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焚偽案一週年,《焦點訪談》再行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4日】2002年元月22日,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對去年天安門自焚事件中的七人進行了跟蹤採訪,使人不得不想起那觸目驚心的一幕幕,但是這次的作假手段比上次更加拙劣。如果大家對當時的《焦點訪談》記憶猶新的話,不難看出今天的《焦點訪談》更是漏洞百出。

先說王進東:

從跟蹤採訪中我們得以看到了今天的王進東的近況,他與去年在天安門廣場坐在地上高喊口號的王進東差別太大了。

手指:去年王進東自焚未遂,手結著「印」,坐在地上(結印的姿勢根本不對)兩腿間放著完好的雪碧瓶,雖然「結印」的方法不對,但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兩隻手呈灰色且活動自如,特別是他推開滅火毯的一瞬間,手指反應之快,運動自如的程度足以證明他的手燒傷並不嚴重。

今年的王進東雙手被燒成殘廢,動作極其不靈活,記者給了王一個大特寫,記者與王握手,王的十個手指均被燒傷,這次他們見面才能握手,記者說:「上次我們見面還握不起來呢!」為了證明王被燒傷的程度,記者又特意拍下了王進東要寫親身經歷的特寫。我們看到王的雙手均有不同程度的燒傷殘疾,這和去年的王進東運動自如的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面部:去年劉思影被燒傷後,從《焦點訪談》中的特寫鏡頭中我們看到她的面部被燒成黑色,而且面部燒的黑一塊,白一塊,傷勢嚴重,而王進東受傷後面部深灰色,面部平滑,無明顯傷痕證明王進東的面部傷勢並不嚴重,王進東推開蒙在頭上的滅火毯時,就像掀開蓋頭一樣的輕鬆,並沒有燒傷後痛苦的表情,今天的王進東面部呈大面積燒傷狀,鼻樑子都塌下去了,這只能證明去年和今年的王進東很難是同一個人。

頭髮:去年王進東坐在地上,頭髮的前半部份成禿頂狀,而腦後部「長」了厚厚的頭髮,讓人感覺像戴了假髮套一樣,如此大的火,把面部和衣服褲子都燒傷了,可他的頭髮卻安然無損,整齊地披在腦後。今天,王進東面部被大面積燒傷,說話嘴唇運動都不方便,鼻樑下塌,可他的頭髮卻異常地好,頭髮長得整齊且鬢角清晰,這和他那張燒傷的臉形成了極大的反差。難道去年的大火那麼聽話地只「燒」臉部不「燒」頭髮嗎?要知道人的頭髮是最容易被燒著的!如果他的頭髮不做特殊處理的話,這一頭整齊的板寸也不會留到今天的!

耳朵:請大家注意,去年坐在地上,用完好無損的手迅速推開滅火毯的王進東的耳朵是圓的,而今天的王進東的耳朵卻是長的,那去年的王進東到底是誰呢?是公安的內線嗎?

再說陳果:

看過《焦點訪談》後,我們當晚就找到了離中央音樂學院最近的煉功點的一位老學員了解陳果的情況,這位老學員講他自己從95年秋到這兒煉功。音樂學院的大法學員都在這裏煉功,他經常看到與陳果同宿舍的張倩來煉功,但從未見到過陳果,張倩還去音樂學院自發組織的學法小組學法,從未見到過陳果。

這位老學員還講:去年四五月份,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對被所謂「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一次跟蹤採訪,他親眼看到張倩,張倩是在石家莊被抓回京的,已被迫放棄信仰,採訪中張倩對記者說:「陳果問我你學的甚麼功?」張倩說:「法輪功」。陳問:「好不好。」張答:「好」。張倩說陳果學了不長時間就不學了。而且張倩跟陳果同宿舍住了幾年從未見過她煉過功。這能證明陳果是法輪功學員嗎?

回想兩年來江澤民集團拼命詆毀法輪功的形像,但結果恰恰相反,兩年來法輪功的足跡走遍了世界每一個角落,得到世界各族善良人民的支持和幫助,即使是在中國大陸消息被極其嚴密封鎖的情況下,群眾對法輪功已有了正確的認識。記得去年的自焚事件發生後,街頭巷尾被矇蔽的人們都談論法輪功如何的可怕,經過我們全面的講清真相,到傅怡彬殺父害妻案出台的時候,人們對法輪功都有了正面的了解,有很多常人都說:「我看傅怡彬就是神經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