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大慶市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虐待、勒索的部份事實(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8日】門秀梅,女,63歲。

我和老伴、兒子去北京上訪,在車上就被乘警抓住,到天津車站下車返回大慶鐵人派出所。被惡警非法關押15天,出來後被邪惡迫害得無法生活下去。不管我們在甚麼地方租房子,邪惡之徒都不讓住。最後我們想回山東老家我弟弟家去生活,我們就買上濟南的車票。上車後,正好又碰上上一次抓我們的那個列車員。列車員問我:老太太你還認不認識我啦?我說這次我們不是去北京上訪,我們是回山東農村去。惡車警說你把車票拿來我看看,看完後他說煉法輪功回山東也不行,就這樣車行到大安北車站強行我們倆下車。第二天又返回大慶。惡車警把我們的車票寫上煉法輪功。我們倆買票花了600多元,退不回來錢。回到大慶還是不讓我們生存,我和老伴、兒子回到雞西,租一個房子住有10天左右,街道主任和片警小佟天天去攆我走。這時天已下大雪了,在2000年10月末的一天,闖進7、8個惡警強行把我們老倆口連打帶拽地拖到車上送到雞西拘留所。第二天,惡警們私闖民宅,非法抄家拿走我們大法寶書14本,我們現在被迫害得家破人散,流離失所。把我送到雞西拘留所非法關押25天才放回家。我為了證實大法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我去北京打橫幅,被惡警非法抓住後送到石景山拘留所,問我住址、姓名我不告訴他,惡警氣極敗壞打我10多個大耳光。當時我的臉被打腫了,嘴也打出血了。另一惡警偽善的說:老人家,你說出地點明天我放你自己回家。當時我信以為真,就說了實話。第二天他們把我送到駐京辦事處非法關押三天也不給我吃飯。到第四天把我送回雞西拘留所非法關押13天。2001年1月3日晚七點左右把我送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到了萬家更是受盡酷刑折磨。我為了證實大法好,被惡警踢斷一根肋骨,疼痛難忍,連氣都不敢喘。為了煉功被惡警擰得青一塊紫一塊,胸部被惡警打得不敢大喘氣。為了證實大法好,我們集體煉功,被惡警罰站不給飯吃,拉、尿睡都在房裏。夏天屋裏悶熱潮氣大,我們被迫害得全身是疥瘡,真是疼痛難忍,白天、黑夜不能入睡,至今還是癢得難受。

王奎,男,43歲,井下三站職工,家住大慶龍南憩園小區。

2000年11月22日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36天,單位、派出所接人共花費用近6000元。在京證實法的時候被便衣拳打腳踢,帶手銬。2001年11月13日在樓區證實大法,在北方市場被抓。被惡警拿膠皮棍打,用腳踢,牙、肩、腰和腳被惡警多處打傷。11月14日在拘留證上未蓋章的情況下,被非法送入龍鳳看守所。到龍鳳看守所,值班惡警把我左臉打傷。因我不背監規等一切規章,被犯人一頓打。因我要求煉功,犯人又用腳把我的腰踢傷。2001年12月14日又被轉回讓區拘留所,後逃出拘留所,被迫流離失所。2000年12月被怡園派出所的張波勒索汽油(數量不詳)。

高淑琴,女,48歲,大慶市第十二中學教師,家住大慶讓區科技園。

2000年6月4日因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75天。隨後送進教育培訓中心辦的洗腦班二個星期。二週共勒索食宿費2450元。絕食抗議5天後被釋放。2000年11月28日再次進京證實大法,回來後被迫流離失所8個多月。在這期間的2001年5月5日在去紅崗區一同修家被非法拘捕。由於當時不報姓名地址,惡警輪番施暴打嘴巴子、罰站侮辱等,隨後被送入大慶市看守所,絕食抗議19天後被釋放。2001年7月19日半夜三名惡警闖入我家強行把我帶走,送進薩區拘留所非法關押,我絕食抗議36天。我由於不配合每天的插管灌食,都要遭邪惡管教的打罵。2000年元旦去京證實大法途中被車上乘警檢查身份證而非法拘捕,送到山海關臨時成立的拘留所。到那裏只要不報姓名,都要遭到惡警的一頓毒打。惡警打完後把我的二個手一上一下在後背用手銬銬在一起,一會手銬就進入肉裏。惡警連13歲的孩子也不放過。領頭的惡警叫劉柏松,是從牡丹江抽去的。他揚言說到我們這不報姓名的還沒一個呢。我們絕食抗議4天,由於師父的點化我們逃出了虎口。逃出後我沒有一分錢,歷經磨難走了9晝夜到了天安門煉功證實大法。被非法被捕後送入前門分局。由於不報姓名又遭惡警輪番毒打,把頭往牆上撞,往身上澆涼水,到後半夜他們沒辦法又把我放了。自2000年6月4日第一次進京上訪到現在單位一直不讓上班,也沒有開過一分錢的工資。生活的基本權利都被剝奪了。每次進京的「罰款」和接送的路費花銷,單位認為我已欠他們四萬元了。

李凌,男,49歲,大慶石油管理局總機械廠職工,家住大慶讓區科技園。

2000年6月18日集體煉功被非法關押15天。2000年11月進京上訪證實大法被抓後送回大慶。從12月3日至2001年1月21日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從2001年1月21日至7月5日被非法關押在大慶勞教所。2000年7月被大慶總機械廠的「610」辦勒索2000元。2000年12月被總機械廠的「610」辦勒索2000元,被石油管理局駐京辦勒索2000元。2000年1月被大慶總機械廠的「610」辦勒索10000元。

叢瑞敏,女,43歲,大慶石油管理局供電公司電力工程公司職工,家住大慶市。

2000年6月9日進京證實大法,為了說句真話,被非法抓回後拘留15天,回單位後又受到開除廠籍留廠察看一年的非法處分。下半年每月只能拿到280元現金。因我沒有丈夫,還要撫養兩個孩子上學,生活非常困難。

張春豔,女,34歲,建材龍新職工,家住大慶讓區東湖小區。

2000年12月25日晚7點我欲去北京上訪,被薩區站前派查出後扣留,通知當地派出所。當晚派出所沒有去人接。我被無故扣押14小時。第二天,當地派出所去人接,站前派出所要求交納200元錢,說有文件。當時沒拿出文件,只有交錢才能把人接走。沒有任何收據。之後怡園派出所以莫須有的罪名將我非法拘留30天送大慶看守所。到期後又轉到讓區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之後又轉到薩區拘留所非法關押二個月後才放回。在2000年8月因我煉法輪功,單位領導按上級要求給我調轉工作,由原來的組織幹事、紀檢幹事等黨務工作,換成人事幹事。2000年12月底因進京上訪被無故扣留105元錢,期間被開除黨籍,但只是聽人說,沒人正式通知我。

劉士榮,女,40歲,大慶石油管理局物資裝備倉儲公司職工,家住大慶市。

2000年12月22日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在大慶駐京辦事處被勒索1300元,帶回大慶後被非法拘留15天。

鬱桂香,女,46歲大慶石油管理局技術開發實業公司職工,家住大慶讓區景園小區6─16─4─402。

由於修煉法輪功,單位從2001年2月4日到3月14日給辦洗腦班逼迫寫保證,並威脅說如不寫保證就送去拘留或送北安農場勞動改造。因我沒配合邪惡,邪惡就非法扣發我一個月的部份工資832元(責任人:技術開發實業公司的曹書成),又非法扣發我2000年的兌現金3000元(責任人:技術開發實業公司的曹書成)。並把我從機關調到基層工作,又開除黨籍。

李業泉,男,34歲,大慶射孔彈廠老年辦職工,家住大慶紅崗區創業莊5─24─3─101。

2000年7月14日我進京上訪,18日被非法關押在紅崗區看守所、拘留所,直到9月18日釋放。彈廠「610」辦公室辦洗腦班,直到11月7日,停發工資,非法拘禁在廠招待所,不准回家,不准與外人接觸。11月7日我被送到大慶石油管理局在北安農場辦的強制洗腦班。在那裏完全與外界隔離,強制勞動,強制學習,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由於我堅定信仰,於11月30日被非法關押到紅崗區看守所、拘留所。在2001年1月19日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大慶勞教所期間三月底,在二大隊因堅持煉功被拉到外邊操場上用手銬銬在鐵柱子上。當時是半夜三點多鐘,氣溫零下十多度,被惡警把衣服脫掉穿著拖鞋、線衣線褲,凍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將近休克才拉到屋裏。次日惡警開始強行灌食,將我雙手五花大綁反背到後面,他們叫上繩,蒙著臉,用手捏著鼻子等張嘴時往裏灌鹽水。因強行灌食有一半鹽水灌到肺裏,我直吐白沫,過後一直咳嗽,向外噴鹽水近20天。2000年7月18日被大慶射孔彈廠「610」辦公室的姚德喜勒索329元;2000年9月底被大慶射孔彈廠「610」辦公室的姚德喜勒索3600元,所謂「罰款」、飯費;2000年9底被大慶射孔彈廠「610」辦公室的姚德喜勒索2800元(扣二個月的工資)。

周桂蘭,女,56歲,大慶市工商銀行八百垧支行職工,家住大慶紅崗區八百垧3─4─1─301。

2000年2月7日與其他三名學員一起去北京證實大法,到信訪辦門口時一幫便衣惡警就把我們的車攔住,讓我們下車,並將我們拽上他們的車,說上訪可以,得他們登記排號,讓我們先到賓館等著。到了賓館才知道他們全是騙子。惡警叫我們每人交200元出租車費歸為己有,叫學員們把帶的錢全部交給他們。後來單位來人接我,單位領導交給「610」辦1000元。單位帶我回大慶後送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又轉紅崗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後轉薩區拘留所非法關押二個月。五月份單位去京費用交了10000元,現據說還剩3000元未還。在紅崗拘留期間如不寫「保證」,不給吃飽。邪惡之徒李大鵬局長說不寫「保證」就餓他們。6月12日才放我們。2000年6月18日我參加集體煉功被抓,非法關押在市看守所。惡警把煉功的學員拖出去關小號打,上腳鐐、手銬。我在20日早煉功時被惡警隊長打得胳膊成黑色,21日轉薩區拘留所。紅崗區刑警隊先打我20多個嘴巴子,薩區拘留所的男女惡警拿警棍打我,45天後我被非法判勞教一年。2000年8月3日我被送齊市雙合勞教所。到雙合第一眼看到大法弟子馬玉傑被銬在椅子上在烈日下暴曬。晚上有的學員整夜被吊在走廊的暖氣管上,腳是懸空的。早5:30分起床,晚9點就寢,每天二頓飯,超負荷勞動。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住6個人,整天不讓說話,惡警讓刑事犯看著我們大法弟子。2000年2月29日我被大慶駐京辦勒索1200元。2000年3月2日被市看守所勒索600元(八百垧派出所代收)。2000年5月被八百垧工行的陳井權勒索6000元;被紅崗拘留所的鄭國良勒索475元(宿費100元,代伙食費375元)。

王成元,女,63歲,家住大慶薩區擁軍村1─29─5─102。

2000年2~4月,我被非法拘留時出現腦血栓症狀,全身癱瘓,被放回。2000年7~8月被非法關在齊市勞教所期間出現心臟病、高血壓的症狀,瀕臨死亡被放回。2000年12月至2001年4月被非法關押時四肢癱軟,不能自理後被放回。2001年5月16日我在家無辜被抓,非法關押到6月15日,出現高血壓、糖尿病的症狀,至今不癒。99年12月被薩北學區的王少文、擁軍二小的付鵬勒索4000元作押金。2000年3月被薩北學區的王少文、擁軍二小的付鵬勒索近7000元。2000年12月被薩北學區的王少文、擁軍二小的付鵬勒索近7000元。2001年8月被薩北學區的王少文、擁軍二小的付鵬勒索2000元。2001年3月被薩北學區的王少文、擁軍二小的付鵬勒索10000元作押金至今不給收據。

李淑蘭,女,56歲,大慶石油管理局物業一公司擁軍物業分公司職工,家住大慶市豐收村1─9─4─202。

2000年4月20日晚到楊志成家串門,被薩區公安分局抓走,非法拘留16天。2000年6月到東風新村公園找廁所,也沒煉功,被四、五個警察攔截抓上車,被非法拘留四十四天。在大慶薩區拘留所二次共非法關押60天,每天吃的都是半生不熟的高粱米飯泡鹽水。被釋放後沒有個人自由,派人監管。幾乎每天都有騷擾電話,特別是節假日期間控制得更為嚴格。單位派人監視行動,完全喪失了一個正常公民的合法權利。我有生以來沒有做過任何違犯法律的事情,然而我煉法輪功強身健體做好人,甚至比好人還好的人,卻慘遭不幸,不讓我合法地生存。這種荒謬的做法是永遠不會讓世人理解的。2000年7月14日被大慶石油管理局物業公司擁軍物業分公司黨委書記張元慶勒索5000元。2000年8月份開始停發工資,直到現在,工資合計16676.80元,責任人;擁軍物業公公司的黨委書記張元慶。二次在大慶薩區拘留所非法拘留60天,被勒索伙食費600元,責任人:薩區拘留所所長程善義。

李淑芹,女,49歲,家住大慶豐收村1─9─4─202。

2000年4月20日晚到楊志成家串門,被薩區公安分局抓走,非法拘留15天。2000年6月到東風新村公園找廁所,被四、五個警察攔截抓上車,被非法拘留五十一天。

欒淑芳,女,58歲,大慶石油管理局薩北學區擁軍二小職工,家住大慶採油三廠5─4─3─401。

2000年2月19日大慶教培中心領導來校找已退休的學法輪大法的教師談話,要求「不准學法、煉功」。當時本人學法態度堅決,沒順從邪惡,邪惡的書記付鵬就以單位名義勒索我5000元,並扣押本人的身份證。2000年4月20日去北京證法,從哈爾濱上火車後乘警就查票、身份證。由於沒有身份證,乘警叫我罵大法、罵師父,我跟他們講理,只坐了兩站就被趕下了車,在鐵路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兩天。學校去人押回三廠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天才放回。2001年2月13日惡警姚洪濤帶三名「610」的惡人來抄家,拿走所有的大法書和資料,並送大慶看守所非法關押45天後放回。大慶教培中心並把本人上網。節假日三廠學校派專人監控,書記、校長還經常到家查問。

毛義素,女,61歲,家住採油三廠。

2001年10月27日進京上訪被三廠派出所和農工商勒索5000元。並被送到收容所非法關押。

許繼平,女,56歲,大慶三廠作業,家住大慶市。

2000年進京證實大法,在火車上被邪惡送往當地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2000年6月因集體煉功被邪惡送到當地拘留所非法關押52天。2000年12月進京證實大法,被邪惡送北京昌平看守所、南口派出所、河北靈壽看守所共非法關押14天後送當地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個半月。在河北昌平縣南口派出所邪惡之徒把我用手銬銬在外面的鐵柱子上夜間長達五個小時。2000年12月24日被北京昌平看守所勒索250元。2000年12月30日被河北石家莊靈壽縣經保大隊勒索300元。

許金昌,男,45歲,大慶市供水公司排澇分公司職工,家住大慶薩區樓區1─18─1─101。

99年10月4日上午在同修家看錄像,下午再看時,其管片民警前來查看,當時我們在場的幾名同修都被帶到勤儉派出所,非法關押至凌晨一點多。由單位接回到家已近二點。後來單位給非法辦洗腦班17天,扣獎金三個月。2000年6月15日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公安分局被抓,交給大慶駐京辦事處的山松後,在公安分局往外走時,一惡警狠命用腳踢我。第二天單位去人接我回來後非法拘留我15天,期滿後被派出所勒索押金5000元。單位給我開除廠籍留廠察看一年的處分,後買斷在家。99年10月4日被單位的連克勤勒索三個月的獎金。2000年6月15日被大慶駐京辦事處的山松勒索4436元,被鐵人派出所的田野勒索5000元押金,未給收據。

田玉蘭,女,39歲,大慶市物資裝備公司再生利用公司職工,家住大慶市龍崗4─20─1─501。

2000年4月28日進京上訪證實大法,在信訪局門口被抓,帶回大慶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1個月。在看守所因證實大法被非法帶手銬和腳鐐三天多,晚上不能睡覺,頭兩天晚上12點多以後才讓睡,而且沒有被褥,只能和衣睡在水泥地上。脫下自己穿的拖鞋用獄中的馬夾包上當枕頭。凍醒後就再也睡不著了。第三天到半夜三點多鐘才允許睡在水泥地上。平時除了吃飯和上廁所外被惡警將手銬銬在暖氣管上進行無人性的迫害。之後又叫我們幹體力活。因進京證實大法被大慶「610」辦公室的林春英勒索1000元。6月18日大慶「610」辦公室指使各單位辦所謂洗腦班進行強化洗腦二個月。晚上不讓回家,由單位安排吃住。前幾天每天播放誹謗大法的錄像,晚上有專人值班。晚上睡覺不讓關門,怕我們學法煉功。後來在我們的抗議下才取消了這個做法。每天晚上7點鐘看新聞,看完後坐在椅子上直到9點鐘才讓休息。平時不讓學員串房間,不許說話交談,完全失去了人的最基本權利。後來不看錄像了,每天讓我們在零上35度左右的高溫下參加體力勞動,而且有些根本是無意義的勞動。根本目的說是迫害、動搖堅修大法的決心。在這期間單位層層領導找談話,來動搖我們。後來看這樣也無濟於事,於是非法把我們開除廠籍,作留廠察看一年的處理。平時只發給生活費,並非法罰款3000元。從洗腦班回單位後也沒有停止迫害,給了一個所謂的崗位,也不安排工作,每天還是乾體力活,並要求每天下班時必須與他們安排的人一起走,但被我堅決抵制了。身份證被非法扣在派出所至今未給。2000年8月被物資裝備總公司的林春英、再生利用公司的孫淑霞勒索2800元。2000年8月被物資裝備總公司的林春英勒索3000元。2000年8月至12月被物資裝備總公司的林春英勒索4000多元。

孫德榮,女,45歲,大慶市供水公司排澇分公司職工,家住大慶龍崗2─1─202。

99年10月4日上午在同修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到下午1點左右被派出所民警叫開門把我們11人帶到派出所非法關押到零點左右,後由單位接回。回到已二點左右。第二天單位停職辦「洗腦班」17天,扣三個月獎金,調換工作。2000年6月18日我參加集體煉功,被公安局非法抓捕,關在看守所兩個月。因煉功被惡警毒打,打倒在地上水坑內一個小時左右。後因我們絕食堅決要求釋放,出獄後在單位上班被非法開除廠籍,留廠察看一年,每月給300元生活費。

顏景蘭,女,56歲,油建六大隊職工,家住大慶市龍崗1─16─101。

2000年5月3日進京護法,被天安門警察非法抓捕,後被大慶公安局帶回送大慶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受到四天四夜帶手銬不讓睡覺的懲罰。後因煉功被管教按到牆邊蹶了四個小時。2000年11月19日開法會,被公安局非法抓捕,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半個月。2000年5月3日被大慶駐京辦事處的陳主任勒索5000元左右。2000年11月19日被勤儉派出所的孟某勒索500元左右。

於長江,女,51歲,大慶教培中心龍北學區龍崗小學職工,家住大慶龍新32─1─202。

自99年7月20日以後,單位領導對我非法進行24小時監督盯梢,沒有人身自由。出門外出都要打電話控制,收身份證。

紀桂英,女,54歲,大慶市糧食製米廠職工,家住大慶龍崗2─8─2─301。

2000年6月18日我參加集體煉功,被派出所非法抓捕,在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天,後單位領導擔保才放出來。

程金芝,女,39歲。

2000年1月進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城樓檢票口,檢票人員問是否煉法輪功?答是。想不想說心裏話?想說。就被非法帶到天安門派出所,後轉到大慶駐京辦事處。又通知單位及當地派出所把我接回大慶。除我自己帶的1000元之外又交了3235元做這次進京接人的費用。2001年1月17日晚6點左右,大慶「610」辦公室的人拿著搜捕證把我帶到分局,在我走後又抄走了我的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理由是有人舉報我弟妹到我家開法會。其實是公安內部有文件,在春節前怕大法弟子去北京,各地非法抓捕了很多大法弟子。第二天被送大慶薩區看守所非法關押33天,又轉薩區拘留所非法關押12天。在3月2日放回家。3月3日單位到家說買斷工作也要單位對大法弟子看管,怕去北京,說對3月15日的兩會期間負責。3月4日怡園派出所又到家中看管,還讓我丈夫擔保看管。

程謀忠,田,63歲。

2000年12月8日在雞西租房印資料被壞人舉報,由雞西公安局局長、恒山區區政府姓劉的、張新礦片警小佟等大約10人私闖民宅非法搶走印資料的用具(油印機二台)行李二套,所有大法寶書三提包。勒索人民幣8900元。我被惡警強行關押33天後被放出,現流離失所。

高玉傑,男,64歲,中國農資瀋陽公司大慶辦事處職工,已退休。

2000年10月上旬我們夫妻二人給中央領導寫了一封信,主要是彙報得法以來身心受益的情況,要求給法輪功平反,取消對師父的通緝,釋放所有無罪被關押的大法弟子,善待法輪功。10月9日我們帶著寫好的信去北京證實大法,10月10日在京住旅店準備第二天去天安門前正法,並將信郵給國務院信訪辦。可是半夜旅店的老闆報信給當地公安派出所,警察以查夜為名盤問我們姓名、地址等情況,然後與大慶市公安局駐京辦事處取得聯繫,把我們接去錄了有關情況。我們把信交給他們,委託他們轉交中央領導。他們又與大慶臥裏屯派出所聯繫,第三天由派出所、單位來京接回大慶送龍鳳拘留所拘留半個月。到期後派出所開始叫我們每人交50000元押金,被我們拒絕。又逐漸降到每人20000元、10000元、5000元,後來我們堅持要回拘留所,他們沒辦法叫我們每人交1000元,計2000元,由單位暫借交款並寫了保證才讓回家。2000年10月12日被大慶公安局駐京辦事處的於處長勒索2400元。10月13日被大慶臥裏屯派出所的魏朝成勒索4800元(進京接人的費用)。被龍鳳拘留所的張所長勒索350元。2000年10月27日被大慶臥裏屯派出所的魏朝成勒索2000元。

白麗華,女,46歲,大慶客運公司東區分公司職工(已退休),家住大慶東風新村。

99年12月進京證法,走在天安門前的路上,一個便衣惡警上前問我是旅遊的還是辦事的。我當時沒有正面回答。他又問我真善忍好不好,我說真善忍當然好啊,我又反過來問他你說真善忍好還是打砸搶好啊?惡警說:別說了,上車吧。我就這樣被抓後送到大慶駐京辦事處。惡警把外衣和鞋全給拿走,然後由當地公安局接回大慶,被非法關押四個月。惡警放人時逼迫家人交一萬元押金,至今未還。2000年6月25日在公園煉功被非法抓捕,關押五十多天。大法弟子張鐵燕在這期間被非法關死在獄中,我們多數人處在嚴重消業狀態,在大家強烈要求下才放回。2000年11月份,我們幾個同修準備在一起談談修煉體會,我剛走到同修家門口就被等候在那的惡警非法抓走,強行關押八十多天,後因病情嚴重,也是在同修及家屬強烈要求下才被放回。2000年4月被東區分公司的姜國生、安民派出所的隋繼文勒索一萬元。後兩次非法關押在退休以後,自2000年至2001年七月份工資一直沒發。

李淑梅,女,62歲,大慶一廠二礦管理站,家住樂園21─3─202。

99年11月13日至2000年4月10日在大慶薩區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了三個半月。在此期間經常挨打並沒收大法書籍,在絕食抗議期間,又被多次強行殘酷灌食。2000年6月18日至2000年9月22日又被超期非法關押,期間經常被體罰。2000年12月去北京證實大法,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並在關押三天後,用車將本人及其他大法弟子棄在山溝裏。99年12月28日被薩區拘留所的程善義勒索2075元。2000年6月18日被大慶看守所的姓胡的警察勒索300元。

王景華,女,49歲大慶服裝職高職工,家住大慶讓區樂園小區24─1─401。

2000年6月18日參加集體煉功時被派出所無故抓捕,扣壓一天交單位強行洗腦,並非法扣押金一萬元。2000年6月18日被大慶教育培訓中心的王惠娟勒索350元及一萬元押金。

陳風珍,女,47歲,大慶採油五廠一礦八區二隊職工,家住大慶五廠4─15─3─3─1。

2000年10月1日進京上訪被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看守所一個月後又轉到紅崗區拘留所非法關押半個月,出來後又被辦洗腦班二十多天。現已被非法開除廠籍留廠察看二年,在此期間每月只給生活費400元。在2000年10月2日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抄家。2000年10月被採油五廠的張殿喜勒索2500元。2001年3月被採油五廠一礦的張金星勒索350元。自2000年10月至2001年11月一直被非法扣發工資獎金,每月扣款近兩1200元(責任人:採油五廠的張殿喜)。

王德志,男,51歲,大慶採油五廠一礦維修隊職工,家住大慶五廠4─15─4─301。

2000年10月1日進京上訪,被抓捕後在大慶紅崗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又轉到紅崗區拘留所關押半個月。回來後又被辦「洗腦班」二十多天。回單位後被非法開除廠籍留廠察看二年,每月只給生活費470元。2000年10月被採油五廠的張殿喜勒索2500元。2001年3月被採油五廠一礦的張金星勒索350元。自2000年10月至2001年11月一直被非法扣發工資獎金,每月扣款近兩1200元(責任人:採油五廠的張殿喜)

王景翠,女,59歲,大慶石油申大公司家屬,家住大慶採油五廠4─3─221。

2000年6月13日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看守所40天後轉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2000年9月30日串門被非法拘留15天。2000年11月28日進京上訪被抓後非法關押看守所30天後轉拘留所15天。在2001年1月8日被非法送進黑龍江省戒毒所非法勞教,被強行洗腦後於2001年6月22日解教。2001年10月11日被非法抓捕關押看守所30天後轉拘留所15天,非法抄家,電話被監聽,株連家人。2000年6月17日被大慶駐京辦事處的山松勒索3300元,12月2日被大慶駐京辦事處的山松勒索1250元。2001年8月27日被申大油公司的薛景順勒索1655元。2001年3月18日被省戒毒所的管帳的管教勒索200元。停發家屬生活補貼。

宮秀英,女,57歲,大慶石油申大實業公司物業二所,家住大慶採油五廠4─50─311。

2000年6月13日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看守所40天後轉拘留所半個月。出來後又在大慶物業總公司被強制辦「洗腦班」強化洗腦並按手印長達一個月之久。2000年9月30日在家被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非法抄家,株連家人。2000年11月28日進京上訪被抓,非法關押在看守所30天後轉拘留所關押半個月。在2001年1月18日被送到黑龍江省戒毒所強行洗腦後於2001年6月22日被解教。電話被監聽,派無業人員、街道辦和家屬工監視。2000年6月17日被大慶駐京辦事處的山松勒索3300元。12月2日被大慶駐京辦事處的山松勒索3300元。被智德賓館勒索1550元。2000年10月30日被物業二所的徐雲鳳勒索960元(每月)非法扣發工資。

陳凌,女,30歲,大慶採油五廠一礦職工,家住大慶採油五廠4─11─2─102。

2000年9月29日進京想向政府說明法輪大法的情況,在天安門廣場被單位領導帶回送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被勒索10000元罰款,我沒交就被非法關押大慶看守所一個月,隨後又送至紅崗拘留所半個月。我出來後又送到單位辦的「洗腦班」22天,強制洗腦,其後回單位上班,單位又給開除廠籍留廠察看二年的非法處分,每月只發給生活費325元。2000年10月2日被採油五廠廠辦的張殿喜勒索2500元。2001年3月被採油五廠一礦的張金星勒索350元。2000年10月至12月在大慶看守所被勒索650元,在紅崗拘留所被勒索175元。

文秀榮,女,60歲,家住大慶創業莊5─20─2─302。

2000年5月13日去北京上訪回來後被非法辦了三天洗腦班,退休金全部被非法停發。2000年5月13日被二公司創業莊的趙書記勒索500元。

杜德才,男,48歲,大慶採油五廠一礦八區二隊職工,家住大慶採油五廠3─7─1─402。

2000年10月2日~2000年11月2日在大慶紅崗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2000年11月2日~2000年11月7日大慶市紅崗區拘留所被非法關押。2000年11月7日~2000年12月1日被強制辦「洗腦班」,回單位後單位又給開除廠籍留廠察看二年的非法處分,每月只發生活費500多元。2000年10月被採油五廠的張殿喜勒索2500元。2001年3月被採油五廠一礦的張金星勒索350元。自2000年10月至2001年11月一直被非法扣發工資獎金,每月扣款近1300元(責任人:採油五廠的張殿喜)

黃鳳英,女,46歲,家住大慶讓區龍南50─1─401。

2000年6月因在公園煉功被勒索「罰款」一萬元(後因買斷公齡退回)。2001年春節後身份證被當地派出所非法扣押(於2001年11月份要回)

索君影,女,44歲,家住大慶銀浪庫樓區4─7─2─502。

2000年6月12日進京上訪,被當地警察非法抓捕,並在龍鳳區拘留所非法關押半個月,回來後被送到教培中心強行辦洗腦班。2000年9月1日開學第一天正在上班,學區領導以審訊的方式讓我交待並強行送往教培中心洗腦班。在途中回家取衣服,我被這突如其來的驚嚇嚇得病倒。一週後身體稍有恢復去上班,當天上午又被送到教培中心辦的洗腦班。2000年11月校長強行命令買斷。2000年6月12日被大慶駐京辦事處勒索6000餘元。2000年7月被教培中心勒索2000元。2000年7月至11月被學校勒索2000餘元。從2000年七月至11月每月扣工資直到買斷。

劉波,女,45歲,供水公司前進水源職工,家住大慶悅園H─4─705。

2000年11月26日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看守所一個月後又轉到薩區拘留所非法關押二個月,到期後又轉到讓區拘留所非法關押半個月。到期後又轉回薩區拘留所非法拘留二個月。家人不修煉,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找了很多人,他們都說要勞教我,把家人嚇壞了,拿出12000元送禮,這樣提前半個月讓我出來了。2000年11月24日被天安門派出所的惡警勒索1000元。11月25日被大慶駐京辦事處勒索1300元。2000年11月25日被供水公司保衛科的劉丙梅勒索1734元。

王德洪,女,50歲,家住大慶龍南悅園H4─1802。

2000年11月26日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在大慶市看守所一個月。2000年11月24日被天安門派出所勒索1000元。11月25日被大慶駐京辦事處勒索1300元。2000年11月25日被油建公司保衛科勒索1704元。

王花榮,女,56歲,大慶市採油一廠實驗小學退休教師,家住大慶龍南怡園小區。

99年10月3日依法進京上訪向國家說句真話「法輪大法好,我師父清白」。10月18日被送到大慶駐京辦事處,結果單位和學區去了三個人接人,所有費用(包括打手機在內)都是讓大法弟子承擔的。回來後教培中心又強行洗腦,又扣押金5000元(其中有4000元是存摺,後又被騙取密碼,由單位取出)2000年2月17日晚因去功友家串門,又被讓區分局和怡園派出所聯合抓走,非法拘留半個月。到期後未經本人知道強行送往教培中心辦的洗腦班。每天讓交208元(本人不交就讓孩子交)說是生活費。12天共花去2504元。2000年6月18日因在公園煉功,被強行勞教一年,因堅定信仰又被非法超期關押二個月。這期間邪惡之徒非法又從我的退休金中強行扣去一萬元。2001年8月18日被釋放後,回山東老家看望80歲的老母親,惡警電話跟蹤監督,並幾次騷擾我的妹妹(妹妹也學法),晚上幾次在妹妹家的牆外偷聽,鄰居都受到惡警的干擾。2001年11月28日上午9點多,我和另一個大法弟子去教育培訓中心找專職迫害法輪功的張成,勸說他應退還強行扣押的鉅款。他不但說「不退」。而且還拽著我的一隻胳膊又要強行留下我辦洗腦班。我自己強力掙開他的魔手,才走出來。1999年10月21日被實驗小學的林淑范及大慶駐京辦事處勒索2300元。被教培中心的張成勒索5000元押金。2000年3月3日被教培中心的張成勒索2504元。2000年6月18日教培中心的張成勒索10000元。

王奎,男,41歲井下綜合配液站職工,家住大慶龍南憩園小區3─1。

2000年11月26日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大慶讓區看守所一個月。2000年11月13日晚在居民區印「法正人間」四個字時被公安抓捕,當時上來四、五個惡警對我拳打腳踢,並將我非法關押在龍鳳看守所一個月,還要送勞教。2000年11月24日被天安門派出所的惡警勒索1000元罰款。11月25日被大慶駐京辦事處勒索1300元。2000年11月25日被井下保衛科勒索1500元。

張偉光,女,50歲,物業風華所職工,家住大慶市。

2000年12月21日到北京上訪,在山海關被扣押,惡警把我用手銬銬在凳子上搜身,身上的錢全部搜光,最後也沒還給本人。還用電棍打我。2000年12月25日由單位接回,來往路費全部由我負責。2000年12月21日被山海關刑警二隊勒索800多元。2000年12月25日被鑽井技術服務公司勒索3000元;被八百垧派出所勒索2000元,後來退回來1800元。

馬興秀,女,54歲,家住大慶八百垧6─2─1─301。

2000年2月29日進京上訪,被房山警察抓送到太陽島賓館(大慶駐京辦事處),接回大慶後,在大慶市看守所非法關押30天,後又轉到紅崗區拘留所非法關押75天。2000年6月18日因集體煉功被抓送到大慶市看守所二天,在這兩天裏八百垧派出所的所長李寶山、警長林水和一個黑臉警察三個人,年青體壯合力打一個老太太,打得我分不清方向,邊打邊說「把你打死,說你是撞牆死的。」說著抓著我頭髮往牆上撞;隨後又將我轉押在肇源看守所。林水在非法提審我時,對我進行體罰(讓開飛機),並口出污言穢語,不堪入耳。在這裏被非法關押二個月後轉送紅崗區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2000年12月29日到北京證實大法,被北京海澱看守所抓走,強迫交100元錢買被褥,因不說姓名、住址,被轉送到遼寧省丹東市看守所後被勒索罰款1400元。2000年3月1日被物業二公司的保衛科勒索1800元,2000年12月29日、2001年1月18日被北京海澱看守所、遼寧省丹東看守所勒索1500元。

康興榮,女,52歲,大慶市紅崗區八百垧商店職工,家住大慶紅崗區八百垧一區。

2000年6月18日參加集體煉功後,八百垧派出所把我送看守所、拘留所共計55天。在看守所期間八百垧惡警提審時用木板打臀部,致使臀部變成紫色。在這期間被勒索押金7000元。2000年11月去北京證實大法,單位接回來要路費11800元,又被非法送進看守所、拘留所共45天,回來因不配合邪惡不寫「保證」又被送進看守所、拘留所共計60天。2001年11月因正法被八百垧惡警發現,非法抓進派出所扣留一夜,還被勒索押金2000元。2000年6月被勒索7000元。2000年12月被八百垧商店勒索11800元。2001年11月被八百垧派出所勒索2000元。

張忠勇,男,37歲,大慶石油管理局鑽井二公司機修廠職工,家住大慶八百垧。

2000年7月以後,我的親屬、朋友被政府和單位不斷地施加壓力。單位領導曾多次逼妻子交出一萬元押金。如果不交就要採取辦「洗腦班」或交給派出所或採取其它措施。使家人及親友受到各種壓力的驚嚇,身心受到極大傷害。2000年7月被鑽井二公司的祁志群、機修廠的董權勒索10000元。

秦玉貴,男,40歲,大慶石油管理局鑽井二公司機修廠職工,家住大慶八百垧。

2000年7月以後,我的親屬、朋友被政府和單位不斷地施加壓力。單位領導曾多次逼妻子交出一萬元押金。如果不交就要採取辦「洗腦班」或交給派出所或採取其它措施。使家人及親友受到各種壓力的驚嚇,身心受到極大傷害。2000年7月被鑽井二公司的祁志群、機修廠的董權勒索10000元。

龍桂芬,女,51歲,家住大慶八百垧6─9─2─2。

2000年6月18日參加集體煉功,被派出所抓住,被姜文友打了二次,在龍鳳看守所被非法關押40天,在這期間被看守所所長打了,還被八百垧派出所勒索罰款2000元,過了好長時間才歸還。2000年11月實業公司非法將我送到北安農場進行所謂的「勞動轉化」,勞動20天並停發半年工資500元。

李三清,男,63歲,大慶石油管理局鑽井二公司鑽井三大隊職工,家住大慶八百垧6─2─1─301。

2000年12月29日去北京證實大法打橫幅時被抓,送到某分局非法關押7天,後來在執著心的帶動下說出姓名、住址,單位派五個人來接我,這五個人的往返費用都逼迫我承擔,計7700元。回來後送紅崗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又轉到紅崗拘留所非法關押44天才放人。2001年12月3日晚因撿了一個大法真相條幅掛在樹上,被邪惡的派出所所長李寶山看見,重拳打在頭上、臉上,將嘴打破,嘴角打青,並扭送到派出所,強行搜身,甚麼也沒搜到,之後我被非法關押在紅崗拘留所半個月。2000年12月29日被鑽井二大隊勒索7700元。

楊淑英,女,61歲,大慶石油管理局鑽井公司二大隊,家住大慶八百垧6─1─4─102。

2000年12月29日去北京證實大法打橫幅被抓,送到某拘留所,被惡警打了兩下,一下就犯病了。警察一看嚇壞了,怕沾包,到了半夜,趕緊把我拉到郊外大草甸上放下,一溜煙地跑了。

史軍民,男,55歲,大慶石油管理局物業二公司紅衛所職工,家住大慶紅崗區八百垧四區。

2000年12月進京證實大法,被邪惡抓走,送進順義看守所。當天被順義派出所領走,下車後他們那些邪惡分子就打我的頭,我不配合邪惡之徒,他們用電棍插到我的嘴裏電我、打我;四天後,物業二公司保衛科去二人、紅衛所去二人把我接回來。紅衛派出所勒索我10000元押金,我交的住房證。回來的當天,派出所又勒索押金5000元。過春節的前一天,又把我騙到洗腦班非法關押我40天,才把我放出來。派出所的「押金」2001年11月8日退回。2000年12月被紅衛所的趙久純勒索6220元(接我回來的費用);紅衛所的王玉雙勒索10000元押金,但我交的是住房證。

將玉蓮,女,67歲,大慶管理局鑽井二公司器材供應站,家住八百垧6─1─5─202。

99年7月21日要去北京上訪,被派出所在火車站截回,非法關押一晚上。2000年2月27日到北京證實大法,被房山派出所抓送到大慶駐京辦事處,之後又被單位非法罰款1000元,並逼迫我承擔他們接我回來的全部費用。派出所非法抄我家二次。2001年10月19日貼真象傳單時被舉報,被抓,並被非法關押在紅崗拘留所7天。2000年2月27日被器材供應站勒索3700元,被器材供應站的王書記勒索5000元做押金。

胡曉慶,男,30歲,大慶石油管理局鑽井二公司機修廠職工,家住大慶八百垧3─6─1─502。

2000年2月25日依法進京上訪,隨後便被帶至大慶駐京辦事處非法關押,我的腰帶和皮鞋被邪惡之徒拿走,保安在門口24小時看守;被押回當地後被非法關進看守所,號內死刑犯和無期犯人在管教眼色暗示下對我多次進行折磨:洗冷水澡;把人倒立過來腦袋插在蹲便池內;用飯盒接尿往臉上潑;牙刷插入肛門後再插入嘴內刷。用刷廁所的掃帚往頭和臉上抹、往嘴內鼻孔內塞,並多次毆打。釋放後被八百垧派出所的李寶山勒索5000元做押金(未給收據);被鑽井二公司勒索5000元,同時承擔去京接人的費用1700多元。五個月未上班經濟損失五千餘元,年終超額任務獎金一千七百多元全部被非法扣掉。

闞秀娟,女,30歲,家住原銀浪樓區。

2000年10月進京證法被抓,接回大慶後被非法關押半個月。2001年6月在家被創新派出所抓走後,被非法勞教二年,現在黑龍江省戒毒所。2000年10月被大慶綜治辦的松山勒索3200元。

鐵智傑,男,36歲,家住銀浪庫試採樓區。

2000年10月1日去北京正法,被讓區創新派出所非法扣留電腦一台(因發現電腦裏有大法資料),被單位非法扣發半年工資(每月只發生活費)。2001年6月14日晚7時在家被創新派出所帶走,15日被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個月,於8月被非法勞教。

闞秀華,女,48歲,試採農工商退休家屬,家住大慶銀浪4─6─4─502。

2000年10月1日進京上訪,被當地派出所接回後非法拘留二個半月。2000年10月被大慶綜治辦松山及試採農工商的王延明勒索6700元。

關雲霞,女,51歲,家住銀浪試採樓區。

2000年11月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抓,返回大慶後先後被非法關押在大慶薩區拘留所、大同拘留所及讓區拘留所近二個月。買斷工齡的錢十幾萬元至今不給。2001年6月12日在同修家中被警察抓捕,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看守所一個月。絕食抗議一個月後,生命垂危,被抬出看守所。現在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

闞秀梅,女,51歲,家住銀浪樓區3─35。

2000年6月去北京正法,被接回後被非法關押15天。2000年10月進京正法,被接回被非法關押二個半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2001年10月進京證法被接回後,至今仍在大慶看守所非法關押。2000年6月被大慶綜治辦松山及試採華採的王延明勒索5000元,其中包括接人的費用。2000年10月被大慶綜治辦的松山及試採的王延明勒索15000元。

孫常秀,女,47歲,家住大慶市。

2000年6月20日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抓到大慶駐京辦事處,被勒索3600元,被單位接回後被送拘留所非法關押半個月後又轉到另一個拘留所非法拘留二個月。因我不寫「保證」,單位一直非法不發我工資。在拘留期間,單位還勒索我5000元押金,至今未還給我。單位進京接人的費用3000元也逼迫我承擔。

何培英,女,57歲,家住大慶市。

2001年8月29日去北京證實大法,被勒索4000多元食宿費、車票費用。2000年6月18日因參加集體煉功,被單位非法辦洗腦班二個半月。

劉豔芹,女,50歲,家住西濱。

1999年10月被物業公司八百垧所的高俊華勒索3000元。我的身份證被非法扣押,經常受到電話的騷擾,派出所的惡警到我家裏逼迫我簽名。

王淑雲,女,58歲,家住大慶市龍鳳區。

6月20日去北京證實大法,被北京警察抓捕後被勒索1500元,七天後被當地派出所帶回非法關押。公安局的馬雲峰向我家人勒索5000元;被龍鳳政法委勒索2000元。因參加大法弟子王彬的葬禮被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四個多月後無條件釋放。

張桂雲,女,54歲,大慶鐵人中學職工,家住大慶乘新3─16─3─402。

2000年5月30日去北京證實大法,在中央信訪接待處遞上上訪信。當信訪辦的工作人員得知我是為法輪大法上訪時,把我帶到一個辦公室,對我大聲吼叫:老實在這呆著。然後由大慶駐京辦事處的人把我接到大慶賓館。邪惡之徒為防止我跑,把我的鞋、衣服全給拿走了。第二天返回大慶直接送到派出所,並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回來後單位派人24小時監控。2001年3月份前派出所經常往家裏打電話騷擾。2000年5月30日被大慶管理局的「610」辦公室的時世進勒索3151元。

王小紅,女,38歲,局保險中心職工,家住大慶乘新2─09。

2001年元月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拘留共計二個月。單位非法扣獎金500元,勒索押金10000元。被單位24小時非法監控,節假日要求電話說明所在的位置;有說法輪功不好的新聞,被逼迫必須看。2001年元月被大慶駐京辦事處的山松勒索1000元。

金海霞,女,34歲儲運銷分公司南一油庫職工,家住大慶乘新二小區2─24─4─602。

2001年6月被大慶駐京辦事處的時世進勒索3200元。

劉錫珍,女,52歲,大慶乘風四小職工,家住大慶乘新二小區2─02─2─502。

2001年8月4日進京上訪被非法抓捕,在前門派出所被打傷肋骨二根。99年12月23日被大慶教培中心的王部長勒索5000元做押金。2001年6月被大慶教培中心扣買斷工資11500元。2001年8月6日進京證法被勒索各種費用3820元。

張豔,女,40歲,家住大慶景園小區3─9─4─402。

2000年12月31日進京上訪被火車站的便衣跟上,十分鐘左右被四五個惡警帶到警察辦公室。在2001年1月1日後被非法拘留半個月。並沒收車票和身份證。身份證一直沒給。

范秀玲,女,家住銀浪庫。

2000年6月18日參加集體煉功被強制辦「洗腦班」15天,被非法扣發部份工資。2000年10月1日去北京上訪被抓,在天安門前被警察毒打,在大慶被非法拘留二個半月;放回後,又被單位非法關押一個月,當年四季度的工資獎金全部被非法扣發。2001年6月12日被創新派出所無故送進看守所二個半月;在絕食期間被強行灌食並遭毒打;四個月的工資獎金全部被非法扣發。

隋成福,男,39歲,大慶乙烯石化晴綸廠毛絛分廠職工。家住大慶興化村822─1─602。

1999年7月20日晚我在單位上班被派出所片警騙到派出所說是了解情況,結果非法關押我48小時。從那以後警察經常往家打電話,不管白天黑夜擾得我家不得安寧。2000年12月被晴綸廠的龐甫亭勒索3400元。

於紹芝,女,36歲,大慶乙烯石化晴綸廠成品車間職工,家住乙烯633─3─102。

自1999年7月20日以後,在江XX邪惡勢力的迫害下,我做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就沒有好日子過。公安處讓寫保證簽字等。單位和派出所也多次打電話到家干擾也總讓寫保證,單位領導不定期經常找談話讓放棄修煉,派出所還經常往單位打電話干擾,使我工作不得安寧,身心受到極大傷害。並且派出所還規定不許出遠門,出門必須打電話向派出所彙報。單位也規定煉法輪功的不許休任何假。在這種被迫害又無處訴的情況下我於2000年11月29日動身進京上訪,11月30日在天津站被天津鐵路公安查問並讓罵師父,就這樣我被鐵路公安非法抓捕,被非法審問關押了十多個小時,後被大慶駐天津辦事處接回,半夜又被大慶駐北京辦事處的人接走。12月2日被單位派人接回送派出所後送大慶看守所非法關押69天,給本人及家屬在身心和生活上帶來極大痛苦。有一次我們煉功被發現,全體包括刑事犯也和我們一起受罰。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政府和管教人員把我們與犯人同等對待,甚至晚上還讓犯人監視我們。2000年2月25日被興化派出所的佟曉忠勒索10000元。2000年12月被晴綸廠的廠長李天書勒索一千多元。2000年12月1日被大慶駐京辦事處勒索1500元,被總廠的龐書亭勒索500元,晴綸廠的王建華、候旭國勒索696元;被晴綸廠的龐書亭勒索6900元(分二次要的)

郭風,男,61歲,家住興化村917─2─4─1。

因參加集體煉功被公安幹警用警車驅散,不讓煉功。自大法受到迫害後,公安人員多次往家裏打電話,讓我寫保證書,不讓煉功,並且家裏的電話被監控。

呂英,女,57歲,老年公司職工,家住917─2─4─1。

因參加集體煉功被公安幹警用警車驅散,不讓煉功。自大法受到迫害後,公安人員多次往家裏打電話,讓我寫保證書,不讓煉功,並且家裏的電話被監控。

郭傑,女,68歲,龍鳳區衛生局職工(已退休)家住廠西25─5─3─1。

本人自99年7月15日被非法軟禁,自家樓下有兩台汽車晝夜輪流看守,控制人身自由。這期間有一天晚上11:30被強行帶到公安局傳訓,持續到第二天凌晨4點。由於本人拒絕寫保證書,又被轉入當地派出所直到第三天單位領導出面擔保才讓回家,並同時控制了人身自由。女兒從外地回來出面擔保才於27日晚將本人接到女兒家中,同時電話無由被監控。2000年7月20日左右,單位又出人在樓下汽車裏面看管監控,第二天被女兒再次擔保領到女兒家中。2000年11月29日本人想進京上訪被抓進派出所,當天晚上被非法關進大慶市監獄長達93天,過著非人的生活,失去自由。出獄後經常受到騷擾,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

曲淑榮,女,62歲,物業公司職工(已退休),家住大慶611─1─302。

2000年4月份公安處的周春興無故叫我到派出所。2000年6月7日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被警察非法抓捕,在北京關押二天,單位派人接回後送派出所,然後送到大慶看守所非法關押51天。被非法關押期間,惡警不許我們煉功。2001年8月份單位無故到家讓寫決裂書、保證書、悔過書。2000年2月29日被興化派出所的孫愛國勒索10000元。2000年6月被大慶罰款2000元由物業公司給扣的。2000年7月被物業公司的書記、主任勒索3000元。

呂觀如,男,49歲,大慶石油管理局房建公司第三分公司經營辦職工,家住大慶乘三村4─01─18─1。

99年7月22日以後單位經常找麻煩,片警三天二天找,讓區分局找。那些日子不知怎麼過的。2000年4月份進京上訪,在信訪局門口被非法抓回大慶駐京辦事處,隨後被押回大慶龍鳳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受盡非人般的毒打。因為進京上訪被單位勒索罰款1000元,另外承擔進京接人的費用1300元。2000年6月18日參加集體煉功,被大慶公安強行抓捕,被非法關押在薩區看守所二個月,於八月份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被強行勞教一年。到期又延期非法關押一個月零七天。自九九年十一月以後工資一律被非法停發。在大慶被非法勞教期間,受到了方方面面的迫害。例如2月27日後半夜二點我們煉功,幹警把我們推到外面把我們雙手銬在鐵籃球架上身上只穿單衣單褲,凍得我們十多名大法弟子幾乎休克,看守我們的幹警當時穿著棉大衣,大衣外又包一層棉被,而且他們還直跺腳步,最後又把部份人的衣服全扒光。第二天煉功又給我們上繩,把繩勒進肉裏,疼痛難忍。三四個人勒一個人,中間還緊一次繩。我們喊,他們又用毛巾寬膠帶粘住我們的嘴,在我一生中從沒受過如此之苦,當上完繩的時候,我從嘴裏吐出一口血。在裏面挑土、進淤泥裏割草,打罵是經常的事,開飛機、罰站、推到外面一動不動讓蚊子咬。

蘇國妹,女,55歲,家住乘新二小區2─51─3─402。

2000年5月2日乘火車進京上訪的途中在長春站被非法拘捕,非法關押一個月。在拘捕期間因煉功加刑帶手銬腳鏈做飛機。2000年11月二次進京上訪在天安門正法時被捕,拘壓期間絕食抗議九天後被釋放。因煉法輪功退休工資自國家迫害大法開始至今未發過。被大慶拘留所的李所長勒索600元。

滕亞平,女,38歲,家住大慶乘新二小區2─18─2─401。

2000年元旦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15天。2000年6月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68天,因拒絕寫「保證」又被送去非法拘留15天。2000年6月被物資裝備總公司的張志良勒索1200元(以洗腦班的費用為由)。

孫宏波,男,25歲,二廠二礦職工。

2000年11月進京上訪為大法鳴冤,被非法拘留5天後被單位接回(接回的費用共計4200多元,由我承擔)。接回後被非法拘留半個月,上班後被單位勒索押金10000元,先後被非法扣除兩次兌現獎金共2800元。另外2000年11月被大慶石油管理局綜治辦勒索1000元。

葛桂香,女,32歲,大慶市採油一廠四礦中十五隊職工,家住大慶龍南樂園47─7─402。

99年7月21日因進京上訪回來後被單位辦「洗腦班」28天強行洗腦,並待崗,期間邪惡之徒逼迫我寫揭批材料,要我放棄大法。逼得我在床上躺了三天沒起來床,睜眼閉眼天眩地轉頭疼欲裂,渾身酸軟無力,滿腦子都是他們逼我罵老師罵大法的話,要我放棄大法等於讓我放棄生命,如他們再逼我只有死路一條。當單位領導來逼我時,一看我的狀態也有點害怕了(怕出人命),於是才恢復了我的崗位,但一直看著我。99年10月11日因進京上訪在中央信訪辦被非法扣留,後由大慶駐京辦事處接至太陽島賓館非法關押審訊,後由單位接回送大慶看守所。我絕食抗議這種非法行為,非但沒釋放反而在被非法關押20多天後把我送到齊市雙合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的二年中,惡警、刑事犯隨便打罵我們,不讓睡覺。只要誰半夜起來煉功,無論是幾點,會被逼迫在幹警值班室站到天亮,天天如此;被強行勞動,勞動時間最長達十六七個小時。而且是在晚上不吃飯的情況下,勞動強度大,每天五六噸農藥;惡警怕我們煉功,在屋裏幾乎沒有暖氣的情況下讓我們把腿都伸直坐在床上,屋裏四壁滲水,被褥潮濕,半夜總得起來擦棚頂滴下來的水;不讓上廁所,早上六點左右上完就得等到中午十一二點左右才能上,往往超越生理極限,生理上的自由都被剝奪了;還不讓洗澡,往往幾個月洗不上澡(每天生產包裝農藥,粉塵可透過厚厚的棉衣滲到皮膚上,內衣都變色了)。只有夏天才能在露天的院子裏可以洗。吃的發糕似乎是沙子裏摻點玉米麵,又黑又紅上下牙不敢合咬,喝的湯是黑色的,零星的飄著幾個菜葉或幾塊土豆,有時加班好不容易趕上吃頓饅頭,饅頭卻是餿的或有臭味的,一掰開拉出好長的粘絲;還被強行洗腦,惡警幾乎天天讓我們坐硬板凳看揭批錄像,念揭批材料,我們堅決抵制,於是惡警便拿電棍打或用手打嘴巴子,或關小號帶手銬等。幾乎天天如此。非法搜身翻鋪,目的是搜經文,沒收筆等,沒有申訴的權利,沒有通信的自由;沒有言論自由,不讓我們互相接觸,沒有探視自由(不決裂不讓接見)。今年中秋節安排一次接見,連家裏送去的月餅都掰成一塊塊的,嚴重侵犯了法律所賦予我們最基本的人身權利。惡警為防止我們進京,沒收我們的身份證。我因煉法輪功而被單位非法開除工職,並在國家名文規定的058號文件下發後仍未按文件執行,不給恢復工職等。像我這樣的受害者太多了,我只是這上億修煉者中的一員。

蔡小豔,女,39歲,採油三廠作業大隊職工,家住2─7─2─202。

第一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薩區拘留所二十天放回。第二次進京上訪被非法帶到東直門派出所,被惡警打嘴巴子,臉被打腫起來,鼻子也出血了,後被帶到三廠派出所後逃出魔窟。2000年3月被大慶綜治辦勒索4000元;2000年11月被三廠勒索2000元;2000年12月被大慶綜治辦勒索4000元。

楊波,女,40歲,大慶市測井公司數控大隊職工,家住測井公司樓區。

2000年5月進京上訪回來後被單位非法看管,不讓回家一個多月;回家後又讓家人看管;單位的邪惡之徒指定負責人及單位人員經常到家以關心為名干擾我修煉,干擾了我家的正常生活。2000年6月18日參加集體煉功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單位不發工資。在看守所集體煉功被打得胳膊青紫,還打嘴臉。2000年8月被送到齊市雙合勞教所非法勞教。這期間單位停發工資,在勞教所有一個月每天去藥廠像機器一樣的幹活,中午只有吃飯的時間,裝一種很有害的農藥,熏得每天頭暈。平時關到屋裏不讓上廁所,用水每天只給一點。2000年12月被齊市雙合勞教所及單位的610勒索一萬元。2001年7月被大慶讓區分局勒索9萬元(買斷錢,讓區分局讓乘風莊建行測井儲蓄所不准支付給我)。

崔桂雲,女,59歲,大慶乙烯39中職工,家住興化村506─4─2─2。

自1999年7月20日至今不讓公開煉功。2001年8月28日因洪法被派出所的李貴有所抓,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長達15小時並被非法審訊,因無證據被釋放。

隋洋,女,10歲,大慶石化總廠六小學生,家住乙烯822─1─602。

自1999年7月20日以後,中國江XX迫害法輪功不斷升級,在2000年9月份學校讓我們簽字反對法輪功,我沒有簽字;但是我也不敢承認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怕同學向老師報告,這就是對我的迫害。

張亞珍,女,52歲,家住乙烯842─1─601。

自大法受到迫害以來,乙烯化祥派出所的惡警劉恆經常往我家打電話騷擾,使我家不得安寧。

寧秀松,女,37歲,大慶薩爾圖區會戰大街管委會職工,家住乙烯8─37─4─5─2。

2000年11月28日進京上訪被抓,我丈夫和我單位領導把我帶回,我丈夫通過常人關係使我沒有被拘留。回來第二天上班,單位領導怕我走,就叫單位同志天天給我打電話。到過春節還是不放心,我丈夫單位領導也不放心,就給我丈夫放假看著我,我丈夫和我單位的領導商量也給我放假,一直到6月11日才上班。2000年12月2日被化祥派出所劉恆勒索一萬元。

周玉芹,女,50歲,大慶石化總廠研究院職工,家住大慶乙烯8─30─1─102。

1999年7月23日後,派出所到家裏搜走大法的書,並打電話讓罵師父,不罵就得寫保證書,不寫就勞教。派出所多次打電話干擾。後來我聲明還堅持煉功,派出所多次到單位及家裏帶我去派出所按手印備案,叫我寫不去北京的保證書。2001年11月19日回老家探親在哈市換車時被哈市鐵路派出所搜包,翻到《轉法輪》書一本,當時把我非法關押起來,單位來人接時,被哈鐵派出所勒索500元,給家人造成極大精神壓力。

鄭月華,女,35歲,大慶石化公司塑料廠成品車間職工,家住837─1─6─1。

1999年7月22日以後負責八區的片警劉恆打電話到家裏讓我罵老師罵大法,我沒說,他就開車到我家樓下把我帶到派出所,讓我寫保證書。以後每到敏感日,就打電話到家裏,給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

臧愛霞,女,49歲,石油化工總廠興化村家屬管理站,家住大慶乙烯9─16─1─5─2。

99年7月22日,乙烯化祥派出所民警謝慶利晚上到我家逼迫我交出所有的大法資料。從那以後經常打電話騷擾,節假日逼迫寫保證書扣押身份證。2000年6月10日進京上訪在大慶龍鳳火車站被截回,被大慶乙烯化祥派出所送進大慶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在看守所睡在潮濕的水泥地上。一次出去幹活路上我對著同修笑了笑,一惡警突然給我一電棍,原因是沒低頭走路。出來後更是被加倍看管,五個人看管一個。2000年6月12日被化祥派出所的謝慶利勒索一萬元做押金。

王桂芳,女,47歲,大慶石化總廠晴綸廠職工,家住興化村633─4─4─3。

自99年7月20日大法受到迫害以來,因不放棄修煉,經常受到各種迫害。一次被騙到派出所說給開會,結果去了就不讓回家,被逼迫交一萬元才行,不交就得放棄修煉。當時因家裏沒錢,結果被扣到半夜。後來我家親屬聽說了交了五千元錢才放人。外出受到限制,必須請假,走哪電話就跟到哪。鬧得親屬都不得安寧。在家電話每天都被監聽,也經常來電話騷擾,一切人身自由都受當地惡警所控制。

王桂蘭,女,51歲,乙烯機修廠職工,家住629─3─303。

自1999年7月22日以後,派出所經常打電話干擾,監聽電話,有時半夜三更打電話。單位也看著,廠書記和車間書記到我家看我,單位廠書記連喊帶叫威脅我說不寫保證送去勞教等。99年9月份左右,派出所仇成太按自己的想法寫材料,然後拽我的手按手印。2000年6月2日因在靜覺寺正法被公安處送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左右,和犯人關在一起,不許煉功和學法,後轉太康看守所非法關押40天左右。在被關押期間,吃帶沙子的包米麵,菜都發苦,沒有一點油。2000年10月1日由於我進京又被抓,接回後送興化派出所,惡警仇成太把我鎖在鐵椅子裏不能動半個小時。2000年11月29日我又進京,在天津轉車被天津鐵路警察查問,讓罵師父我不罵,被抓非法審問關押十多個小時。後被大慶駐天津辦接走,半夜又被大慶駐京辦接回北京。12月1日單位來人接回送興化派出所,惡警仇成太拿電棍往我頭上打,公安處三四個人輪班審我,使我人事不省,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後送往看守所,管教強制我脫光衣服檢查,又一次使我不省人事,很久才醒過來。被非法關押期間,我睡在地上。出獄後生活不能自理,一切失去正常,經過學法煉功,身體才恢復正常。2000年2月29日被興化派出所的惡警仇成太勒索3000元。2000年6月2日被乙烯機修廠的孫鳳山扣工資每月200元。2000年8月1日被太康看守所勒索400元做飯費。2000年10月1日被北京公安局勒索200元左右,大慶駐京辦事處勒索500元,乙烯機修廠的張鎮軍勒索3500元左右。2000年11月29日被北京公安局勒索1550元,乙烯機修廠的趙大海、鐘志銀勒索795左右。

吳紅毅,男,10歲,乙烯第六小學學生,家住633─3─102。

2001年上半年學校舉辦的反法輪功的簽名活動中,由於我害怕不讓我上學,被迫簽了名。但我不是真心的。我知道法輪大法是修真善忍的,教人向善的。但在國家江XX勢力和學校高壓的情況下我不敢承認自己煉法輪功,我怕被學校開除上不了學。

任玉潔,女,35歲,家屬,家住大慶臥裏屯興化村乙烯822─1─602。

自大法受到迫害以來,乙烯化祥派出所的民警崔慶經常往我家打電話騷擾,不管白天還是黑夜。使我一家不得安寧。一到節假日就更逼迫我寫保證不去上訪、不去參加法輪功活動等。2000年6月7日去北京上訪回來後被化祥派出所民警送到大慶市看守所非法關押60天。在今年春天我本人認識到了寫保證書不對就上網聲明保證作廢。惡警還把我的身份證非法收去至今未給。2000年6月10日被乙烯化祥派出所的崔慶、劉恆勒索2500元做押金;被大慶看守所的馮管教勒索150元(買被子);2000年6月中旬被晴綸廠車間領導王鐵民勒索1700元接人的費用。2000年7月下旬被大慶610辦公室勒索2000元。2000年8月10日被大慶乙烯公安處政保科的周科長勒索5000元做押金。

徐志紅,女,50歲,大慶市第六醫院職工,家住興化村813─4─3─1。

自1999年7月22日以來沒過安寧日子,派出所搜家,扣押身份證,單位也經常打電話告訴不許外出,如外出通知他們。真是失去人身自由。就連家裏的電話也被他們控制。2000年6月18日參加集體煉功,被當地派出所抓回非法審訊長達二天一宿。後送到市看守所,三天後又轉到薩區看守所受到非人待遇。扒光衣服搜身(找經文),女管教拿拖鞋打腦袋、打嘴巴。當時有十多個同修都挨了打,理由是不許煉功。吃的是帶砂粒的高粱米飯還不熟和飄著幾個菜葉的鹽水湯。更不許任何探視。家人送吃的東西被他們沒收而且不通知本人,回來後才知道。一直被非法關押40天才放回來。回來後被單位非法開除廠籍、留廠察看兩年,每月只開生活費350元。現在被迫下崗。

喬桂芝,女,53歲。

99年10月28日進京上訪被邪惡警察抓捕,被非法關押在市看守所二十多天;單位領導叫寫「保證」,我堅決不寫被強行開除黨籍。99年6月16日被管局供應的孫淑霞勒索2000元。到管理局煉功被勒索「罰款」2000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