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時間:青少年大英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8日】現在是法輪功時間,我是主持人心語。親愛的聽眾朋友大家好。聽眾朋友,每個做父母的呢,他們都在用心的呵護著自己的孩子,生怕他們受到傷害,不讓他們做這個,或者不讓他們做那個,那麼隨著時間的流逝,孩子逐漸的長大,父母的心願和擔心往往是不遂人願。小孩子他們每天放學後,到底都做了些甚麼,也許未必是每個做父母的都能夠知道的,或者未必是孩子們都敢告訴他們的父母的。尤其是孩子邁入青少年時期,對一些事情呢,不管是好的還是不好的,他們可能隨著潮流就要去嘗試,那麼這樣呢,有些父母面對孩子的所作所為只能是哀怨或者是束手無策,在今天的「為甚麼會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這個節目中的十七歲的青少年大英,他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他在父母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到底做了些甚麼呢?又是甚麼力量淨化了他的心靈,使他迷途知返呢?聽眾朋友,那麼接下來就請您收聽我們對大英的這段採訪。

主持人:你好,大英。
大英:你好。

主持人:修煉法輪功多久了呢?
大英:我修煉了三年了。

主持人:十七歲現在是在讀高中嗎?
大英:對的,第四年。

主持人:你是在美國出生長大的嗎?
大英:不是,我是上海,但是我是六歲到美國來。

主持人:好,那你談一下你修煉法輪功受益的地方好嗎?
大英:我覺得我是受益了很多。第一就是對我的身體很好。我本來我的身體是好的,因為我是小孩。但是後來我修煉了,馬上我覺得我有很多的精力,就是我不會睡著啊甚麼。我以前上課時候有時會睏。有一段時間在十二月份、一月份,同學都是生病,因為有一個人生病,別人都會傳染生病,像他們一個星期、兩個星期也不去學校,但是我一天就好了。

主持人:這是在身體方面的,那你修煉法輪功後,在道德回升方面,你有甚麼樣的體會呢?
大英:我小時候是很好的孩子,像人家說你不可以吸毒,你不可以抽煙,你不可以喝酒,我小時候都覺得這是很對的,像我爸爸抽煙時候,我覺得這很不好,人家抽煙人家喝酒,我都不去做。我說小時候像是六年級以下,七年級以下。後來我發現了現在美國社會的年青人越來越大的時候,就越來越壞。我的朋友都是念大學的,他們本來不喝酒,越到大學,越是每天喝酒,經常喝醉。所以我煉了功以後,我看自己就很清楚。要是我沒有學法輪功,我肯定就是跟我們的朋友一樣。因為我本來也是跟他們吸毒啊,在外面玩得很晚啊,甚麼不會來啊。

主持人:你跟他們一樣,有吸過毒嗎?
大英:是的,就跟他們一樣。

主持人:那有吸了多久呢?
大英:大概一年。

主持人:那你在吸毒的這段時間裏,你的爸爸媽媽知道嗎?
大英:他們一點也不知道,他們沒有想到。很多家長不知道他們的小孩在做甚麼。我回來我說一句我和我的朋友們玩,就沒甚麼。像我的朋友他們不煉法輪功,所以他們還在吸,越來越厲害了。

支持人:就是說那你學了這個法輪功之後,你就有把這個毒忌掉了?
大英:是的。因為我知道(吸毒)是不好的。對身體不好,對這個社會不好。

主持人:在李洪志老師的《轉法輪》裏,甚麼地方對你的啟示,你覺得這個吸毒不好呢?
大英:《轉法輪》裏面說,老師說,吸煙是不好,喝酒也是不好。

大英的母親:他主要是參加了一個九天的弘法會,他聽完九講,聽到就是吸煙這一講的時候呢,他就知道那個吸煙是原來這麼不好,那這以後呢他大概就停掉了,但是我們都不知道。

主持人:這位是大英的媽媽。當時你一點也不知道孩子在吸毒?
大英的母親:停掉和吸煙,我們都不知道。

大英:我不是吸煙,我是跟他們一起吸毒。
主持人:那你後來怎麼告訴媽媽的呢?

大英的母親:有一次,就是說是我們在學法的地方,有一個美國人談起他就是整個的改變了。他當時也是吸毒,修煉後不吸了。那麼大英跟我說,他也整個改變了,實際上我還是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情。後來他再告訴我原來是這樣的事情,我是嚇了一大跳。

主持人:你覺得孩子修煉法輪功後,能夠誠實的、坦白地向你講出你所不知道他以前背著你所幹出的事情,那你當時心裏的感受是甚麼樣呢?
大英的母親:當時我非常的後怕,還好他已經學了法輪功,如果他不學的話,那根本就不可設想的。

主持人:那麼是不是就是說,法輪大法挽救了孩子也挽救了孩子的一生呢?
大英的母親:對,對。是大法救了我也救了我的孩子。因為現在這樣講我實際說起來不是那麼三言兩語可以說的。當時我還不知道他吸毒的那一天,我從單位回家,然後呢我就一直哭,我就不知道為甚麼哭,但是那一直到那天晚上,就是他告訴我,然後我才知道。我自己不明白就是說老師幫我做了這麼一件甚麼事。但是呢,那天下午呢,我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就一直哭一直哭,我心裏非常感謝老師,但是我覺得我不知道到底這個情緒從甚麼地方來,我都不知道。到了晚上,他告訴我說出來的時候,我後來才明白。

主持人:心裏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激。
大英的母親:就是感激。但是到晚上他告訴我呢,我才知道。就是老師幫我做的事情,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因為他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不就完了嗎。

主持人:對,而且是一生一世的事。那我想問一下大英啊,你覺得你就是修煉法輪功之後對你的功課上有幫助嗎?
大英:是的,這肯定是。因為我開始煉的時候這個幫助我可以集中注意力。我本來做功課思想不集中,我做的挺慢的,但是我學法輪功,就是這幫助我集中,我很快做好了,我有很多時間多出來做別的事情。

大英的母親:他剛剛得法的時候,他一切就改變了,他有很大的變化,他做功課啊非常能集中注意力啊,做事情非常快,而且把家裏弄得很乾淨。這個變化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我想問一下,江澤民獨裁者呢,它不擇手段地欺騙世人,在不久前搞的這個所謂的反法輪功的大簽名,送到了聯合國,那麼他這個簽名是怎麼來的呢?眾所周知,它就是利用它手中的權力嗎,層層下達指令,命令所有的地方呢,每個人得簽名,如果不簽呢,就要開除公職,沒有飯吃,這樣迫於壓力呢,很多人在極不情願的情況下簽了名,有的簽了假名。尤其是它們強迫學生簽名,打出了這個甚麼所謂的抵制迷信,崇尚科學的幌子,或是所有的學生都得簽名,有許多的學生呢,他們沒有簽名,這樣呢就被開除了學籍。同煉的是一個功法,可是在中國大陸的那些孩子們,他們卻遭到了如此不公正的待遇,那麼對於這一切你是怎麼看待的呢?

大英:這個中國的事情,確實我心裏覺得很難過,因為法輪功那麼好,像我們在美國不煉的人也會覺得,這個功法很好,但是江澤民它們,怎麼就是想不起怎麼可以這樣子做法,那麼好的東西在它們自己嘴巴裏變成很壞的東西,這我搞不清楚。我自己感覺到這個大法是怎麼好,把我變成了一個好人。我有大法,我可以就……

主持人:知道怎麼樣去做。
大英:怎麼樣去做,就是知道怎麼是對的,怎麼是不對。

大英的母親:因為他有時候看到一些小朋友,他們好像看上去很高興,很愉快,他現在已經覺得實際上他們內心很繁忙,但他自己內心很靜。

大英:對,對,我就是這樣,像我很多朋友,他們表面上,他們看上去這個星期他們出去玩,很好玩,但是真的你看他們就是裏面有很多的問題,那麼我也有問題,但是我學法輪功,我知道怎麼去解決問題,所以我心裏可以放棄甚麼東西,我心裏不像他們那麼難過。

主持人:嗯,好,你媽媽還有甚麼說的嗎?
大英的母親:說起來其實是很多的啦,本來沒有想到要問我。

主持人:沒關係,你可以隨便說兩句關於孩子方面的……
大英的母親:我是自己覺得,實際上每個小孩子應該學法輪功。因為現在呢社會看上去大家都是為了小孩好,實際上你大人給與小孩的,有很多都是不正確的觀念,那小孩呢就變得非常的自私,有很多不好的習慣。那如果小孩真正學好的話,實際上只有學法輪功,就是說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淨化身心,他們就不會有不好的東西攙進來,不僅僅是吸毒啦。在中國的社會就會說,可能家長並不一定管得很嚴,否則不一定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家長在管教方面呢,他們給小孩灌輸的為了那個名利啊,甚麼啊,非常過份的那種灌輸,那麼在這種生活壓力下,小孩實際上心理已經不是很正常。他們要學的東西很多,在這種功利心方面如果受到打擊啊,心情就會不平衡,妒忌心啊,……所有的一切都從這裏面產生。就是說,小孩子很小的時候就應該學法輪功,那這樣呢,就會避免就是說一些不好的東西污染他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