那裏沒有法律,沒有公正,只有邪惡。

到了第十三天,又派了十來個「幫教」對我進行洗腦,我堅強不屈。有一個叫楊慧珍的「幫教」,36歲,黃石人,拿起一杯水就往我頭上潑,此時,我頭髮、內衣、毛衣都被水浸濕了。等到了晚上,我的毛衣剛被我的體溫烘乾時,楊慧珍又端來一杯水,要從我頭上淋下來,這時我奪下她手中的杯子。她們又施一計,要我背靠牆站直,把一隻腿伸到前方,站一小時。有一個襄樊的年輕的女「幫教」還要我站著回答她的問題。我不理她,後來我站累了,就自己坐到凳子上,她們也拿我沒辦法,畢竟她們做的事見不得人。回到住的房間,我將此事告訴我單位的「陪教」,她反而說我扯謊。

在這期間,荊門市人紀芝華(60歲),荊門沙洋人蓬春蘭,她們自己意志薄弱,放棄修煉,並鼓動別人也不要煉,來動搖大法學員的正念。另一個30多歲,鐘祥人,個子稍高,一口鐘祥口音。她和劉海歐是搭檔,在我面前是一萬遍地說些鬼話。還有三個是湖北省中醫學院畢業的年輕男大學生,有一個是潛江的,一個是宜昌的,此人很邪惡,看得出他在竭盡全力地幫助邪惡毀掉大法弟子。有一個胖的曾在武昌蛇山煉功點煉過功。還有一個通城縣人,40多歲,女的,皮膚很黑,是個中學教師,95年煉的功,她的謊言很多,是以偽善面孔出現的,而且也很能迷惑人。

沙洋農場有三十幾個「幫教」,見了面每一個人我都能認出來,因為他(她)們當中每個人都和我談過,所談的最終目的無外乎要我寫背叛大法的「保證書」之類的。

她們每天結束時,都圍著我,拉著我的手要寫甚麼書,就這樣我過了十六天。到了十六天的晚上,由於自己還有放不下的執著,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從而走向了反面。現在我終於清醒了,痛悔不已,我一定要洗心革面,重新走入正法中來,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不負師尊慈悲苦度,跟上正法進程,丟掉包袱,重新做好,走正自己的每一步。過去的事就只當是一場惡夢,只想今後怎麼做好。並以我的教訓告訴在外面的及裏面的大法弟子,不管邪惡用盡甚麼辦法,任何手段,只要心中有法,堅定正念,是完全可以堂堂正正走出魔窟的。我也希望大法弟子能幫助我度過難關,和大家一道圓滿隨師還。

其實這些叛徒們都是在苦難之中,意志薄弱,承受不住,走上了背叛真善忍的錯路,同時還找一些自欺欺人的藉口,掩蓋自己可恥的行為,並用這些掩耳盜鈴的藉口來欺騙他人,妄圖強迫更多的人和他們一樣成為可恥的叛徒。這些叛徒的說辭都是些神智不清、邏輯混亂的胡言亂語,他們也是暴力洗腦的受害者。他們原來也有一顆向善之心,可是江氏獨裁政權把他們變成惡毒無恥的凶犯。希望他們能停止犯罪、迷途知返。

附: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地址:武漢市江夏區平嘴湖。是一座三層樓房,有一個小院,沒有招牌,只有鐵門緊鎖和武警站崗,旁邊還有兩棟樓是空的,呈三角形,門朝東,湖左側是民房、魚塘、菜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