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新認識到了講清真象的必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7日】他是一個在我洪法、講清真象時常常反駁我的人,雖然我知道他是處在迷中,是在對大法的無知中反對大法,是完全不對的。但是有時也一時糾正不了他的錯誤言論,致使很多時候洪法只能是三言兩語形式的,很難得以系統地(或更多的)進行洪法、講清真象。

但最近發生的幾件事,使我對洪法、講清真象有了一個新的認識,即:講真象總還是有作用的,做為一名大法弟子永遠不要放棄。

一天副校長和主任巡視到我們辦公室,看到我桌上的真象材料議論起來。副校長說:「你說你的理,他說他的理(官方的新聞宣傳)。」

我說:「您都沒有做到認真看一看法輪功的書,您這樣講對自己是不負責的。」他說:「《法輪功》那本書我也看過......」

正當雙方近乎激烈和尷尬之際,是他(一向反駁我的那個人)似乎友好地跟副校長講了這樣的話:「xx校長,你最好別攻擊大法,即使你不信,你也別攻擊,看弄出『現世現報』來,現在大法不講隔世報應,所以說您最好還是別反對,尤其是不能攻擊。」

我明顯地感到了他的這番話的威力,的確有力地震懾了邪惡。之後,副校長再也沒說攻擊大法的話。後找個台階和主任一起走了。

這件事情使我感到:他這不是也明白了「現世現報」的含義了嗎?

另一次,我的一個同事發牢騷,說:「以後我也不做好人了,看壞人誰遭報應了?」他說:「那不對,好人你始終還應該做,壞人有的時候講隔世報應,這世不報,也許下世報,所以說你不一定看得到。」我心想:你解釋得挺好哇。後來,大家在一陣爽朗的笑聲中結束了此番對話。

第三次,一天,我和他從校長家回來,路上我看到大法條幅掉在地上,我說:「這我得把他掛上。」但繫條幅的繩已斷,不太好掛,於是他拿過去弄了一下,之後幫我把條幅又掛到了樹上。我發現在這個過程中,他是那樣地平靜。

我想我真的從新認識到了講清真象的必要。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6/17799.html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