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主動講清真象 馬爾堡市長伸出正義援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1日】2001年夏天的時候,從國內不斷地傳來加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消息:一位女弟子傍晚在北京城散發真相資料時被一便衣當街毆打並強姦;湖北的一位弟子被警察活活燒死;在馬三家有一百多名弟子絕食,抗議對她們非法超期關押,然而當局置若罔聞,視人命如草芥……,國內同修的情況越來越危急了。

我問自己可以在德國做點甚麼。以往我雖然經常參加由其他弟子組織的大法活動,但總覺得這樣還不夠。如果在正法時期我依舊僅僅侷限於「參與」而沒有積極主動地去尋找機會講清真象,我怎麼能算是一個講「真善忍」,追求無私無我境界的大法弟子呢?

我三年以來一直在馬爾堡市念書,很早就想去找市長講清法輪功的真象。但是由於懶惰和其他一些執著心遲遲沒有做成。這回我總算明白了,我必須得付諸行動了。於是我馬上寫信給市長,向他介紹我個人,法輪功,中國法輪功修煉者受到的迫害以及國外法輪功修煉者,特別是德國這兒,怎樣努力採取營救措施等。信的末尾我請求市長簽署一份給德國政府的呼籲信,以此來支持中國法輪功學員。接著我還寫了一封同樣內容的信給馬爾堡市婦女代表。之所以會想到這個,是因為我在參加馬爾堡本地大赦國際小組聚會時,意外得知婦女代表也很致力於人權問題。

寫完信我想找我男朋友修改一下語言,結果沒找到他。於是我打電話給一個熟人,讓他幫忙看一下。沒料到,我的這位德國朋友看完信後反應激烈。他馬上給我回電,問我是不是準備很長一段時間不回中國了,他充滿疑慮,認為我可能會被人利用,給自己招來麻煩。我平時很看重這位朋友,所以他這麼一說,我心裏真有些不穩了。掛上電話我思考了很久,我想這是一個對我的考驗,看我心裏是否百分之一百的想寫這封信,看我這當中是不是有顯示心,幹事心等執著心隱藏著。認清了這一點,我感到很輕鬆,我明白我一定要寫這封信。第二天我去市政廳交了信,然後便去了日內瓦參加那兒的活動。

從日內瓦回到家,信箱裏已靜靜地躺著一封婦女代表的來信。信中說,她們對在中國發生的人權迫害感到無比憤怒,已應我的請求給總理府和外交部寫了呼籲信。我很高興,這些做婦女工作的人真有善心啊!接著我想,我已經給市長寫了信,應該直接去找他談才更好。

我的那位德國朋友那天還說,政治家出於政治考慮一般很難對我的呼籲信作出明確的表態。我想,那最好親自向市長介紹一下我本人和法輪功的故事。我去了市政廳,見到了市長秘書。她證實市長已經收到我的信。由於市長正在度假,秘書給了我一個兩星期後的與市長面談的時間。

兩星期後我如約前往,一路上挺緊張,還有點顧慮,想自己如果到時候回答不好市長提的問題以致於無法讓他明白真象怎麼辦。我腦子裏想出了各種各樣有可能被提的問題以及相應的回答。進市政廳前我發正念,希望一切順利,沒有干擾。

市長個子很高,也很和藹。他相當坦率,馬上就告訴我他可以簽名。但他又問,有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因為他認為一封呼籲信馬上會被遺忘。我想像的那些問題裏頭可沒有這個問題。但我馬上想到了在許多國家舉辦的「正法之路」圖片展。「那,要不辦一個法輪功展覽,可以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真象?」我問到。市長表示同意,還說展覽直接可以在市政廳的休息廳辦,真是出乎意料。「那您到時能講話嗎?」我又問。他又點點頭,接著帶我去看那個可以辦展覽的休息廳,還把我介紹給市政廳管理人員,以便我到時得到必要的幫助。

就這樣,馬爾堡的「正法之路」圖片展應運而生了。當我再仔細回想起整個過程,我愈發覺得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市長對我的呼籲信沒有迴避,並充滿信任地決定伸出救援之手。他告訴我,他去過中國,親眼看到過中國市民一大早晨練的情景。「我肯定看到了你們法輪功!」他笑著對我說。

我明白了,一切都自有安排。善良的人們都在等著我們去告訴他們真相呢。正法之事,正像師父說的:「…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2001年12月德國愛爾巴赫市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