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邯鄲市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1日】河北省邯鄲市勞教所黨委書記、所長鄭貴修為完成省司法廳、省勞教局下達的對法輪功學員第一步「轉化率」必須達到70%的任務,經開會討論,研究制定如下連坐制的措施:一,所內各級領導和各大隊幹警每人包「轉化」1至2名法輪功學員;二,每「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發獎金100元,到期「轉化」不了的將通報批評,並受到相應的處分;三,每一名法輪功學員要由2至3名勞教人員包看,包監視,不許所包的法輪功學員在所內煉功,看有關法輪功的材料,不許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接觸,說話,就連上廁所,洗衣服,打飯都要時時跟著。

在2001年4月初的一次各大隊工作彙報會上,所領導嚴厲批評了「轉化率」小的「一大隊」隊長吳峰,並對其它隊提出了轉化力度要大的要求。

惡警吳峰迴到大隊氣急敗壞和本隊一些幹警商定「一夜轉化法」,寫好攻擊大法及師父的口號,逼迫本隊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喊,真是又一次「文革」場面的再現。對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毒打。由於在接觸中大法弟子言行表現贏得了一些勞教人員的認可和信任,認清了媒體宣傳的虛假,欺騙,期間也有敢於挺身為大法弟子仗義直言、抵制惡警、拒絕打罵大法弟子且因此受到惡警責罰的勞教人員。有個勞教人員班長說:「你們哪位隊長見過煉法輪功的罵過人,打過架,幹活耍滑,沒有。他們的言行證明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他們按著法輪功的法理做的這麼好,證明法輪功是一部好的功法,你們憑甚麼打他們,讓我打他們,我不幹,打這些好人要造罪的。」惡警隊長聽了他的話,啞口無言,個個臉憋得通紅,但惡警隊長為了完成「任務」,認為該班長是絆腳石,就撤了該班長,並調到其他隊做飯去了。也有不明事理的勞教人員充當打手,他們對大法弟子用電棍電,用橡膠棒,木棍,板凳,皮帶,鞋等不分青紅皂白,不說原因,只要不「轉化」就毒打。大法弟子被打得遍體鱗傷,慘不忍睹。有的勞教人員看不下去,但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背後小聲地說:「隊長和這些打手簡直沒有人性!法輪功學員那麼好,他們為甚麼這樣對人家?」但是這些勞教人員還得跟著喊口號攻擊大法及師父。悲哀!人性的悲哀!民族的悲哀!國家的悲哀!中國人的思想,言論被奴役,牽制,被摧殘,從上到下,高壓下人為了一點點生存的空間而變成了一群任意驅使的廉價工具,江氏的墊背。

有些學員在這種邪惡的迫害下,在巨大的承受中被求安逸的心帶動,違心的寫了所謂的「悔過書」。該大隊隊長吳峰在彙報「戰績」時,受到所領導的表揚,並讓其他隊向其學習。因此其他隊新一輪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開始了。其中也有一善良正直的幹警對其做法不齒。

而後,「入教隊」在大隊長於慶革,副大隊長薛沛軍的倡導下開始效仿「一大隊」,很多大法弟子身體被打傷,打腫。大法弟子李平昌被打的血肉模糊慘不忍睹,造成重傷,不得不拉到社會醫院住院治療一個多月,稍有好轉後就被拉回勞教所繼續迫害。「二大隊」隊長趙如春效仿「一大隊」叫來打手勞教人員劉佩錄(31歲),杜國濤(23歲)將多名大法弟子打傷,打腫,行走不便。「行直隊」也效仿「一大隊」對大法弟子進行身體摧殘,精神折磨。後來在大法弟子不斷向幹警洪法,講真相中,許多幹警都無言以對,教導員見這種情況說:「我轉化不了他們我就不上班了。」和幾名大法弟子辯論,大法弟子結合著現代科學,用法理說的該教導員頻頻點頭稱「是」。教導員真的好幾天沒有上班。上班後,不知為甚麼他把該隊的大法弟子一個不剩全部分散到其他隊去了。「五大隊」 非常邪惡。4月18日以後開始毒打大法弟子逼迫寫「悔過書」,而且學員一旦明白過來、聲明「悔過書」作廢,便會立即遭到毒打。四大隊大隊長江喜慶讓幹警沈英軍主抓「轉化」,惡毒攻擊大法及師父,攻擊大法弟子,惡警裴勝利在一次酒後找來打手毒打大法弟子們,將大法弟子王京深打得昏死過去,並打斷一根肋骨,尿血,拉血,不能喝水進食,不能動彈,一個多月後才有所恢復。惡警隊長們還讓打手逼迫大法弟子「站軍姿」、「蹲馬步」、「跪棍子」、不讓睡覺、用棍子、板凳、鞋隨便打罵、侮辱。有時棍子打斷,板凳打爛。

邯鄲市勞教所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和邪惡的勞教人員視法律於不顧,幹警執法犯法,踐踏人權,充當江氏的爪牙,他們的行為必將遭到惡報。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30/1824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