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致悉尼《晨鋒報》編輯的一封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3日】

親愛的編輯:

我得知中國駐澳大使館官員封鐵(音譯)為貴報12月28日的報導《精巧的玩具隱含著中國勞教所的苦難》而寫了一封信。作為那篇報導的採訪對像,我也想在此說幾句。

我注意到封先生在信中所提到的法輪功最嚴重的所謂「罪行」是煉法輪功「死」了1700人。1999年江澤民政府剛開始迫害法輪功時他們所宣傳的數字是1400人。如果真如封先生所說的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將法輪功學員從所謂的「精神枷鎖」中解脫出來了的話,那麼這多出來的300個「死亡案例」又從何而來?讓我們來做一個簡單的算術題,假設江澤民政府說的都是真的,在92年至99年的7年之間,200萬修煉法輪功的人共「死亡」1400人,那麼法輪功學員的年平均死亡率為:1400/2000000*7=0.01%;而據《全國統計年鑑》,98年全國人口平均年死亡率為0.6%。那麼我們可否從江澤民政府的數字中得出結論,即法輪功的作用之一在於大大降低了煉功人的平均死亡率呢?而且所謂的1400人都是栽贓陷害。

在此我想順便提一句,煉法輪功一個月後,我患了五年的、被醫生判為不治之症的丙型肝炎就不治而癒了。

我也注意到封先生並沒有否認我曾因修煉法輪功被勞教的事實。那麼讓我們再一次假設中國政府說的是真的,那麼我應該因為我根本不認識的、幾千里地之外的甚麼1400個人(如果他們真的存在的話)「自殺」就被送進勞教所嗎?我是北京大學畢業的。我在校之時北大幾乎每年都有一、兩個人自殺,那麼按江澤民政府對待法輪功的邏輯,北大的校長應該被通緝,北大所有的學生都應該被送到拘留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精神病院,不和北大決裂不放他們出來。

至於說勞教所有沒有使用酷刑,我相信我比封先生更有發言權,因為畢竟是我而不是封先生去過那裏。如果勞教所沒有強迫被勞教的人服苦役,那麼勞教所的全稱為甚麼是「勞動教養所」而不是「唱歌教養所」或「跳舞教養所」呢?

雀巢公司的發言人確實否認了他們的產品和勞教所之間的聯繫,但卻承認了他們去年早間從北京的米其公司訂了10萬隻玩具兔。我想提請廣大讀者注意的是這個數字和時間跟我在接受《晨鋒報》記者採訪時提到的數字和時間是完全吻合的。記者是採訪了我之後才跟雀巢公司聯繫從而得到他們的答覆的。而且雀巢公司的發言人也沒有提到他們知不知道米其公司是自己完成了那筆訂單呢還是把它轉包給了別人。

令人感到悲哀的是,當世界上撒謊的人太多了時,說真話的人也不被相信了。人們甚至還去懷疑他們的動機。是的,我是在申請避難。那麼為甚麼當我在中國已經擁有了包括房子、汽車、成功的事業等等物質上的一切之時卻要跑到外國來申請避難呢?就算我的申請得到批准,我起碼在五年之內也不可能擁有我在國內已經擁有的那些。如果我只是想得到一個居留權的話,做為一個北大畢業的有兩個學位的理學碩士和經濟上並不困難的人,我有太多別的辦法,而完全沒有必要來冒被中國當局注意的險。以前的我不敢為了一己的居留權而用我小小的血肉之軀去面對一個龐大的國家機器;但為了千千萬萬還在中國遭受痛苦的迫害的同修,為了「真、善、忍」的宇宙法理,我卻有了這個勇氣。

詹妮弗.曾
2002年1月12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