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媒體傳播的想法和在文學創作過程中的一些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7日】我修煉的時間不長,到今天還不滿一年時間。先前的幾個月,在我所參與的正法、洪法活動中,我一直處於比較被動的局面。往往是需要人手的時候我跟出去,小範圍洪法的時候我順便做做,把洪法當作義務,協助別人在做,而沒有當成是自己的責任。我想利用這次交流,談一談有關媒體傳播的想法,和在文學創作過程中的一些修煉體會,可供大家參考和指正。

一,利用自身的條件,創造機會接近媒體。

我和我先生常常談論如何更有效地洪法。在當今社會,信息的傳播大量來於媒體。如何有效地切入媒體,我們應該投入一部份精力向社會媒體人士講清真相。因為西方媒體不受國家專控,每一家報刊都代表自家的新聞導向,每一個專欄節目,也都代表自己的思想意圖。那麼,如果我們有機會接觸這些傳媒人士,不管他工作的專題欄目大小,這些人十分關鍵。他們有讀者群、觀眾群,引導著一個群體。一旦這些關鍵人物從正面了解了大法,正的因素入了他們大腦,他們將會對大法洪傳帶來極大的推動作用,這是一個大的突破口。如何向他們進行有效的洪法,可以根據我們自身的條件,廣泛聯絡一些文化界,文藝界的人士,拓寬媒體的路。也可通過專題片製作,報導科技界有成就的大法弟子,展開他們的生活面,讓人們看到一個修煉者是如何對待事業的成功,如何看待人生。用他們嶄新的人生觀來感召善良的人民,用他們純正的道德觀來喚醒那些沉睡的良知。這樣會使更多的人來了解大法。

我和大家談一件正在發生的事情,可以交流探討。

一個週末,我們帶女兒去領獎,她獲得了一家華文報社主辦的兒童繪畫填色獎。領獎之後,我和我先生就和他們報社的人聊,表示我們對他們報刊的熱心。巧妙的是,和我們交談的兩個人正好是報社的老闆和主編。我先生和老闆談報刊的經營管理,我就單刀直入和主編談專題欄目建設。她談華人對中國文化的宣傳,我談我個人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追求,怎麼把中國文化引到學校、西方社團。最後慢慢引出西方人對中國文化的興趣,對法輪功的探索,後來引到西方人士對中國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關注,她非常感興趣。我先生站在中立的角度上談了報刊的發展和對新聞報導的看法,給他們提供了幾家比較可靠的新聞來源點。我們交談的十分投緣,他們的主編乾脆就對我先生直說,你的觀念這麼新,思路這麼清楚,我們聘請你來當我們報社的顧問吧!

當他們知道我和我先生近期出的一本長篇小說後,更是喜出望外。他們正在全州找大陸作家,到現在還沒到人,怎麼今天得來全不費功夫呢?他們立即邀請我們倆屆時參加。我和先生暗自一笑,因為我們的洪法機會又來了。我體會到,做的越自然,越不動聲色,師父給安排的事就越巧妙,這就是大法的威力所在。

二,做洪法工作不能忽視個人修煉。

師父在《路》中說:「作為修煉的人,沒有榜樣,每個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 當認識到我的生命是大法開創的,作為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就要充份發揮粒子的作用。因為每個人所走的路不同,每個人所承擔的任務也不同。如何根據自己的特點發揮作用,把自己溶於正法當中,這就是正法弟子應該走的路。

我的文學創作完全起源於生活。當我修煉大法以後,我看到也感受到了大法的殊勝與輝煌。大法弟子們可歌可泣的修煉路激勵著我,給我帶來了豐富的創作素材。

三月的日內瓦之行,使我深深地感動了。日內瓦的雨激發了我創作劇本的設想。我從來沒有搞過電影創作,但那一念的發出,我的腦子裏就常常湧現出驚心動魄的畫面。我知道電影的轟動效應,如果把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偉大事蹟用藝術表現出來,是必收到良好的洪法效果。我就抱著這樣的心情進入了寫作。

我通過明慧網收集了大量的素材。巧的是,我身邊正好有一位從大陸來的老弟子,通過她,我了解了很多國內的情況,尤其是國內弟子們各種不同的心理變化狀態。這樣,可以使我能客觀地把握住作品的真實性。第一步工作完成後,我先生從圖書館給我借來了一大堆電影創作書籍讓我參考,他希望我參照美國好萊塢的模板創作方式來寫。我一看那些書,就頭疼,我意識到不能看了。第一,我英文不好,看書太費時間;第二,不能讓他們的寫作條框帶著我走;第三,不能嘩眾取寵,用錯綜複雜的動感來迎合現代人的情緒。現在,我的創作激情來源於大法,我想展現的也是大法給人帶來的真實寫照,我是在用我的心寫作。我拋開了所有侷限我寫作的框框,順其自然地鋪開了劇本。

劇本的創作比我意想的還要順利。當我正式進入劇作裏面後,寫作幾乎一發不可收拾,坐下來,話就源源不斷地出來。有了這樣順暢的感覺,我就有把握把它拿下來了。因為我知道,這完全不是出於我個人的能力,這力量來源於外在的加持。是誰帶給我創作的激情?是誰推動了我寫作的勇氣?我把握著一點,這部作品不是我的,是大法的,就是用我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寫出人性的正與負,寫出對道德的呼喚,寫出對真理的追求。

當劇本完成以後,我感到一種釋放和解脫。我覺得劇本可以打出去了。這時,思想裏開始萌發急於求成的名利心,很想把它儘早推出去。可是奇怪的是竟然找不到合作對像。講真相這麼缺劇作,怎麼會沒有人積極響應呢?我內心中產生了情緒。情緒一起來,工作進展的就更加不順利,後來的工作幾乎停滯不動了。我不得不找幾個學員交換思想,通過交流,我才發現是自己在過心性關。每一次矛盾的突發,我是在看別人的工作不足,不是在找自己的心性不足。修煉就是修自己那顆心啊!當我把這顆執著於工作的心,執著於成功的心放下來後,很多事都迎刃而解了。

現在,對任何事情我都不再執著它的成功,而是想如何踏踏實實把工作做好,不等,不靠,只要自己能做的就主動去做。我的思路更加寬闊了,東西寫出來了,我就去找人協助。我非常感謝學員們在我的修煉過程中每一步鞭策,使我從修煉的被動狀態轉變過來。這也是大法弟子的整體提高過程。

(發表於2001年12月佛羅里達法會)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5/17749.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