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善惡報應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5日】我家四口人,一個修煉,一個全力支持,二個受電視謠言矇騙,對大法懷有仇視心理,都得到了不同的報應。

我丈夫是聾啞人,雖然不修煉,自始至終堅信大法是正法。他常說,在常人中沒有哪一個人真正站在別人的立場上為別人著想,大法和師父就是不一樣,只認人心不認人,對師父,對大法充滿了敬意,經常做著正法的事。

我經常發放真相材料,每次他必跟著發放,還向他的同學講清真相,我家親人誰要攻擊大法,他發現後立即制止,他還把大法中的詩用毛筆寫成大字,畫上精美的荷花貼出去。為大法他曾被惡警抓住一次。

一個炎熱的夏天,我倆發放真相材料時被發現了,雖沒被抓走,但他被惡警記下了模樣,第二天走在街上立即被認出來了,光天化日之下被惡警包圍,他一點也不害怕,他用筆寫著問惡警:你們抓我幹甚麼?對方說那邊有一張真相材料是你貼的,並把他帶到那個地方去了,周圍圍了不少看熱鬧的人。面對邪惡,他拿出了膽量,和惡警周旋了兩個小時,火熱的太陽曬得他大汗淋漓,最後惡警抓不住把柄,離去了。回來後和我講起這件事,我也深深地感動了。

他為大法做不少事,大法同樣給予他很多,他幾次看見老師像金光閃閃,晚間金光四射。他騎車被別人給撞了,但沒有撞倒他,反而撞他的人倒了。他胸部軟組織拉傷過,一幹重活就痛,他現在幹重活怎麼也不痛了,病不知不覺消失了。他由此更加努力了,每天默念正法口訣,我早、晚立掌,他總跟著做,可認真呢!

我婆婆對大法一直懷有仇視,我學法之前,架不住她的嘮嘮叨叨,總和她吵架,學法後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她也不承認。大法遭到迫害時,她站在邪惡一邊要把我的書都交上去燒掉,明著是不讓我受到傷害,我知道離開大法意味著甚麼,就扔給她一句話說,書如果都交上去了,我活著也沒有意義了,乾脆把我一同交上去燒了,這樣她才不敢動我的書。她總干擾我正法,她說服不了我,還把所有親人都搬來了,一個也沒得逞。一天夜裏我出去了,她左右盯著,結果一夜之間她左眼甚麼也看不見了,右眼也視力模糊,到醫院做了手術,至今還沒好,眼睛乾巴巴的,又模糊,我告訴她別仇視大法了,否則會有更大的報應呢,她就是不願相信。

一次一個功友來給我送真相材料,她誤認為我這麼堅定是那個功友強加給我的,就把那個功友冷嘲熱諷一番,結果在當晚老太太就渾身發抖,直冒冷汗,站立不穩,口吐綠水,送去醫院搶救,也沒查出甚麼病,當成腦血栓治了,我告訴她這是警告你,不能對大法這樣,這是師父慈悲警告,她還不信。

鄰居都問我她為甚麼最近總生病,我給她們講明原因,希望她們不要仇視大法,聽後她們很相信,表示不反對。我婆婆知道後又從中干擾、歪曲事實,結果又遭一報。

公公聽信電視新聞灌輸,滿腦都是攻擊大法的東西,一夜之間也遭報了,症狀和婆婆一樣,到醫院查不出甚麼病,當成重感冒治了。

這真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世人不分正邪、一味地聽電視的,受害的不是自己嗎?該清醒了。否則損失的不只是健康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