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家媒體爭相報導西雅圖「SOS環球步行」

——追蹤報導(之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8日】9月5日,晴。自西雅圖南行的美西SOS步行隊出發後的第15天。南奧勒岡州Lincoln City附近。奧勒岡州和加州大法弟子加入行列同行。

人人腳上打了泡

徒步行進中的SOS步行隊,由西雅圖出發後,堅持日行20英里,已經完成300英里的里程,進入奧勒岡州西南部的101號高速公路。近幾日,由當地大法弟子協助食宿,平安行進,無人掉隊,步步腳踏實地,用大法弟子堅定的正念,真實地走過了修煉者的300哩路。

奧勒岡州的幾位中西人大法弟子包括9歲和11歲的小弟子在內,以及從加州舊金山灣區趕來的三位大法弟子,一併同行,浩浩蕩蕩的正法講真相步行隊,行進在奧勒岡州的城鎮鄉村。

他們所有的人,無一例外,人人腳上都打了泡。走在最前面領隊的弟子,引以自豪地告訴筆者:他只打了一個泡,其餘的人兩腳已經遍布水泡。他們步步艱難,疼痛難言,但人人心存正念,慈悲滿懷,心裏想著救度眾生,把大法告訴更多的人,喚起全世界人民的善念,揭露邪惡迫害大法的罪惡,他們不怕吃苦,越走越堅定。他們想到師父的無量慈悲,為大法弟子承受了許多許多;想到大陸同修還在為了捍衛大法蒙受慘絕人寰的迫害,有的甚至獻出了生命。他們已經把自己吃的苦當作自己最大的欣慰,當作表達一個慈悲的修煉者最真誠的心願的最好方式,所以他們走得更堅定,苦得心裏甜。

六十多歲老弟子的正悟正念

64歲教師出身的老弟子,從來不落下一步,兩個禮拜300哩路,毫不含糊地走過來了。腳上的水泡破了,疼痛難忍。心裏想,我要堅持下去,就是爬也要爬到舊金山中國領事館去為法輪大法請願鳴冤。昨天她是這麼想,可今天又昇華了的她忽然悟到:不對,昨天的一念雖然堅定,但還是不夠純正,還是有人的那種忍的因素在。她想:我是宇宙大法的修煉者,怎麼能爬著走呢?我身上穿著寫有「真善忍」的衣服,豈能爬行?修成的神的一面當是頂天立地,何以人之軀體爬行?修成的神當主宰我的一切,我要堂堂正正地走下去!她,就是這一瞬間的一念之間,奇蹟出現了:她頓時感到疼痛的腳不再疼了,走起來好輕鬆,一股神秘的力量推著她向前漂浮一樣,忘我中飛步而行。

寫到此,筆者真正看到了:這些在真、善、忍中修得金剛不破的大法弟子,是在用他們的慈悲、智慧和常人無法理解的神奇的功能,開闢人間正道。他們步步驚天動地震撼善者心,正氣浩然嚇破邪惡膽。小人惡人江澤民如果看了這個千千萬萬的大法修煉故事中的一例,就足以使它失魂落魄,晝夜不寧。更何況天下億萬萬大法精英,像無數金光閃閃的種子,播向世界各個角落。真、善、忍的佛光普照的時刻,就是從骨子裏滲透著假惡暴的邪惡之徒的最後末日。這,才是江澤民之流瘋狂鎮壓法輪功的最根本的原因。

過去法輪功找媒體 現在媒體找法輪功

正是由於他們的這顆虔誠慈悲的心,使善良的人們感動了。人們開始了解法輪大法了。最近,許多媒體都在報導大法弟子的步行活動,包括波特蘭中國時報等中文報紙和其他英文媒體等都來採訪過他們。

今天,當他們剛剛在路邊停下歇腳之餘,一位英文報社的女記者興匆匆地迎面趕來,說已經知道他們經過這裏,來給他們拍照回去寫報導。還沒等大法弟子問她是那家報社的,她就匆匆離開說回去要趕寫新聞稿。剛過了一會兒,又一位來自News Times的記者Justin Laccle前來採訪。他對法輪功很感興趣,問了好多問題。並給大法弟子拍照取材。不一會兒,另一位來自Beacon Newspaper & Television Media的記者Rick Beasley也前來採訪、拍照。

一日間遇到三家新聞媒體主動前來採訪。大法弟子深有感觸地說:過去是我們找媒體,現在是媒體找我們。人們已經開始關注法輪功,從正面認識和報導法輪功了。

露營簡居日夜兼程

今天,他們來到了奧勒岡西南部的Waldport,已經遠離奧勒岡州的同修們,又不著加州的邊際。為了節省,從今天起,他們開始露營了,搭起帳篷,簡居節食,過著雲遊的修煉生活。然而,他們心中有大法,有無量慈悲的師父,有大陸承受無限苦難的同修,有給他們送衣送水的善良人們,有尚未得知的等待得法的有緣人,他們不感到苦,反而心裏更充實。

他們帳篷外煉功,帳篷裏學法,早起晚睡,日夜兼程,為了迎來法正乾坤的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