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陽監獄的暴力撼不動大法弟子的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7日】四川德陽監獄對大法弟子集體施暴。2001年3月份該監獄對大法弟子進行強制洗腦時,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二、四、五、六監區都使用了集體施暴的手段,其中五監區最為兇狠。七月份又故技重演,且變本加厲,德陽監獄少數人妄想以這種方式迫使大法弟子屈服,這次落了個失敗的可恥下場。集體施暴是文化大革命批鬥所謂「地、富、反、壞、右、走資派」所採用的流氓手段,現被德陽監獄所繼承,反覆用以對付堅持「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大法弟子。德陽監獄近五十名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遭受了嚴重迫害,但大法弟子堅不可摧的正念終令一切邪惡膽寒。

在「黑雲壓城城欲摧」的三月,德陽監獄許多幹警及犯人被江澤民流氓集團所精心策劃的,栽贓法輪功的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所欺騙,喪心病狂地以集體施暴的方式對付大法弟子,在上級「打死有指標」的授意下,五監區帶頭使用了集體施暴。先是五監區管教張xx在鑄鐵工段多次開會以加分減刑獎勵鼓動重刑犯參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恐怖就這樣開始了,白天以監督崗退伍軍人張xx所搞出的折磨新兵的軍訓法,單腳抬起一步一動站立法折磨大法弟子,稍不如意就拉去小間過堂,監督崗窮凶極惡地輪番暴打或叫頂牆角,晚上回到監區,四五十名犯人就開始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五監區大法弟子孫純凡被六七次群毆,打得他吐血;他以絕食抗議,後被灌食差一點被灌閉氣。大法弟子李文斌晚上在監舍被一群鑄鐵工段的重刑犯打的鼻青眼腫,三根肋骨被打斷;其他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被打傷。二、四、六監區看到五監區這樣搞紛紛效仿,二監區某大隊長曾惡狠狠地對大法弟子曾世華說:「我可以一句話發動三、四百名犯人來攻擊你們,並以一拳號稱300磅的力量突然猛擊曾世華胸部,曾世華被打得差一點昏過去,但稍緩過氣來後,曾世華正視惡人,可邪惡卻膽怯了。大法弟子徐長征公開煉功被暴徒把臀部打爛,頭上打出了許多青紅大包,眼睛裏被打出血,徐長征不但沒有屈服,還大呼:「打人了!」四大隊大法弟子潘普被打昏過去兩次,還有他的兄弟潘正光也吃了很多苦,他的一隻耳朵被打聾,但他們兩兄弟自始至終都沒向邪惡妥協。六監區大法弟子蔣虹、劉韜等人一個晚上被集體施暴六、七次,這些事件發生後,監獄領導卻對外界謊稱只是給了一點壓力。

2001年七月,德陽監獄將大法弟子集中在五監區管理。開始更為凶殘的集體施暴和迫害,企圖打垮大法弟子的意志。在殘酷的軍訓中還惡毒的將一塊磚頭放在大法弟子單腳抬起的腳面上,而且在烈日下整天的暴曬著,犯人還取笑說是享受「太陽錐子」。罰站時一腳站立,另一隻腳蹬在牆上拉直叫「騎摩托」。有一名犯人在監獄裏得法,雖然受盡折磨他仍然非常堅定。管教在對大法弟子的打、罰、軍訓不起作用後,又強迫大法弟子通宵達旦地勞動,完不成任務不准睡覺。徐長征曾三天三夜沒睡一點覺,這種殘酷的折磨一直持續了一個多月,可是這一次它們不但沒有達到目的,還激起了所有監區大法弟子的抗議,有的大法弟子寫聲明,還有的寫了「強暴不能改變人心」的文章寄給管教、監獄長。迫於各種壓力,五監區文明監區的牌子被取,邪惡受到了抑制,最後連管教自己都認為是白費勁,不願再搞所謂的轉化了。

德陽監獄的惡警們以集體施暴方式對待善良的大法弟子,惡警現已遭惡報。九監區一監外幹警由於到飯館吃飯不給錢還逞兇結果被打,為了報復,它叫了幾十名犯人把飯館給砸了,飯館很多人被打得住進醫院。過後被司法廳派人整頓數月,當事人受到處理。獄內各監區小金庫被查封,在整頓期間,管教們都被軍訓,有的在烈日下被軍訓得昏過去。五監區那些打人的監督崗,很多人都遭報,得怪病、長腫瘤、被關小間。鑄鐵工段一犯人在砍樹時,樹枝倒在高壓線上,人被電得從樹上掉下來摔成粉碎性骨折,變成了殘廢。殘害大法弟子的監區領導都被貶,無一升官。特別是在秋季,監區上空招來數次聲勢洪大的雷鳴,各種響雷在頭頂上響個不停,窗子都被震得沙沙響,犯人們都嚇得心驚肉跳。這一切都在警告那些對大法的作惡者,如再迫害大法弟子,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8/1783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