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8年7月得法,受益非淺,不僅身體健康,心胸開闊,並且脾氣變好了,更重要的是法輪功注重修煉心性,要求修煉人向內找,時時刻刻都要發自內心與人為善,因此自修煉以來,我內心變得寧靜,祥和,美好。我愛人見到我的變化之後,也因此得法,自我們修煉以後,全家和睦,幸福美滿。

可是這樣好的功法卻被當權者禁止了,我心裏非常難過,1999年7月21日我決定去上訪,結果被輾轉非法關押了一個星期。由於學法不深,在高壓下被迫在「保證書」上簽了字,親人因不忍心看到我遭受迫害,也在「保證書」上簽了字。在無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又被非法罰款1000元。愛人在壓力下,被迫放棄修煉繳書時,我沒有悟明道理去阻止他,給大法造成了損失。之後非常痛悔。

2000年初,我再次上訪,可信訪辦成了「抓人辦」,又被直接非法關押。被非法審訊時,我當即就徹底否定了上次的「保證書」。由於沒有悟到,在審訊材料上簽了字,並按了手印。由於我堅持在號裏洪法,被惡警強行帶背銬達25天,不論吃飯、睡覺、上廁所都不摘下來,帶齒的手銬深深扎進手腕,非常痛苦。惡警們非法審訊我時,我一直是戴背銬。惡警逼迫我在另一「保證」上簽字。為了抗議無限期非法關押,我開始絕食,並在被惡警強行鼻飼中被灌吐血之後被釋放。回家後才知道親人背著我在它們的「保證書」上替我簽了字,又被非法罰款2000多元。回家後,我又被人世間求安逸之心帶動,向親人寫了玩文字遊戲的「保證」。

師父說:「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我真正地認識到自己不符合正法弟子的要求,內心非常痛苦。是啊,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為甚麼會向邪惡妥協,關鍵是有怕心,實際上真正應該害怕的是它們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我真正發自內心的認識到寫「嚴正聲明」是和師父簽下了新的誓約,做一個真正的正法粒子。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我嚴正聲明,以前向邪惡勢力和向親人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的一切言行,哪怕是一句話、一個字統統全部作廢!!由親人替我簽的「保證」和口頭「保證」也統統全部作廢!!「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大法弟子:王愛民 2002年1月13日


嚴正聲明

不堪回首99年,那年我走過太多的彎路、留下太多的污點──99年7月19日,聽說全國範圍內開始抓捕大法弟子,我便隨同妻子(也修煉)與幾位大法弟子一同進京上訪。那時的北京街道真讓我感動,走不遠便有我們的同修,全國各地山南海北,風餐露宿無怨無恨。但當時我由於迷茫,不知自己該做甚麼。有同修提出到天安門煉功,自己由於怕心也沒隨同。後來在天安門遛達時被當地駐京辦認出抓回當地。當時由於法學的不好,不知道應該不配合邪惡的無理要求,警察問甚麼答甚麼,半個多月來在北京的所作所為全盤托出。再後來被當地當成「典型」首批非法拘留15天。拘留期間,由於自己正念不強,順水推舟地寫了「保證」、寫了「揭批」。我被非法拘留了5天後被提前釋放,又回到舒適優越的工作環境。當時由於求安逸之心太重,進而錯上加錯還給公安局送了「錦旗」。雖然都不是真心,可足見當時心性已滑到可怕的程度。儘管後來也向公安局寫了信聲明自己違背大法的一切言行作廢;儘管後來為了洗刷自己的污點辭去工作多次進京上訪、多次被非法關押、拘留,但以前的彎路始終是那麼不堪回首。因此在這嚴正聲明:以前違背大法的一切言行統統作廢。以更加純淨的心走好自己正法修煉的最後每一步,「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弟子:逄孝平 2002年1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經歷了一年多殘酷迫害,在2001年11月份從勞教所放出來之後,我明明沒有精神病,卻被當地「610」送到精神病院摧殘,每天強迫大把吃刺激精神的藥物,並用電針刺激大腦,使本人精神和身體飽受折磨,經過一個多月非人的摧殘後,本人精神和身體都處於極度虛弱狀態。再加上自己在法上不精進,受邪悟者的錯誤影響,導致自己在大法的法理上悟偏了,所以在2001年12月底回原單位聯繫工作期間,在神智不清的狀態下,寫出了有損大法的東西。那是本人在高壓和神智不清時的胡言亂語,不是本人意志的真實體現。在此特作如下嚴正聲明:本人在2001年12月份間所寫、所說過一切有損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我將在法上勇猛精進,用實際行動跟上正法進程,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負面影響。同時我也在此呼籲原籍的「610辦公室」和公安機關停止對法輪功學員非人的迫害。須知「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為了自己的工作而附和上面錯誤的政策,違背良心去迫害善良的大法修煉者,到頭來是把自己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大法弟子:王長華 2002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一年前,因為我去北京護法被抓,被天安門派出所的惡警打得下身青一塊紫一塊的,被駐京辦的帶去後銬了兩宿一天。村領導領回後在鎮政府關了十多天,家人被勒索了3500元,叫我寫保證書我不寫,家人替我寫了「保證書」。由於常人的執著,就沒看內容按了手印。

後來,我看了《明慧網》登的一些大法弟子的嚴正聲明後,我也想聲明。但我被常人的執著、怕心所掩蓋著,還為自己找辯護的理由。最近看了一位同修的《遲到的嚴正聲明》後,使我受到啟發。師父在經文《路》中說:「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這個污點如果不能洗刷掉,將意味著甚麼,你能想像得到嗎?」如果不按照師父的話去做,洗刷掉自己的污點,就不配做一個大法弟子。因此我發表嚴正聲明:我的家人所寫的和我按的手印一切作廢。雖然最後了,但我想錯了就改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在今後的正法修煉中加倍努力,走正自己修煉的路。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馬同翠 2002年1月8日


聲明

我97年4月份得法。通過學法,深感大法珍貴,大法使我身心健康,思想境界也不斷提高。可是,720邪惡開始猖狂地迫害大法、誹謗師父及大法弟子,都動搖不了我對大法堅信的心。九九年七月三十一日與十幾位同修交流,被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四天後放回單位,配合邪惡,交了幾本大法書、錄音帶、寫了「保證書」。2000年12月25日,上京上訪(未成),出走幾天。單位以出走幾天情況不詳,非法拘留半年(5月24日放出)。在這期間,停發工資。在這半年裏,轉移了三個科室,從未通知家屬,在家庭生活極其困難的情況下,才允許借了三百元當伙食費。由於扣留時間過長,家屬強烈要求放人,單位領導要求寫「保證書」。特此聲明,由於自己執著心及親情放不下,被邪惡鑽了空子,在壓力面前違心所寫、所說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以及家人代簽名的「保證書」及代寫的「揭批材料」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林麗瓊 2001年12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2001年2月去北京,在火車站被抓,被非法關押期間,未守住心性,牽連了其他同修被抓。我被非法拘留67天,家人花好幾萬元錢,才把我放出來,被「監外執行」2年,每月到派出所「彙報」一次,還要到街道法制科簽字,第一次惡警問我煉不煉了,我怕心重,悟性差,嘴上說了不該說的話,這是完全錯的,有很大的漏。我寫了四次「彙報」,還給居委會交過一次「彙報」。後來我在同修幫助下不給派出所寫彙報,5個月沒寫,他們打電話叫我寫,我堅決不寫,死我也不會寫的,結果我老伴知道了,民警威脅他,不寫還要抓回去,老伴害怕了,他背著我自己偷偷去替我寫了,回來我才知道。以上幾件事情我再次嚴正聲明:我所做、所寫、所說、所蓋(印)一律作廢。堅定地修煉到底,以後加倍彌補,努力精進,直至圓滿。

聲明人:張興珍 2002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師父說:「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走向圓滿》)自己身在法中受益,而在歷次重大問題中跌倒,曾數次簽過所謂的「保證書」。這都是緣於戀戀不捨的執著,修煉時拖泥帶水,對法認識的不足,在難中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抱著人的僥倖心理,長時間誤在為私為我的階段,不願正視自身,用人的觀念認識問題。然而師父還在等待。現在我聲明:在「洗腦班」非法關押期間被強制「洗腦」時所有不利於大法的言行作廢。用實際行動洗刷給大法帶來的恥辱,讓誓約見證。

張秀玲 江佳茵 2002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自己過去一切不利大法的言行、簽字作廢。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講:「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於是我決定發此聲明。今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和修煉帶來的損失,洗刷自己的罪過。

大法弟子:康玉芝 李淑芬 2001年12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大陸的一名學生,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說過法輪功的壞話,還寫了一篇批判作文,特此聲明作廢。

大陸學生:孫康婉 2001年12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是位11歲的小學員,我雖然沒有開天目,出一些功能,像別的小同修那樣能看到另外空間那正念與邪惡的較量,但是我在學法以來,沒有寫過「保證書」。實際上「保證書」是我的媽媽代我寫的,媽媽寫過以後,爸爸回來了,爸爸也在邪惡高壓下寫了「保證書」。我們三口人一致認為,寫「保證書」是不對的。從現在起,我們決不做違背大法的事。但是,儘管媽媽是違心的,但是也有我的一個污點,當時,我沒有讓媽媽不寫「保證書」,現在我鄭重聲明:以前媽媽替我寫過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圓滿的回到真正的家。

桑語 2001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13歲,於9歲開始修煉這神聖的法輪大法。這部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在我沒修煉時,可以說是一個壞孩子。在那時,偷家裏的錢,說假話,玩遊戲機,無所不幹。而後跟姥姥學起了法輪功。慢慢地領悟到了人生的真諦,真正地走進了修煉行列,成為神聖的大法弟子。後來,我的同修--媽媽向邪惡妥協了,還去影響別人,並把我帶進了「洗腦班」。在強大的壓力下,我妥協了。但是,我有許多的疑問,就問媽媽,而她都是用很奇怪的語言解釋,可就是不能讓我明白(邪悟的東西本來就是顛三倒四,怎能讓人明白呢?)。後來,姥姥來了,在姥姥和其他大法弟子的幫助下,又學習了師父的新經文使我明白了自己的錯誤。後來媽媽也知道了自己的錯誤,痛悔不已。現在,我嚴正聲明:本人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以全部的生命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正法粒子。

大法粒子:周曠 2001年12月22日


嚴正聲明

本人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雖然修煉了很久,在大法中受益很多,但由於學法還不深,在邪惡控制下,寫出了「決裂」的文句。現在我悟過來了,嚴正聲明:以前寫過有違背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

大法小弟子:彭子剛 2001年10月12日


聲明

我於97年得法修煉法輪功,受益非淺,使我從自私變成一切為了別人的人,從多病走向健康,為國家節省藥費數萬元。在這裏我說句心裏話「大法就是好」,法輪功是救度世人的,是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一個好人,比好人還要好的好人,對國家百利無一害的,所以我還要煉法輪功。

我交的那個「認識」不是我情願寫的,是在別人壓力下寫的,交後十分痛心。我感到對不起我偉大慈悲的師父,是法輪功救了我。今天我特此聲明:我以前交的「認識」宣布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高俊琴 2002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派出所惡警的強行威逼下,代我寫了一份「保證書」。這是我未學好法,是執著的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所致。經過學法、交流,我認識到這一點是錯誤的,以後要精進學好法,做好向世人講清真相的工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特此嚴正聲明:惡警威逼下代寫的「保證」作廢。

嚴瑞珍 陳文林 2001年12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是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煉功前疾病纏身,多種疾病折磨,每年要花掉幾千元的醫療費,煉功後各種疾病不治自癒,七年沒花一分醫療費,而且身體越來越好,自己深知大法好,從內心感謝師父。

但由於學法不夠,在99年7月以後,在壓力面前產生了怕心,交了有關大法的資料,寫了應付領導的「決心書」,並在派出所口問筆錄上簽了名,事後自己非常後悔,口頭與派出所聲明自己繼續煉功。我不應該配合邪惡,應該站出來證實法,堅定修煉。聲明以前的「決心書」和簽字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尹淑蘭 2002年1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本人學法不深,人的東西太多,在遇到問題時不能用法去衡量,而是用人養成的觀念,去看待形勢。在7.20時跟著形勢,寫了「保證書」,交了大法的書,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事。現特此聲明:以前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在以後的時間裏,自己要用心看書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劉寶鐸 2002年1月9日


聲明

我是1997年6月學大法的。由於自己學法不精進,對法的認識不深,沒有很好地用大法的標準衡量自己,因此在1997年7月22日以後,當地派出所的邪惡分子逼迫我們,在不情願的情況下簽了自己的名字。我沒有做好,做了自己不該做的事情。我發自內心地說句真心話,我對不起我們偉大的師父。因此我在此聲明:我的簽字無效!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時刻捍衛宇宙大法,講清真相,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偉大,是宇宙佛法。

趙金蘭 劉桂芝 孫桂珍 2001年11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1月29日被縣「610辦公室」非法抓捕關押,由於邪惡之徒瘋狂迫害,出獄時寫了保證書,給大法修煉者造成了負面影響,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現在意識到堅決捍衛大法的神聖使命,特此聲明「保證書」作廢。重新走入正法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宋德財 2001年12月


嚴正聲明

我是被強行拉入強化「洗腦班」的,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沒有真正的從法上認識大法,我過去所說、所做、所寫的對法輪大法不利的話一律作廢。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宇宙根本大法。鄭重要求政府: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釋放所有被非法判刑、被押、被拘留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心不動,跟上正法進程,重新回到正法行列,加倍彌補自己的錯誤行為給修煉和大法帶來的損失,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黃慶祥 李秀蘭 2002年1月5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沒有放下對人的根本執著,在邪惡的考驗中,做了違背大法,對不起恩師的錯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檢討書」,參加了在條幅上簽字。這是向邪惡妥協,是一名大法弟子決不能做的事。特此聲明,我以前寫的有損於大法的一律作廢。今後我決心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黃麗華 2002年1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7年得大法的,大法給了我健康的體魄,使我不斷淨化心靈。然而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修煉不精進,未能在1999年7月22日的邪惡迫害中頂住壓力,違心地寫了「保證書」,回想起來十分痛心。在此我嚴正聲明:過去的一切「保證」、簽字統統作廢。我要努力學法、揭露和清除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彌補損失,做一個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譚桂花 綦光志 孫瑞珍 2002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1年9月29日被邪惡闖入家中進行非法搜查,並被帶走拘留達一個月。10月29日回家後,由於自己的執著,在派出所惡警的逼迫下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我現在清醒了,認識到這是一種錯誤的行為。我決定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對派出所說的和寫的一切所謂「保證」統統作廢。

陳玉英 2001年12月24日


聲明

我97年得法,修煉自己心性,做個好人,使我多年有病的身體康復了,這是師父大法的威力。99年7.20以後,全國辦起所謂的「洗腦班」,強迫學員們寫甚麼保證書,不寫就不讓回家,再不就開除、判刑。由於自己沒有學好法,被情所帶動,在「保證書」上簽了字。這不是內心願意寫的,而是被逼迫寫的,特此聲明作廢。師父是偉大慈悲的,大法是正法。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勇 2002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自己執著心不放,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寫了「保證書」,在自己的修煉道路上寫下了恥辱的一頁。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統統作廢!現在我正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自己的錯誤。

華秀榮 2002年1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因母親修煉法輪大法,邪惡之徒把我也非法從家裏抓進看守所,並對我使用了多種酷刑,五天五夜不讓吃、不讓睡、不讓坐,讓號裏的犯人對我半小時用一次刑。現在我嚴正聲明在高壓迫害下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有損法輪大法的話和文字全部作廢。當時我還沒有真正走上修煉的路。今後我一定要堅定修煉,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朱鴻坡 2002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6月29日在壓力下寫了「保證書」,在自己的修煉道路上寫下了恥辱的一頁。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統統作廢!現在我正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自己的錯誤。

王秀英 2002年1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1年2月份做錯了事,那是邪惡污衊造謠的地方,叫大法弟子去看,我去了,邪惡代我簽了名,我當時沒說反對的話就回家了。回家後我悟到這是嚴重的錯誤。現在嚴正聲明:那個簽名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堅定地跟師父一起回家。

大法弟子:桑素瓊 2002年1月20日


嚴正聲明

今生有幸得法,本應珍惜萬分。可是由於在修煉中對法的認識不深,加上有執著,在過關中用人的辦法對待,導致給法帶來了不好的影響,這是我作為修煉人的恥辱。因此我決定鄭重聲明:7.20以來所寫的「保證書」及有關書面「材料」和家人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加倍彌補,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個合格弟子。

大法弟子:鄒新宇 陳育華 郭慈珊 2002年1月


嚴正聲明

我現年65歲,在8月份被派出所抓走,在他們的威逼下,寫了「保證書」,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心中非常痛悔,辜負了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我決心去掉這個污點,緊隨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勇猛精進,徹底走出人來,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高繼業 2001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從96年修煉法輪大法以來,真正認識到了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師父是來救度世人的。可我卻在高壓下寫了「保證書、悔過書」,我錯了,我對不起師父救度之恩。為此今日嚴正聲明以前所有的「保證書、悔過書及思想彙報」等全部作廢。從今以後精進實修,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師父回家。

大法弟子:王豔 郭楚賢 陳海喜 2001年12月23日


嚴正聲明

98年4月得法。兩次進京護法回來後,被綁架強行送進「洗腦班」洗腦。現聲明被強迫所寫的「三書」等東西統統作廢。這是我心裏的話。以後要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從新溶入大法修煉中來,繼續正法、護法、堅修大法、向世人講清真相。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徐德波 2002年1月3日


嚴正聲明

因為自己學法不深,受邪悟的影響,寫下了「保證書」。現在我鄭重聲明:我在過去所說、所寫的一切破壞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在今後的正法中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一粒子。

吳春 2002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因為學法不深,沒有經得起這場考驗。政府與居委會的人經常到我家來逼我寫保證書,由於執著心放不下,就寫了「保證書」,這使我在修煉中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現在我聲明一切「保證」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走,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李朝霞 2001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帶著執著心,接受了邪悟,幹出了違背大法的事,直接參與了破壞大法的行動。回想起來真是悔恨極了,因此,現在我嚴正聲明,過去在教養院寫的「揭批書、悔過書」等一切作廢。重新走入正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王桂芬 2002年1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向邪惡妥協了。回家後通過學法我清醒了,強制是改變不了人心的,現在我聲明我所做、所為、所寫的不利於大法的一律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蘇剛菊 2001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被邪悟所帶動,向街道交了大法書籍、磁帶,走了六個月彎路,給大法造成了不好影響。在這裏,我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全部作廢。堅修大法,跟上正法修煉的步伐,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桂英 吳軍 2002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法理不明、主意識不強的情況下,說了作為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給法帶來了負面影響,也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凡是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弟子:陳慶 龐秀英 2001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7.20邪惡迫害期間,由於本人對大法沒有很深的認識,說了不該說的話,交了大法的書和師父的像,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給大法抹黑。通過學法認識到這是邪惡的安排,自己配合了邪惡,特此聲明以上所說、所做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瑞珍 2002年1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因人的觀念未放,執著心未去,在邪惡的「洗腦班」上違心地寫下了保證,給大法抹了黑,懊悔萬分。現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保證」及簽字的「材料」全部作廢。我要更加認真學法,精進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耿銀鳳 江藍藍 林嬋英 2002年1月26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邪惡的迫害和太強的執著寫下了「保證書」,以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簽字、按手印等違背修煉人心性標準的錯事。現在我聲明:以前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范德震 2002年1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對大法的正信不夠,在1999年7月22日後,未能頂住邪惡的威逼,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十分痛心。現嚴正聲明,我原先寫的「保證」、簽字一律無效!我要努力學法、清除邪惡、講清真相,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溫玉玲 郭少玲 陳海鑫 2001年12月


嚴正聲明

由於受邪惡勢力的影響,自己邪悟了。回家後通過學習大法,徹底醒悟了,對於在勞教所所說、所寫的不利於大法的一切全盤否定。強制是改變不了人心的,本人一定要堅修大法永跟師父走。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楊玉敏 2001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派出所寫了份「保證」,今天特此聲明作廢。今後不給大法抹黑,從心底裏發出堅定正念,再不做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米良子 王惠仁 2002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以後,在邪惡瘋狂的迫害下,由於自己有怕心,在警察面前說了不該說的話。雖然不是真心的,但是通過學習老師的新經文,認識到了這在常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的這一切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崔榮娟 2002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我學法不深,在派出所逼迫下,寫了保證書。現在通過認真學法覺得對不起師父,現在我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一定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心不變。

王術香 2002年1月2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勢力的迫害下,我們曾經違心地說了、寫了對不起法輪大法的話和「保證」之類的東西,這是絕對不應該的。現在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決不回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揚鐵忠、徐擁軍、王素芬 2002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2001年3月在邪惡勢力的逼迫下,在怕心和情的帶動下,向單位交了「保證書及揭批材料」等,現嚴正聲明所交一切「資料」全部作廢。決心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一修到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唐偉 蘇章美 陳文林 2002年1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期間,由於邪悟沒能在法上認識法,在強行「洗腦」中,由於神智不清走上了與大法相背離的道路。現在我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聲明在邪悟中所說、所寫的「悔過書、保證書、決心書」等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學茹 2001年12月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7.20迫害期間,寫了文字遊戲式的「保證書」,這是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實際我一直不相信政府的造謠。今後要更加努力地向世人講清真象,助師正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徐君榮 2002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在公安派出所和各級領導強迫下寫了保證書。我通過學法後,現將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保證」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兌現神的誓約,無愧於「正法弟子」的稱號。

大法弟子:劉金鳳 2001年12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的執著和對法認識的不足,曾簽過「保證書」。現認識到這是錯誤的,是對邪惡的妥協。我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簽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楊秀春 2002年1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們都是大法的修煉者,都是身心受益者,以前在壓力和邪悟下做了不該做的事,寫了不該寫的「保證書、悔過書」。現在我們聲明無論在任何情況寫的「保證書、悔過書」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高玉環、高玉華、陳冰、姜傑、劉名雲、王金霞、姜霞 2002年1月13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以後,在邪惡的迫害中,我在壓力面前寫了「保證書、悔過書」,這是我不情願的。在此我嚴正聲明所寫的「保證書」、「悔過書」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魏克誠 王瑞清 李曉霞 2002年1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被邪悟所干擾,把大法書籍交了,給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在此我嚴正聲明,過去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作廢。堅修大法,重新走入正法修煉中來,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秀枝 2002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給我辦「洗腦班」期間,由於在邪惡的高壓之下,加上自己學法也不深,說了對大法不利的話,聲明一律作廢。加倍彌補自己的錯誤給修煉和正法帶來的損失,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一修到底。

李秀芝 李月琴 李秀花 2002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8月被我廠派出所逼迫寫了「保證書」。現在自己非常後悔,聲明一切「保證」全部作廢。堅決跟隨師父堅定修煉,勇猛精進,修成無私無我的覺者。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翠娥 2001年2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心不放,7.22後在當地邪惡勢力的壓力下,違心地寫了、說了不利於大法和老師的話,現聲明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閆佳木 2002年1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迫害下,我們寫過「悔過書」,並燒過大法書。我們深感後悔,現嚴正聲明:過去在邪惡的高壓下所說所寫的不利於大法的一律作廢。全盤否定邪惡的安排,重新修煉,決不回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馮火元 雷春鳳 2001.12.22


嚴正聲明

在中國江澤民邪惡政治集團高壓迫害下,我寫了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話,現在此聲明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堅定正念,清除邪惡。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秋平 賴其貞 2002年1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和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所寫的不利於大法的文字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彌補,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楊京廣 2002年1月20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下,我做過有辱大法,有辱師父的錯事,(如簽過字、蓋過手印、照像、交過大法書籍、交過師父像片等)特此嚴正聲明這一切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德芳 李秀 2002年1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得法,因為學法不深,在大法受到迫害的情況下,沒有堅定正念,在邪惡勢力的逼迫下寫了「保證書」。我現在聲明一切「保證」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於淑英 2001年12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月20後,由於心性不到位,寫了個所謂的「保證」,現在很悔恨,特此聲明作廢。今後「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趙文英 陳桂芝 邢美君 張桂榮 2002年1月


嚴正聲明

在高壓迫害下,由於主意識不強,違心地寫了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的話,我嚴正聲明,所說、所寫的這一切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鄭微 徐少鵬 胡淑玲 邢利美 2002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曾在看守所和教養院,在邪惡的強大壓力和強迫下,說了、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悔過書」之類的東西,現聲明這一切都統統作廢。從新走入正法修煉中來。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曹忠偉 張得均 2001年10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曾在勞教所向邪惡妥協,現嚴正聲明,我所寫的「悔過書、決裂書」等等材料全部作廢。重新做大法一粒子,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曉旭 2001年12月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親友、家屬及本人被邪惡勢力威逼所說、所寫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孟俊梅 王慧芳 綦翠蘭 鄢宏傑 劉秀麗 郭明霞 2002年1月19日


嚴正聲明

曾向本單位錯誤表示。現嚴正聲明:堅決修煉法輪功,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可以為大法付出我的一切,堅決修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徐穎 2002年1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下,我做過有辱大法,有辱師父的錯事,(如簽過字、蓋過手印、說過錯話……等)特此嚴正聲明這一切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鄧玉芳 李豐先 2002年1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獄中因執著,寫過「三書」。不管甚麼原因都是錯誤的。我鄭重聲明,我寫過的一切「書面材料」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晶 2002年1月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下,我做過有辱大法、有辱師父的錯事,(如簽過字、蓋過手印、說過錯話……等)特此嚴正聲明這一切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張明芳 曾毅 2002年1月18日


聲明

我於2001年在強大壓力和迫害下,所寫、所說的一切「保證」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黃大友 2001年12月


嚴正聲明

我去年到天安門廣場打坐被帶回來,在「保證書」上簽了字,特此嚴正聲明這一切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張興榮 仁秀貞 2002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至2001年在單位領導的壓迫下寫了「保證書」,現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巴殿輝 2001年12月16日


嚴正聲明

重新修煉法輪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自己的錯誤行為給大法帶來的損失。聲明以前所有的「保證」統統作廢。

大法弟子:張征 2002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沒有學好法,沒有在法上認識法,在2001年7月份寫了所謂的「悔過書」,現嚴正聲明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黃厚英 2002年1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正式宣布以前在看守所寫的所謂「悔過書」是違心的,現聲明作廢!今後保證緊跟師父,一修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張芳貞 2001年11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月大法遭到迫害以後,所寫的「保證書」(包括別人代寫的),在這裏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巴豔芳 2001年12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有執著,在邪惡的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一律作廢。決心堅定修煉,彌補自己的過錯。

大法弟子:周成英 萬松花 2002年1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在看守所和家中寫的「決裂書和保證書」全部聲明作廢。從新走入修煉中來,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可英 2002年1月8日


嚴正聲明

在各種邪惡的壓力下說了和寫了對大法不利的一些話,現在嚴正聲明全部作廢。決心「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世明 孫義生 2002年1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江集團一夥的壓力下,不管我過去寫了甚麼,簽了甚麼,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勇猛精進。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印富 2001年12月11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2日以後我及我的家人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豔霞 2001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大法遭到迫害以後,我所寫的(包括別人代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書面保證」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趙玉華 2001年12月


嚴正聲明

在過關中由於情重,沒放下,在「保證書」上簽了名,現聲明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魏茹萍 2002年1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修煉中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勇猛精進。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婁維明 2002年1月18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2001年5月在派出所所寫的一切「保證」和家人以及朋友的「擔保」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法輪大法弟子:由正華 楚桂蘭 2002年1月


嚴正聲明

我58歲。出看守所時,別人代寫的「保證」嚴正聲明作廢。

馬玉芝 2002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學校簽的污衊大法的字,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范琳琳 2002年1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12月所寫的「保證書」,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耿愛紅 2001年12月27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