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眾生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5日】兩年來,營姐一直做著大法資料工作,雖然時間緊工作忙,但她每天學法煉功從沒有間斷過,特別是近半年多來,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走出來做真相的同修日益增多,真相資料供不應求。營姐更是全身心地投入到正法工作中,再忙也不誤靜心學法,發正念,擠時間隨時隨地講真相,從不放過一切機會。《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發表後,營姐對深入細緻、大面積地講真相、救度世人,有了更加明確的認識,在與功友交流時她說:「邪惡將滅盡,世人在覺醒,作為大法弟子必須要徹底地放下自我,全力救度眾生。」下面是她近日在社會上講真相的小故事,寫出來與大家共同分享。

(一)賣菜業主:「真相,我這沒有呢!」

一天,營姐去一農貿市場講真相,因為是上午,購物的人不太多,營姐就和幾個賣菜的業主嘮了起來。這個問4.25是怎麼回事?那個說:「自焚這個事,我到現在心裏還在琢磨哪。」經營姐講真相後,大家頓時明白了,原來是政府演的戲。這時一人又問:「改生日」是真的嗎?話音剛落,還沒有等營姐解釋,一女業主高聲答道:「那是造謠,他們師父跟我是初中時同班同學,大高個,長得可帥呢!我們都是51年生人,屬兔的,那電視上竟瞪著眼瞎說。」這一下,遠處賣菜的、賣肉的、買東西的、打掃衛生的大夥都圍了過來,把營姐和那個女業主圍了兩大圈。此時整個大廳所有的空氣好像都已凝固。人們都在靜靜地聽著營姐祥和、平靜的講述著法輪功的真相和江澤民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實。

最後營姐將兜子裏帶的裝有真相資料的小紅包發給了大家,遠處站在攤位裏面的業主也跑出來道:「我還沒有呢!」

看著一個個得救的生命,想起師父的洪大慈悲,促使營姐救度世人的步伐更快了。

(二)出租車司機:「這麼長時間,我渴望的就是這個!」

那天,營姐坐出租車準備去一律師事務所講真相,一上車,就覺得這位司機特別面熟。問道:「我是不是坐過你的車?」司機說:「每天客流量大,記不起來了。」營姐說:「我只要坐出租車,都送給司機法輪功的真相光盤,你接到過嗎?」就這樣一路上,營姐與司機嘮了起來,從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功法,嘮到江澤民利用政府名義對法輪功造謠誣陷迫害,嘮得非常融洽,最後司機說:「甚麼新聞聯播,焦點訪談,它說出花來,我也不信。89年搞學潮的時候,我也要上北京,可家人害怕,不讓去。我的同學去了,回來後被學校給開除了。在北京他親眼目睹了一件事,說有兩個媒體記者,要把自己所掌握的武力鎮壓學生的真相公布於世。當時就被一個便衣掏出手槍給打死了。然後就栽贓到學生頭上,馬上宣傳說學生搶槍打死兩名記者。你說xx黨黑不黑心。」司機接著說:「大姐,XX黨不就是這麼回事嗎?眼下鎮壓法輪功,就把哪個地方死人了、殺人了,一股腦的又都栽贓到法輪功身上,誰敢說真話就往死裏整你,這是XX黨慣用的手法。」聽著司機的講述,營姐打心裏為這位有正念的司機叫好!

下車時,將車錢遞給司機,可這位司機並沒有馬上接錢,卻風趣地說:「你坐別人的車都給他東西,是不是也應該給我點啥呀?」營姐被他的話給逗樂了,說:「給!給!不能落下你。」說著遞給他一套真相光盤,可司機好像還不太知足,又問:「沒有別的嗎?」營姐說:「你還想要啥?」司機說:「頭一次坐我車就給了這個,就挺感謝了,再要別的我真不好意思,不過你說過,長春兩萬七、八千輛出租車,能坐上我的車不是緣份嗎?以後還不知道能不能再碰上你。」看著他真誠而靦腆的樣子,營姐真為這個覺醒了的生命而高興。就說:「說吧,你要啥,我想辦法滿足你。」司機這下樂了,就說:「我想要一套法輪功的書和資料。」說著就找筆和紙記電話,可誰也沒帶筆。司機就說:「沒事,我家電話好記,你多念幾遍就記住了。」營姐下車都走出五、六米遠了,司機又打開門對營姐喊道:「記住:7xxxxx.」營姐會心地點頭:記住了!

過幾日營姐從同修那請到了《轉法輪》,就試著用記憶中的電話號碼掛了一下,還真是那位司機本人接的。當將《轉法輪》送到他手上時,司機激動地說:「這麼長時間,我渴望得到的就是這個!」

(三)出租車司機:「這麼好的真相,傳得越多越快越好。」

前天,營姐坐一出租車回家,與司機交談時,話題嘮到法輪功上,司機提出一些問題,營姐都一一解答後,司機感慨地說:「早就聽說法輪功的真相都做成光盤了,內容特別好,但始終沒有機會得到。」營姐臨下車時拿出一套真相光盤(兩片十二個方面的真相為一套)送給司機。司機高興得像孩子似的,拍著手直說謝謝!但又為難地說:「一套太少了。」營姐問那你想要幾套?司機說:「你看我那麼多親戚朋友一套傳起來太慢,甚麼時候才能都看到,最好給我7套。」一個常人能有如此的正念,真使營姐深受觸動,同時看到了自己的不足,馬上說:「那我回家去取,你能等嗎?」司機爽快地說:「這是正事,等多長時間都行。」營姐快速跑上樓,到家將自己準備給親友的光盤都找了出來,交給司機時,司機說:「太好了,我回去給他們一家送一套,讓他們再傳給他們的親戚朋友,這麼好的真相,傳得越多越快越好。」當營姐給他車錢時,司機感激地說:「大姐,你給我這麼多好東西,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你,這車錢不要了。」營姐笑著說:「車錢你說啥也得拿著,講真相,救度世人,是我們師父讓大法弟子這樣做的,你將光盤傳給其他人,你不是也在救人嗎?要感謝,你就感謝我們師父吧!」司機聽罷連聲說:「對!對!謝謝,謝謝!」

望著在夜幕中,漸漸遠去的車影,營姐感慨萬千,《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的一段話映入眼簾:「如果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是大法弟子,告訴另外一個常人,你不要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怎麼好怎麼好,從此以後這個人真的不迫害法輪功了,挽回了影響後就很可能進入到未來,那麼在法正世間中,他還可能得法,因為他的生命來的高,他修得也會快,他的圓滿是與當初告訴他真相的那個人有直接關係的。就是那個普普通通的常人,我想都得圓滿,是不是這個道理?」大法的威德,師父的洪大慈悲,世人的覺醒,使營姐的淚水淌了下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2/18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